冯一平还是挺高兴,班主任说帮他,这真是意外之喜,他不知道这是陈老师的缓兵之策,因为他对自己的杂志很有信心。↗,

    不说蓝海战略这样算是提出一个新理论的章,对2000年政经各方面的展望,其实不是展望,是百分百真实的描写,就是包卓远他们高价组织回来的那几篇章,也算是言之有物,这样的杂志,如果还不被认可,那真他娘没道理。

    至于遇到高恒珩,对他来说,那也是意外之喜,说不定,不,不是说不定,是高班长等会肯定就会帮着他四处宣扬。

    这个冯一平能理解,一个平时不声不响的同学突然牛哄哄的说,“我办了一本非常高大上政经类杂志,主要针对那些国际大公司和各国政要们,”更牛的是,他还主笔,那说实话,高珩当场没有嗤笑出来,已经算是有教养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戏剧性的消息,出了班主任办公室,他不找人说说才怪呢,当然,他肯定以为冯一平这是吹牛,他怎么可能办得到?不要说一个大一的学生,放眼整个国内,又有几家杂志能达到冯一平所宣称的那样?

    对这样的事,冯一平也有准备,当你只比周围的人高出那么不多的一丢丢的时候,少不了会招来各种嫉恨和奚落,只有当你领先他们几条街,对周围的人形成碾压的时候,那时这些纷扰会自动消失,说不定好多人会以你为荣,顶天了,就有些不甘心的人,私底下会说几句酸话而已。

    晚上,按老习惯看了新闻联播。陈老师把冯一平的杂志翻了出来,有点不太情愿的打开,如果冯一平不说他的那番豪言,他说不定兴趣还大点,但是冯一平关于杂志定位的那番话,说的太大了些。一个大一的学生,怎么可能做到?

    前言里面虽然说了不少内容,但都是泛泛而谈,那些观点,也不出奇,好多杂志新年的第一刊都会发表这样的章,国内和国际的好多机构,也都会在岁末年初的时候,发表对新一年的看法。预测谁都会做。

    但是,这么多的预测和数据,除了政府制定的关于经济增长的百分比,其它的有谁会放在心里,怕是那些写的人过后都会忘掉。

    所以他快速翻过,然后就看到《蓝海战略》,引言,看了一下作者。正是冯一平,这是个什么东东?他耐着性子看了下去。

    开头就吸引住了他。章开宗明义的就说了什么是蓝海,蓝还是相对红海而言,红海就是现存的所有已知产业,市场空间越来越拥挤,竞争越来越残酷,利润和增长越来越不乐观。大家都以打败对手,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为目标。

    蓝海则是代表着新的市场空间,代表着创新需求,代表着高利润和高增长的机会。

    有些蓝海,是完全在已有产业之外创建的。但大多数就是在红海内部扩展已有边界开拓而来的。

    为了说的清楚些,冯一平还举了例子,比如,50年前,彩电行业绝对是那时的蓝海,但现在,就是很红的红海,蓝海和红海,也是在不停的演变,他的这篇章,就是要提出如何才能不断的开创蓝海,蓝海战略有哪些原则。

    然而,以陈老师的水平,冯一平就是不举例子,他也看得明白,有些话,是真的说到他心里去了,短短几千字的引言,他连着读了遍,依然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,就像看到了非常喜欢的网,作者却可恶的一个月更新一次一样,他恨不得现在就让冯一平把全部的章节都送过来,就凭他提出的这个理论,这本杂志,真值十五块港币。

    但是,陈老师有个疑惑,这真的是冯一平写的吗?他决定明天找冯一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有了这篇章打底,陈老师连着看了后面的对前言里的那些论断展开来说的章,发现果然没有他担心的情况出现,不是通篇夸夸而谈,把一个结论反复来说,依据都很充分。

    比如互联网泡沫,冯一平在里面列举了很多详细的数据,现在好多看上去很有前途的互联网公司,却从来没有盈利过,甚至有些还没有任何收入,而且也缺乏可行的商业模式,但却得到了大量前所未有的投资,诞生了好多因为拥有股票期权而成的百万富翁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以技术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飙升,明显过热,面对这样的情况,美联储肯定会提高利率,再加上美国政府起诉微软垄断,而且外界普遍猜测,结果只能是微软就是垄断,这必然也会影响纳斯达克指数……,

    综合以上原因,冯一平提出结论,如不出意外,互联网泡沫将在不晚于今年的一季度消退。

    陈老师觉得,虽然这个论断还是有些武断,不过单从一篇章来讲,它还是很出色的。

    另外,关于宝岛的选举,冯一平论断是绿营将上台,他的主要依据是,综合种种情况来看,从诞生的那天起,就一直喊着“精诚团结”的国民党,肯定又要继承他们老前辈的那一套,窝里斗!虚耗资源,从而让亲者痛仇者快,给绿营以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看完了整本杂志,陈老师叹了口气,看来接下去,是真要带着冯一平去一个个的拜访咯,这也算是自讨苦吃吧!

