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爸说除了你的那篇蓝海战略的引言,其它的都没什么出彩的地方,不过,就冲要连载的那篇章,以后每期都可以给他留一些。☆→,”金翎终于打完了电话,拿着手机走过来。

    这本就在冯一平意料之,他们能看重那篇章就不错。

    “正常,不过,等我的那些论断一个个被证实,他们就不会这么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冯一平看她心事重重的样子,“今天晚上还是住这吧,你这个状态,不适合开夜车,我也懒得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住这吧金姐!”黄静萍也说,“我去帮你铺床。”

    “别,”金翎拦住了黄静萍,“我还是睡一楼吧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打电话,”冯一平快步走向书房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冯一平和黄静萍隐约的就猜得到原因,此地不宜他留下来,让两个女孩子脸红去吧!

    “你好,老同学,吃了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听到那边传来走动声,“什么吃了吗?早吃了,在图书馆呢!你呢,没上晚自习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在家里自习,你是在图书馆看书,还是看帅哥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美女!”

    我去,这郑大小姐真彪悍,冯一平不敢再往下调戏,“我那杂志,你看了吗?市长大人看了吗?是什么个意见?”

    “我觉你做得不错,这两天已经在两个学院帮你送出去了十几本,我妈也觉得不错,以后每期可以给她寄几本,我爸评价最高,就是你提出蓝海战略的那篇章。”

    唉。说来说去,识货的都只觉得他那篇章好,其它那么多篇幅,冯一平也是下了大力气的,现在大家都觉得平常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你哦,看你这么帮忙。我决定,以后给你妈妈寄的杂志,我就不收钱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金主任好,还是方市长好,他们提都不提钱的事,拜托,我一本装潢精美,用纸考究的书,也要成本的好不好!

    “呵呵。这才是你的本色!对了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    “怕是很迟,回到省里就一定给你电话,我还有事要和你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什么事?”郑佳怡问。

    “好事,到时候说吧,还拜托你在学校里多帮我推推,特别是那些知名度教授,到时一定重谢!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的有事。还是和金翎说的那事,他打算把郑佳怡也拉进来。交好方市长这个父母官也很有必要,有他罩着,市里的那几家厂就不用担心有人刁难。

    方市长的第一任期还有一年多,说不定还能再连任一届,或者朝市委那边挪,那时间就更长。

    好在不管是金翎还是郑佳怡。从冯一平的接触来看,都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。

    之后的几天,冯一平继续在学校到处推广,这时他的杂志,特别是他的那篇章。在老师圈子里已经稍微有点名气,拿到杂志的,马上就会会翻到那一页看起来。

    赵院长不紧不慢的走出伟伦楼,又看到一个穿着臃肿的学生迎上来,有些面熟的样子,“哦,冯同学,等我?”

    “是,我想问问您对我杂志的意见。”冯一平担心他还没看。

    “你的杂志我看了,还不错,”

    冯一平已经猜到院长接下去要说什么,果然,“特别是蓝海战略那篇章,挺不错,你估计已经完稿了吧,一定要注意联合实际,最好要有现成的案例说明,等你全部连载完,我可以向校出版社推荐出版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院长!”等我真全部写出来,出版还不容易!

    我其实最想的,是希望你能向院长他老人家推荐一下啊,他只要像你这样说个不错,那我这本杂志想在内地发行还是问题吗?想火还是问题吗?

    现成的例子就在那呢,两年前,他不过钦点一个记者提问,结果就捧红了一个吴姓女记者。

    “好好努力,要是后续还能保持现在的水平,你这个新理论,能让我们不少博士生的毕业论相形见绌。”

    等我全部写出来,肯定能让好多教授的专著都相形见绌。

    “谢谢院长的鼓励,那我一会每个月还给您寄几本?”

    “完全可以!”校长亲切的拍了拍他的肩膀,又大步流星的赶着去上课。

    有些失望,冯一平当然知道他提出的那个理论会火,可是,他最希望的,还是杂志火起来啊!

    不过,如果那些收到杂志的企业也都看好他那个理论,倒也是个不错的第一印象。

    香港,杂志社内,包卓远接到了一个电话,“郭生您好,贵公司要订阅我们的杂志是吧?非常感谢!希望能见到作者?想让他演讲?抱歉,已经有好几家公司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但作者现在确实抽不出时间来,行,可以的时候,一定优先考虑您的需求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去过的一家公司,现在决定订阅,还想请冯一平去演讲。

    能增加固定的订户当然是好事,可是,对一本杂志来说,广告才是大头啊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包卓远走到广告部,“有人联系吗?”

    广告部的主管有些心灰的摇了摇头,“一家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要有信心,反馈回来的信息表明,只要是看了杂志的,都对冯总的那篇章很有兴趣,等到看的人越来越多,情况肯定会有好转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我们寄给那些大企业的杂志,怕是有好些包装都没拆,就丢进垃圾桶了吧!”广告部主管压低声音说。

    比如,就微软,他们知道的那些高管和各地的研究院,就一共寄出去了两百本,乐观估计,到现在为止,能有两个人看到就不错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下午,冯一平接到了包卓远的电话,“冯总,很抱歉,情况不太理想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有这个心里准备,最坏的打算是,这个情况要到月刊出来以后才会有所好转。”冯一平说的洒脱,其实还是有些不痛快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在新年第一期,大家一窝蜂的发表对新一年各种展望的时候,他们这本杂志,要想脱颖而出,本来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大家对您的那项新理论,都是赞誉有加,只不过,我们担心的是,好多大企业,估计都没有看我们寄过去的杂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啊包总,我们不要坐等,那么多跨国公司在香港有办事处,劳烦您带着杂志社的同仁,一家家的拜访过去,好吗?还有,有不少跨国公司在内地也有地区性的总部,比如那些大型的车企,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广告客户,杂志社也做份推广方案出来,总要先建立联系,保持接触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“对,”包卓远耐心的听冯一平说完,“我也是这样考虑的,他们不过来,我们就过去,我已经让他们在做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转告杂志社的各位同事,困难肯定只是暂时的,一定要有信心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