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你们冯总住哪你知道吗?就军训的时候住了几天校,后来一天没呆过。∈♀,”后排的颜志达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不大清楚,听公司去过冯总新居的人说,好像是在机场附近吧!”

    “机场附近?”

    对那一块,大家都没什么印象,现在坐飞机来学校报到的同学少得可怜,也就韩贵亮和颜志达这两个本地人,知道那附近有首都最早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那一片的别墅区里,”小刘平素和冯一平接触的机会不多,这会在老板的同学面前,不遗余力的吧啦吧啦的宣扬着自己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听说他那套房子,从装修方案到红木家具的样式,都主要是冯总自己设计,然后装修公司和家具公司在他的基础上完善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听到这个,那个女孩子更有兴趣了些。

    原央工艺美术学院,就是以设计出名,她们当,虽然只有一个是设计分部的,但耳濡目染的,对设计都不太陌生。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家具厂卖的最好的家具,都还是冯总自己设计的那一批,装饰公司的那些设计方案,大多也都是以冯总的几份设计为底稿晚上发展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有小刘这么一宣传,等坐下来的时候,几个女孩子对冯一平更热情了些,这当然叫其它的几个货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聚餐的地点,他们最终选在一家酒店,这家酒店,做的就是地道的京帮菜,而且还有ktv,上面还有客房。晚上要是玩得太迟,可以直接住上面。

    档次够,也方便,ko掉了颜志达去吃海鲜自助餐的想法,那个虽然也不错,但是肯定没有包厢。不适合他们这样第一次聚会的人。

    六男六女,刚好一个挨着一个,左青抢先一步坐在冯一平右手边,他左边是那个穿灰色风衣的女生,这时也脱了外套,露出里面粉蓝色的毛衣来,不得不说,这些美院的女孩子,气质什么的先不说。穿衣搭配确实都不错。

    男人在这个时候,都是最大方的,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有冯一平兜着,这时都跟身边的女孩子讨论着菜单,那架势,一个个都恨不得直接跟那些女孩子说,我们不差钱,直接拣贵的点。

    好在这些女生也很有分寸。点的都是一些经典,但价格太高的菜。比如京酱肉丝,葱爆羊肉,醋溜木须,翡翠豆腐,鲜椒鸡丁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这些显然体现不出诚意来,于是男生们又一个点了一道。加了一道烤肉,一份红烧带鱼块,一份牛肉,再加一个香辣干锅虾,一个老鸭煲。冯一平则点了一份冰糖肘子。

    不过,等吃起来,却把冯一平气的不轻,他的这些室友,都是猪队友。

    男生一律是白酒,女生喝红酒,他们找借口和原因,向女生敬酒几次,都被那些女生笑着轻轻柔柔的推开之后,居然找自己人喝了起来,一个个的挨个敬自己兄弟。

    最实在的是陆青同学,敬自己兄弟不说,女生们意思一下,他就陪着喝半杯,那架势,好像是不把自己灌醉不罢休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这势头不对,在六个人干光了两瓶白酒之后叫停,“老大,我们也喝红酒吧,美院的这些师妹们情商太高,再这样下去,我们一会都得喝趴下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”女生们一个个捂嘴笑,眉眼间颇有得色,她们挡酒的招数还没用几招呢,眼看着这六个男生就要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金宝在这些女生面前,也不复一贯的精明,此时也喝了不少,听了冯一平的话,看着自己几个人一个个的都满脸通红,陆青甚至有些醉眼朦胧的样子,总算反应过来,“对,都换红酒,一会还要唱歌呢,别把自己喝得道都不会走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也不以喝酒论英雄,主要的任务是把美院的师妹们照顾好,所以大家都悠着点,不要只顾着自己喝酒,也一定要陪师妹们吃好喝好聊好,”冯一平补了一句。

    左青非常自然的笑着在他手臂上轻轻的打了一下,“你这是变着法子说我们呢!”

    “哪有,你想多了,左美女,我们意思一下?”他向左青举起了杯子。

    左青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,略略的意思了一下,冯一平也稍稍意思了一下,丝毫不觉得没有风度。

    有了他的提点,这些呆头鹅们,总算把注意力转移到身边的女孩子身上,个个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不是推销自己,就是想让身边的女孩子笑一笑,总算没有辜负联谊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冯一平以一个十多岁年人的心态,旁观着这一出出凤求凰的戏码,真觉得挺有意思的,年轻真好!

