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一平还是穿着臃肿的羽绒服,眯着眼睛,懒洋洋的靠在车边晒着太阳。》,

    今天难得的出了太阳,虽然只是淡淡的,可在这滴水成冰的冬天,还是让人感觉一下子暖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颜志达在后面的gl8那,和公司一位临时抓差过来当司机的员工闲聊,他现在虽然明智的不和冯一平别风头,可是要他主动来捧冯一平的臭脚,那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,冯一平的脚其实也不臭的说。

    隐约能听到那边传来的话声,“你在公司待遇挺不错的吧,”

    “我爸的司机,是有编制,而且也有行政级别的。”

    呵呵,颜志达这个显摆的性子,看来一时半会改不了。

    颜志达其实挺郁闷,他不讲温度的穿的很有风度,笔挺的黑色风衣里面,只有一件v形领的毛衣,为了表示隆重,白衬衫外面还系了一条红色的领带,他又故意抱着手和冯一平带来的这个刘姓司机说话,满以为自己在旁人眼里,就是带着司机出来等人的有为青年,不是大有钱途的公司高管就是大有前途的政府官员。

    谁知道那些过往的同学,尤其是那些女同学,在他这边往往只略略的扫一眼,看冯一平那边的时间则更长一些,那边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的神态,像足了电影里的那些袖手晒太阳的老农,还穿着那么厚的一件羽绒服,一看就是给人开车的命好吧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冯一平靠着的车好呢?首都的这些大学生,可都是识货的人。

    女孩子的眼光可是很毒的,颜志达虽然想让人以为他是带着司机来等人的,他虽然有些青涩。也有些作,但总体来说,还算装扮的不错。

    奈何对面的那个司机不配合,双手插在口袋里,还满不在乎的东张西望的,一点不像是面对上司时的样子。那这车估计是找人借出来撑面子的吧。

    至于冯一平,慵懒的靠着豪车晒太阳,就像那些老农靠着自家墙头一样自在,那车肯定是他的,虽然穿的太讲温度了些,可那才是正宗的有为青年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知道自己自自然然的行事,又把颜志达给压了一头,当然,就算是知道。他也不会在乎。

    这时,隔着校门,老远就听到了梁永高兴奋的大嗓门,间还夹杂着女孩子的笑声,总算来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和颜志达同时抖擞了一下精神,朝校门那迎去。

    金宝打头,身后是梁永高和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子并排走着,韩贵亮和陆青。夹在后面的五个女孩子里头。

    不得不佩服这些女孩子,平日在学校里。大多数也穿的随便的很,基本上也是牛仔裤陪羽绒服,头发也随便的扎着,可今天,除了梁永高身边的那个女孩子,其它的一律都是穿裙子。也没有一个穿羽绒股,一水的风衣,蓝紫黄黑灰,就没有撞色的,头发不是细心的盘起来。就是拉的直直的披在肩头。

    而且脸上都笑盈盈的,但冯一平看着她们个、两个的手挽着手,很不厚道的想,这怕是在取暖吧!

    “怎么,等急了吗?”金宝笑着问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好饭不怕晚嘛!”颜志达抢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,后面的五个女生里,穿紫色风衣的那个窜出来,对着颜志达伸出手,“你好,你一定是冯一平吧,我是左青,听梁永高说了你不少的事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的六个男生,都很尴尬,特别是颜志达,脸上表情那个丰富啊,梁永高一看不对,这是他介绍的不到位,正想说些什么,冯一平走过去,手在颜志达肩膀上拍了拍,“没办法,人长的帅,就是招女孩子喜欢啊,我说老颜,以后一起出来,你能不能打扮的低调些,本来底子就好,又穿的这么帅,还要不要我们活了嘛!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你看看,你今天都的打上了红领带,”韩贵亮也帮腔,这不是挖苦他,也是在帮他摆脱尴尬。

    虽然他和颜志达平时也不太对付,但这个时候,还是很注意团结的。

    颜志达脸色总算好看了些,笑着说,“以后一定注意!”

    左青这时也算明白过来,是认错了人,冯一平笑着朝她伸出手,“对不起,怪我长的太低调,我是冯一平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容易,为了寝室几个哥们的幸福,今天已经两次自黑,其实,他长的还真算对得起观众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意思,重新认识一下,我是左青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很荣幸认识你这样美院的高材生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以后有的是时间客套吹捧,先上车吧,这儿堵着不好,”金宝带着大家朝车那边走。

    他抢先坐在冯一平旁边的副驾上,梁永高和他女朋友坐后座,然后左青也窜了上来。

    刚才没时间介绍,冯一平现在才知道,梁永高的女朋友姓蔡,来自温暖的沿海地带,是个谈吐很大方,又很成熟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一平,你有公司的事要忙,学习又这么紧张,时间安排的过来吗?这次考试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左青上了车,就脱掉了紫色的风衣,露出里面黄色高领毛衣来,不愧是学美术的,这颜色搭配的真没话说。

    “还好,公司的事其实我管的不多,这次考试,估计不会有挂科的吧!”

    “哦,也是,听永高说,你是你们省的科状元,本来基础就好,学习能力强。”左青又笑着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觉得她和金宝挺搭的,从见面到现在,她脸上也一直带着笑。

    “当时真是侥幸,发挥得不错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只有基础扎实,才会发挥的好,对了,你的杂志怎么样?听说刚出了一期,反响好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正准备说话,放在档位后面储物箱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金宝怀里抱着他们两个外套,费力的帮他拿起电话,看了一眼,“静萍的,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接吧,”

    “静萍你好,我是金宝,一平正开车呢,哦,好的,我知道,你跟他说吧,”他把手机贴在冯一平耳朵边上,“人都接到了,都很漂亮吧!”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而且气质都很好,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,晚上我和金姐去吃涮锅,你到时要是喝多了,就打电话,我们来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到时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叫我看着你,让你少喝点,”金宝帮着合上电话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,她没这样说啊,只说到时喝多了,她过来接我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六个当,最早找到女朋友的,还是一平,她女朋友我们都见过,对他真的是没话说,”金宝笑着对后排说,对着两个女孩子,他也不好说黄静萍人漂亮性子好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对,嫂子真不错。”梁永高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她今晚过来吗?”左青还是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她晚上陪我姐吃饭,说让我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后面的车上,韩贵亮坐在副驾,问了小刘一句,“刘师傅,这车是刚上市的吧,路上很少看到。”

    “对,刚上市,我们还是托了些关系,才第一批拿到的,听说整个公司,一共买了十辆。”小刘有些自豪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第二排的个女生听了,彼此之间,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后排的颜志达则轻轻的撇了撇嘴,不过,心里还是很触动,冯一平说的那些话,远没有几十万一辆的车,一次性买十辆给人的冲击强烈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一平平常去公司多吗?”

    “他每天都有去,要么是午饭的时候,要么是下午或晚上,不过我们见的少,一到公司,就是在办公室里批件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还真挺辛苦的!”第二排的一个女生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,公司的人的都说,要论辛苦,就数冯总最辛苦,不过,估计他也习惯了吧,听说,他高的时候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不容易!”一个女生感概了一句,刚过去的高,大家都记忆犹新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