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么说,今天你的班主任陪你转了一下午,还见人帮你说好话?”金翎夹起一粒花生米,还小心的把外面的那红衣给剥下来。

    老实说,冯一平很见不得她的这番作派,不回答她的问题,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花生米的红衣吃了很有好处,补充血小板,还预防心血管疾病。”

    金翎不理他,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,她知道冯一平总会冒出些吃这个补什么,吃那个补什么的话题来,好像他是学营养学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大多数人在大学的时候,一年见不了班主任几面,”

    “哎呀,没办法,有时候连我也觉得自己太优秀了些!”冯一平故意夹起一块芹菜,咬的嘎嘣响,面不改色的自吹自擂。

    这话太自恋了些,连黄静萍都笑着拍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“跟你这个脸皮厚得天下无敌的人在一起,我的脸皮好像也变厚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金翎现在工作很忙,男朋友又没有,午还好,和公司的员工一块吃,晚上一个人去馆子里也没意思,所以时不时会来冯一平家蹭饭,间还曾经留宿过一晚。

    不过,自那晚之后,不管多晚,不管黄静萍如何热情的挽留,饭后她都会赶回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个种原因,她不好说起,话说那天她晚上去卫生间,听到冯一平他们房间传出来的妖精打架的声音,然后一个晚上根本就没睡着,这样的经历,她不想再来第二遭。

    其实那天晚上冯一平他们已经很留意,可是平时家里就两个人,小区里的别墅之间又隔得比较远,想发出多大响动。就可以发出多大响动,所以那天晚上,当战况进入进入白炽化以后,黄静萍还是压抑不住自己的叫声,又恰好被金翎给听到。

    “对了,金主任收到了你寄回去的杂志吗?有没有什么反馈?”

    “我问了。今天刚收到,还没看呢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等下就催,叫金大主任尽快给评价,我特别希望得到金大主任的肯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特别希望他帮你宣传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是帮我呢?是帮他的掌上明珠,金总裁你好不好!不过呢,非常希望他能对他的门生故旧,同事好友什么的多提提,他要是能直接给央计委的大主任推荐一下。那实在是极好的!”

    放着这样的关系不用,冯一平傻啊!

    金翎哭笑不得的指着他,“让我说你什么好?就这样一本杂志,你想让我老爸向他央计委的领导推荐?你是不是感觉太好了些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太迟钝了些?你自己究竟有没有好好看看那本杂志?”

    “看过啊,你看好今年的国际经济,还有互联网泡沫、宝岛政党轮换、石油价格会上升什么的,我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没从里面看出机会来?”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,你说的那些事。和我,和我爸。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的问题你还要问我,知道互联网泡沫会破裂,知道油价会上升,知道宝岛绿营会上台,可以做的事情还少吗?”

    “天!静萍,你摸摸他的头。看他是不是发烧了?你还把你的那些展望和预测当真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和其它的那些所谓专家一样吗?随随便便的就说,为了得出正确的结论,我从暑假就开始研究准备,花了我大半年的时间,还发动杂志社那么多人帮我收集资料。所以,你完全可以把我的那些话,当作指路明灯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!”黄静萍笑着看着他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吃吧,我给我老爸打个电话问问对杂志的看法。”金翎不想再和他讨论下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”冯一平叫住了她,郑重的对她说,“接下来的这个话题,仅限于我们个之间,连你老爸和哥哥也不能说,你能保密吗?”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事,我都保密。”金翎看他说的郑重,却忍不住笑,坐回来想看看他又会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问你,你想不想赚一笔快钱?”

    “当然想,我现在就想着年底快点到,你给我包一个大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正经点,我不是跟你开玩笑,还是跟杂志上说的有关系。

    不说石油,就互联网,我综合整理了从95年到现在,美国那些互联网公司的各方面状况,除了少数几家公司,绝大部分,都纯粹是在烧钱,我坚信,那些吹起这样一个大泡泡的大鳄们,肯定要开始收网,时机应该就在上市公司公布他们的年报和季报之前,也就是在月份,这个泡沫就会破裂。

    最直接的表现,到时肯定会出现大量卖盘,互联网公司股价下跌,进而拉动股指下跌,我们可以炒股指,虽然风险大,但是回报也惊人,你可以考虑一下,现在就把可以用来投资的资产理一理,特别是美元资产,到时由我操作。

    你可以把你爸的积蓄也借过来,但是,不能说明原因,我也不保证回报率,而且,出了这个门,这些话我是不会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看他一脸严肃郑重,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,金翎有些凌乱,不过她也想明白了一个问题,“难道说,你开这些公司所有的资金,都是通过这样的投资赚来的?”

    “对的,主要是9年,”冯一平看了黄静萍一眼,“就是我休学的那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哦,难怪呢,我说你当时好好的怎么就想着休学。”黄静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给我爸打电话,”这番话对她冲击太大,今天晚上,金翎连帮黄静萍收拾桌子的心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记得保密啊!”冯一平冲她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知道,我就问他杂志的事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到厨房帮黄静萍收拾,她看着客厅那边,小声问,“为什么要告诉她?”

    “我需要金翎这个得力的帮手,”冯一平说的很笼统。

    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,他确实需要金翎这样的一个帮手,事业心强,精明能干,执行力强,但又忠诚,能抵得住诱惑,不会轻易被人拉拢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他给不了金翎太多,给她集团公司股份,肯定也不合适,给她高奖金,也不合适,成立了集团公司,财务是最先规范的一块,不像之前那么随意,所以,只能通过其它的方式来补偿。

    而且,世界上最稳固的关系,是什么?除了父母对孩子,连夫妻关系也不稳固,但是,由共同利益链接的关系,还是相当稳固。

    同时,冯一平未尝不是也考虑到了她老爸,他不会主动去攀附权贵,但能交好金翎老爸这样在体制内有前途的人,也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而且,通过这样的方式交往,就隐隐的变成以他为心,而不是他围着当官的转,因为他能帮他们带来直观且合法的外汇收入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