偌大的阶梯教室里,以冯一平为心,一圈圈的安静下去,越来越多的同学惊讶的张大了嘴巴。¥℉,

    在校的大学生,他们大多数现在连一分钱都没赚到,却一个个都以为自己在将来绝对会拥有一片广阔的天地,所以,好多时候,他们对钱,对有钱人,都是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特别是他们金融系的学生,学习的那些经典的案例,牵涉到的金额,大多数都是以美元做单位,几亿,十几亿都是寻常,这种心态,免不了会带到生活里来,久而久之,对钱就失去了敬畏。

    当然,月底生活费见底的时候,或者女朋友在一件衣服钱留恋不舍,他却买不起的时候,他们对钱还是有点敬畏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过了那一会,他们依然会指点江山,激扬字,粪土当下有钱人,对那些稍微有了一点身家,就招摇过市的各路土豪,全是不屑,等着吧,等我毕业了,等我抓住一个机会,一定会把你们甩出几条街去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有一个同学已经做到了这样的地步,把好多人的梦想变成了现实,他们如何不吃惊?

    对面的高珩很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,他想到了开头,却没猜到结局。

    他其实也算是个又红又专的好青年,也一路顺风顺水的走到现在,也得到了不少周围的大人和同龄人的赞赏和钦佩,难免有些心高气傲。

    从昨天到今天的这些反应和举动,同样的情况下,不少人都会这样做,争强好胜嘛,哪个人年轻时不是这样?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这样的举动无伤大雅,都同学嘛。开开这样的玩笑有什么大不了的?

    他也以为自己抓住了冯一平的软肋,就和陈老师一样,杂志上后来的那些章,单从行上来讲,都是好章,挑不出错来。但是,冯一平的经历是软肋,这就好比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发表了不少关于夫妻之道的章,那些章再优秀,再在理,只要把他的年龄点出来,那通通都会沦为笑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一样,杂志上由他主笔的章。写的再好,但是对比他的经历一看,这就是一个完全没有创业经历的人,闭门造车,或者是空想而来的呓语。

    但是他没想到,他以为是冯一平的软肋的地方,却正是冯一平远超他们这些同龄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想认输,就这样算了。冯一平的面子起来了,他的面子。肯定就被彻底的踩在地下,“我们是谈你的杂志,钱不能说明问题。”他只好狡辩。

    明明是你提起来的,创业、赚钱是大问题的好吗?

    “钱确实不能说明问题,我想问你一个问题,我们学院的大楼。为什么叫伟伦楼?为什么不以那些知名教授或者专家的名字命名?”

    高珩喉咙又发干,这个他当然知道,伟伦楼名称的由来,是由捐建人夫妻名字各取一个字组成的。

    “靠父母的荫护,算不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靠父母。确实算不得什么,但那也是你个人的造化,而且,我爸妈也是很普通的平头老百姓。”

    高珩嘴唇一动一动的,偏偏挤不出任何话语来,冯一平朝他招了招手,他不由自主的附耳过来,“你看重的那些,在我看来,一不值,但是,如果你莫名其妙的要把我当成对手,那我一定如你所愿,当一个合格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要上课了,你还要坐在这吗?”冯一平拍了拍他的肩膀,高珩自己送上来让他虐了一把,到现在也差不多,冯一平感觉蛮爽。

    高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原来的位子的,上课的时候,老师讲什么,他也完全没听进去,同学们用怎么样的眼光看他,他也全不在意,冯一平的那些话,一直在他耳边回荡,我何苦要为自己找一个对手呢?

    老师也觉得今天的课有些奇怪,他注意到,班上的好多同学都会时不时的朝一个地方瞄,奇怪就奇怪在这里,他也朝那瞄了几眼,可那明明就没有很漂亮的女生好伐!

    “一平,你那杂志还有吗?送我一本好不好?”下课后,前排的那个女生让男朋友给她整理书包,自己拉着冯一平问。

    “对,都送一本呗,”周围不少同学都说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明天我带过来。”冯一平爽快的答应,班上这几十个人,他还是送的起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真不知道,有佳便利店就是你开的,我去过几次,说实话,真不错,”朝外走的时候,又有同学找他搭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支持!”

    “一平,过来!”冯一平和一帮同学走到一楼,陈老师也刚好下课经过,刚好看到一群人的他,向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你好,陈老师,这是要带我去拜访其它老师吗?”

    陈老师一听就笑了,“你还真是不客气,不过,你的杂志我看了,总体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夸奖!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你的杂志,也能在内地发行是吧?”

    “陈老师英明!”冯一平竖起了大拇指,他亲自披挂上阵,为的不久是这个吗?

    “而且有些章,也就像您这样的学者才能看进去,”他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个马屁。

    最能看进去的,当然还是那些企业,但是,能把他的章传播的最快的,当然是学校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在学校推广的原因,不仅仅只是地利之便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的那篇章很不错,是已经全部完成了吗?

    “大体上完成了,只不过有些细节方面还要完善,主要是一些成功的案例应用,还需要再翔实一些,以后会分期连载,希望能多帮我吸引一些目标客户。”

    特别是在商业领域,在好多理论提出来之前,实际上已经有人在成功的运作,只不过他们不是专家,也不是学者,他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却不会把它提炼、完善、升华成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。

    这样的例子有很多,原书上例举的,基本都是国外的案例,杂志社接到任务的那些人,需要时间去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另外,冯一平想把自家的便利店,当作一个案例放上去讲,在现在,这也能算一个蓝海市场,而且有佳的运作,也能看成是他对蓝海战略的一次成功实践。

    陈老师本想叫冯一平把写好的全拿给他一睹为快,听了冯一平的话,却不好勉强,他看了,自然会跟人讨论,那确实会对冯一平杂志的发行造成影响。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吧,你也没课,我也没课,我就带你走一走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师,不过到时您能不能帮我美言几句?不然我想大多数教授估计是不会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来金融系,你应该去市场管理或者保险系,就你这打蛇随棍上的本事,做市场推广,或者是买保险,一定是一把好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样觉得的,所以我也去保险系听了好多次课。”冯一平又一次打蛇随棍上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