    快结束的时候,冯一平借口去卫生间,把帐给结了,金宝见他回来,示意了一下,冯一平点了点头,“各位,我们干了杯酒,然后移步ktv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左青喝完了杯的剩酒,对冯一平说“谢谢啊!”她是知道冯一平刚刚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晚上吃的太多,到了ktv,大家点的都是水果和果汁,在大家的起哄下,梁永高和女朋友小夏先合唱了一首老歌《选择》,效果不咋滴,其实小夏不错,就是梁永高逊了点,但是意思挺好,两个人手拉着手,眼对着眼,一副恋情奸热的样子,让下面的几个人鬼叫连声的。

    美院的几个女孩子,唱功都不错,左青唱了一首《最熟悉的陌生人》之后,看着冯一平虽然鼓掌,却没什么精神的靠在沙发上,想了想,出去了一趟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叫冯一平大跌眼镜的事发生了,那个胖乎乎,看上去粗的不得了的家伙,金宝,居然唱起了红楼梦的插曲《枉凝眉》。而且唱的那个字正腔圆,韵味十足,原本女生原唱,很哀婉的歌曲,被他略带沙哑的男音一演绎,别有一番味道。

    还没唱完。就叫好声四起,那几个妹子也都用劲鼓掌叫好,他这一手,肯定让那几个女孩子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。

    “真不错,你也去唱一首呗,我相信你你也唱的好,”左青刚才也卖力叫好,现在又把注意力转到冯一平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敢跟他比,”冯一平摇手拒绝。金宝这一手一露,让他们还怎么唱?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打开了,服务员端着一托盘装在玻璃杯里的牛奶走进来,“这边,”左青招手。

    “给,”左青拿下一杯给他,“我特意叫他们用水温过的。我看你好像酒喝的有些多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你太有心了!来。兄弟们,来喝杯热牛奶醒酒。”

    “对,趁热喝吧,”左青给他们一人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左师妹你真贴心,”陆青端过一杯,还补了一句。这孩子,当着这几个女生,怎么好说这样的话呢?

    果然,他话一出口,其它几个女生的脸色。就变了一变。

    金宝和冯一平看了一眼,有些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终于是却不过大家,冯一平也不得不上去唱一首,他选了去年大热的有多少爱可以重来,他节奏把握得不是太好,但是大家听着,能明显的感到他歌声里饱含的感情,这样的歌声,也能打动人。

    左青边打着拍子边想,这个同学,究竟经历过什么呢?这样的歌也能代入感情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时间细究,因为冯一平刚唱到一半,一个漂亮女孩子就俏皮的从门里探出一个头来,然后冯一平就笑着朝她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那女孩子眉目如画,拎着一个精致的坤包,先给大家打了个招呼,“大家好!”

    “静萍来啦!”连颜志达也主动跟她打招呼。

    黄静萍牵着冯一平的手,笑着对他们说,“他喝的有些多,我不放心让他自己开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左青发现,从这个叫静萍的女孩子进来之后,冯一平脸上的表情就生动了起来,牵着女孩子的手说,“我们唱一首吧,”

    “行啊,唱什么?”黄静萍把头搁在他肩头,依恋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青,帮我们点一首《双飞》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人一句,唱完了这首本来是男声独唱的歌曲,比起刚才的梁永高和小夏,他们两个秀恩爱的功底,显然更足一些,不经意的一个对视,都能看到其牵连的情意。

    金宝注意到,他们俩唱歌的时候,除了小夏,其它的四个女孩子,坐的更近了些,好像比刚才更团结。

    回学校的时候,左青依然和梁永高他们一对坐在后排,看着前面的黄静萍细心的帮冯一平调整着安全带,之前兴起的那些小心思,自然而然的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寝室里,除了梁永高,大家今天的谈兴好像都不高,说了几句之前的事,韩贵亮憋出一句,“我看啊,以后有类似的联谊,还是让一平那个家伙不要参加吧,他一去,搞得那些女孩子的注意力都集在他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靠谱!”金宝第一个赞同,他今天出了那样一个大招,结果也不咋滴,也有那么一丝的沮丧。

    “我赞同,”陆青说。

    “得,青,你真还得好好学学,特别是面对一群女孩子的时候,你一句话,经常直接得罪一群。”梁永高很不满的说。

    “青啊,太耿直了些,不像我们这样油滑,这其实很难得,我相信,会有喜欢他这一型的女孩子的。”韩贵亮说。

    “这话在理,和我们相比,青就是一块璞玉,”金宝也安慰他。

    车厢里静静的响着《寂静之声》,“有没有顺眼的?我觉得那几个女孩子都不错,特别是你身边的那个,人漂亮,气质也好。”黄静萍现在开车还不太利索,这个时候偏偏还有心和冯一平说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轻佻的拿手去摸她的脸,“就你看着顺眼,”说着还唱了起来,“我说我的眼只有你,”

    “花言巧语,”黄静萍笑着说了一句,也腾出一只手,轻轻的放在冯一平贴在她脸上的手上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