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在那!”黄静萍指着小区出口处理发店门前的人说。≧,

    冯一平一看,可不正是近半年没见的肖志杰吗?他这时正拿着手机,头扭过来,又转过去,仔细的看着左右来往的车辆。

    冯一平闪了一下灯,降下玻璃笑着看着他,这家伙,还是那样子,一个看上去脾气很好,很有安全感的青年胖子。

    肖志杰笑着跑过来,笑嘻嘻的和黄静萍开了几句玩笑,“怎么一回来就这么忙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年底事情多,大半年没回来,还没做什么事,就只到处去转了一下而已,”他小心的在小区前面掉头,跟着要去接王昌宁,“怎么,家里藏的有人吗?都不让我们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藏呢,就是没对象。主要是我住,有什么好看的,我午就吃的方便面,现在饿着呢,早点去吃饭的地方吧,”还是个吃货。

    “怎么放假了你和昌宁也不呆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他啊,别提了,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,”肖志杰一脸的郁闷,“就在他们家呆了半天不到,我再也受不了,刚开始还一起说了会话,没多久那两个就和连体婴儿似的,还总是说悄悄话,我说要走,王昌宁那家伙都没有起身送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你这是吃醋了呢?”黄静萍听得好笑。

    你别说,她这说的还挺形象,肖志杰刚才的样子,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怨妇,还没起身送一下,兄弟两个,还要这样客套见外吗?

    “吃醋?开玩笑。我连吃面都不放醋的。你别不信,一会去看了就知道是不是我说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别总想着他们怎么样,我看啊,要是秋玲在这,你估计也是一直围着她摇尾巴。”冯一平笑着说了一句,肖志杰的性子他还不了解吗?

    “反正肯定不会像他们那样!”肖志杰当然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王昌宁也在小区门口等。这小子,性子比以前外露了些,一见面就结结实实的和冯一平抱了一下,“我怎么觉得你又长高了些呢?”他看了看冯一平的个头,原来两个差不多,现在冯一平好像稍高点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我还得长几年呢!再说,我可是每天都坚持不懈的锻炼,看我这火热的肱二头肌。”冯一平做了一个健美先生常作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还能再长几年,王昌宁和肖志杰,都比冯一平大一岁,也就快22岁,还能再长个两年。

    “车停楼下就好,去家里坐坐吧,”

    “还坐什么啊,我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。早点去吃饭吧,哎。对了,你那位呢,怎么没和你连在一起?”

    王昌宁在后面推着不情愿的肖志杰往楼上走,“你不是从午开始就饿着肚子,就等着晚上的这一顿吧,”

    “唉。有什么办法呢,没人给我做好吃的啊!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黄静萍听了,“噗哧”一声笑出来,肖志杰这话里,满满的酸爽。

    和冯振昌他们一样。王昌宁爸妈选的也是楼层最高的八楼,只穿着毛衣,没穿外套的于莲,趿着棉拖鞋,笑盈盈的站在楼道口等他们,“静萍,你的气色真是越来越好,”黄静萍拉着她的手,笑着摇了一下,“你不也一样?”

    冯一平觉得,好像这两个女孩子的话,有所指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一平,快进屋,从午,我们可一直等着!”

    进屋一看就知道,这装修,肯定是小舅他们做的,家具不用说,也是自己家具厂出品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不错吧,表叔说,这个装修方案,比你家最早的那套房子要还要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错,”跟在他后面到房间里转了转,好多细节方面的处理,比最早的那套方案更细腻精致。

    “快请坐,”参观完,于莲请大家到客厅坐下,还拿来一个装着各式饼干的盘子给肖志杰,“听说你饿了,先垫几块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,给你家昌宁吧,”

    这样的玩笑话他估计不是第一次说,于莲笑着端回去,“真不要,那我收起来咯!”

    “别,”肖志杰阻止了她,“给我拿个袋子来,”

    “要袋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会走的时候好打包走。”

    呵呵,这个家伙,就是这样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们坐啊,我去看水开了没有。”现在这个时候,饮水机和矿泉水,还没有在老百姓家里普及,好多都还是烧水。

    “考试都没问题吧,”冯一平挑了一块优化饼干,转了一下午,他也有点饿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止及格,”说不吃的肖志杰,这时一块块的往嘴里丢小动物造型的饼干。

    “我主要还是英语,特别是口语差了些,其它还好,”王昌宁说。

    那就是都还好,没有一上大学就都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“口语也是我短板,”肖志杰说。

    “我个人的意见,越是口语不好,越是要多说,去那些留学生多的英语角,别管自己说的好不好,别管对方能不能听懂,大胆的说,”冯一平降低了声音,“另外,听说英语角那,漂亮的女孩子多哦!”

    “那你肯定是没少去吧,这么有经验,”肖志杰说,“我和昌宁去了说是英语角最好的师范大学,还有省城大学,还有理工大学,结果都不怎么样,那些老外旁边,围着的都是女生,不过呢,说真的,”他也压低了声音,“好看的也没几个,”

    “哈哈,”王昌宁笑的有些尴尬,他们当时还真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行,那就花钱找人陪练吧,到各个大学的论团里发帖子,而且”冯一平又小声说,“还可以指定只要金发碧眼的外国妹子,留学生里,漂亮的姑娘可也不少,”

    肖志杰看了旁边的黄静萍一眼,“你看看你们家一平,我们就是这样被他带坏的,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是你带的他呢?”黄静萍笑着反问了一句,“我和秋玲可是经常通电话的哦!”

    肖志杰连忙从果盘里给她递过去一个苹果,“女孩子吃这个好,每天一苹果,医生远离我,”他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去英语角,真的是为了提高口语水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坐,”王昌宁笑着站起来,到厨房去帮忙。

    肖志杰朝里面努努嘴,果然,王昌宁和于莲两个,在里面肩并肩的站在一起,一个烫茶杯,一个加茶叶倒水,两个人笑着小声说着什么,于莲还亲昵的在王昌宁身上轻轻敲了一下,不得不说,那郎情妹意的,确实是虐单身汪的节奏。

    他们一人端着两杯茶走出来,看到坐着的个人盯着他俩看,“怎么了?”于莲问,“我脸上有什么吗?”

    得,热恋的这些人,好多时候眼只有彼此,真的想不到旁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挺烫的,快放下吧!”黄静萍接过一杯茶,放在冯一平面前。

    王昌宁放一杯在肖志杰前面,他端起来轻啜了一口,“一平,你喝喝看,我怎么觉得这茶好甜好甜呢?”

    “茶甜不甜我不知道,我只觉得,你这话好酸,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