    高珩回去也拜读了冯一平的杂志,主要目的就是挑刺,他当然没有陈老师的水平,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公司实务,陈老师最看重的那篇蓝海战略的章,他完全看不下去,什么玩意儿,还依然大言不惭的说“战略”,他只看了开头在他看来有些枯燥的几句话,就翻了过去,然后只大概翻了一下后面的那些章,就下了结论,这就是一个要把牛皮吹破的家伙!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的第一节大课,冯一平走进教室。就觉得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在说笑,和男女朋友谈情,或者是吃零食的同学,在他进来的那一刻,都静了下来,原本和他关系不错的。这时脸上都神色难明,那些打交道不多的,则是不少脸上都带着笑,看他有点像看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。

    班长高珩身边的那些人,脸上则是毫不掩饰的讥笑。

    他找了位子坐下来,前排和旁边的一个男同学关系亲密的女生回过头来,“一平,听说你在香港办了一本杂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你不知道,一平不仅办了一本杂志,他还有志于把这本杂志,办成针对世界五百强那些大公司和各国政要的,一流的财经杂志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班长高珩走过来,他拍了拍冯一平旁边的同学,“我们换个位子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他。眼光不善,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眼神看班上的同学。高珩却以为是自己当着同学们的面,说出了冯一平昨天的那些大话,他不好意思,觉得难堪。

    就是要你不好意思,就是要你难堪,叫你到处哗众取宠!

    听了高珩的话。班上的大多数同学也觉得讶然,虽然他们当的大多数,都自命不凡,并坚信自己将来一定会做出一番事业,但是。在大一的时候,说出了这样的话,并已经付诸实施的,就只有冯一平一个,嫉妒也好,讥笑也罢,不忿也行,反正就没一个人是站在冯一平这边的。

    “一平同学,我想采访一下,是什么样的原因,让你有信心办成一本这样的杂志?

    还有,杂志的第一篇章,看署名是你写的,是一个新的名词,蓝海战略,我想问一下,你办了多少家企业,有多少丰富的实践经验,才会自信满满的提出一个新观点,并冠以战略的名头?你确定你写的这些,能入几个人的眼?”高珩把一本书卷成筒状,递到冯一平嘴边,做采访状。

    老实说,冯一平真不愿意打人踩脸神马的,特别是对象是这些自以为成熟,却还是个生瓜蛋子的大一同学,但是,别人都这样凑上来了,你不打回去,不踩过去,好像确实辜负了他的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那就打吧,那就踩吧,打打更健康,踩踩更舒爽。

    “信心来自于我有一个优质的团队,来自于我有敏锐的洞察力,来自于我有出色的语言组织和表达能力,来自于我理解我目标客户的心理……,”冯一平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,当然,这些并不能让大家信服。

    “对对,你的信心,我就是远在月球也感觉的到,我就想问你,除了这家志向远大的杂志社,你还办过其它企业吗?”高珩认为他是避实就虚,继续笑着追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”冯一平沉吟了一下,

    “怎么,没有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至少你还办了一家杂志社啊,已经比我们这些只会夸夸其谈的好,大家说是吧!”

    附和声不少,当班长的,和同学们打交道肯定比冯一平这个不住校,还经常不上晚自习的人多。

    “其它的公司,我还真开了几家。”高珩现在察觉冯一平看到的眼神不对,不是愤怒,而好像是怜悯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知道从何说起,除了杂志社,还有家公司,六家工厂吧,主要分布在省城、首都和深圳,其它的你可能不清楚,就说有佳便利店,高班长你可能在首都也见到过,截止至去年年底,在全国范围内,已经开出了26家门店,去年的销售额已经突破了九位数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的话,大家都听得清楚,教室里先静了一下,然后马上哄声四起,冯一平说的是真的吗?

    高珩这时却有些呆滞,不可能吧!

    “对了,”冯一平一开口,大家马上静下来,“补充一句,这些公司和工厂,都是我绝对控股的哦!”(。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各位亲,月初哦,月票推荐票还有吗?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