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着那两位在后座上斗嘴,冯一平舒服的很,这就跟当初他们个边骑车去学校边斗嘴一样一样的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情形,大概也就还能持续个几年,等到后来都结婚成家生了娃之后,此情此景,怕也是只能成追忆。

    等到了高志毅帮着订下的包厢,他们两个掰扯的已经转到政治和时事上,肖志杰在大学图书馆里,肯定又读了不少名人传记,动辄还能说出具体年份来,肖志杰明显辩他不过,冯一平对这个所知也有限,只能不时帮他几句。

    另一边,于莲拉着黄静萍,讨论她拿着的那个小包,还拿过来在自己身上背背看,也很亲密无间的样子。

    茶刚喝了一杯,冯一平接到郑佳怡的电话,她已经到了附近,问冯一平具体地址,这个他也说不清,干脆说了一声,到楼下去接一趟。

    “一平接的这是高同学?”王昌宁问。

    “对,还是个漂亮的女同学呢!”黄静萍笑着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真的啊,有多漂亮?”问这个的只能是肖志杰。

    “一会你就知道,不过,他这位同学来头可不小哦,她妈妈,是我们的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我们市长的女儿是一平的同学?”

    这下,不但是肖志杰和王昌宁,连于莲这个女孩子也不淡定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一平还去了她家两次,”

    “方市长?说起来也是一的前校长。她女儿在那读书也正常,”想不到肖志杰连方市长的履历也有研究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间,”冯一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。他们也停止了八卦,都看着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长发女孩子走进来,她低头解着脖子上的宝蓝色围巾,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笑,扫了一圈,在黄静萍脸上停下来,“你好静萍。”

    “佳怡,来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高同学郑佳怡,”冯一平先介绍了郑佳怡。她笑着点头和大家打招呼,“大家好!”

    冯一平再介绍剩下的个,发现他们和郑佳怡说话的时候,都不大放的开。这是都知道了她的背景吗?

    “好了。美女,我们点菜,”冯一平对又跟在后面进来的服务员说,他们之前在这枯坐了十几分钟,负责这个包厢的小姑娘也不太淡定,间已经进来问过了一次,现在正是上座的时候,包厢俏的很。

    菜单已经研究的差不多。肖志杰把自己手里一本递给郑佳怡,“郑同学你看看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吧。这儿我也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什么忌口的?”不问她喜欢吃什么,只问她不喜欢吃什么,这是冯一平在初的时候就跟他们说的一个技巧,肖志杰用的不错。

    “都还行,”郑佳怡喝了一口茶,浅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太谦虚了,应该说四条腿的除了桌子,两条腿的除了人,她都不在话下,”冯一平开了个玩笑。

    郑佳怡笑着回击,“那是你好吧!”

    不过,这个玩笑一开,刚才还有些拘谨的场面得到了改观。

    “咳,”肖志杰故意咳了一声,眼睛一挑,只见那边的于莲和王昌宁又凑到了一起,对着菜单小声的说说笑笑的,这边都安静了下来,他们两个还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总算点齐了菜,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的服务员这才又热情起来,还主动回来给他们续了茶,所谓的店大欺客,怕就是这么一步步发展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郑大美女,你那位呢?怎么不带来给我们见见?好顺道让我帮我们班的团支书把把关。”

    “得,你可别再叫我美女,静萍,是不是上到四十岁的阿姨,下到四岁的小姑娘,他逮着一个就叫美女?”

    冯一平刚才叫服务员也是叫美女,他们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从来没有叫过我美女,”黄静萍似真似假的开了一句玩笑。

    冯一平想了想,好像还真是,这个美女好像还真是他对外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别转移话题啊,都二年级了,说说你这个堡垒外有多少人在进攻?”

    “堡垒?”他这个奇葩的比喻叫郑佳怡哭笑不得,“我现在真没这个心思,只想好好读书,其它的,等工作了再考虑吧!”

    “那你肯定会后悔的,以前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,现在读大学不谈场恋爱,那也肯定后悔终生。”

    “静萍,你听到了他这话吧,你可要小心看紧点,”郑佳怡贼的很,一有机会就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存在这个问题,我是高就开始谈了,所以那些大学才开始的,本来就都是我玩剩下的。”

    菜陆陆续续的上来,冯一平要了黄酒,还特意嘱咐送到厨房去温了下,度数不高,喝起来暖呵呵的,在寒冬里喝这个,感觉挺不错,连个女孩子每人也倒了一小杯。

    “对了佳怡,你家住的地方,有武警站岗吗?”肖志杰找了个机会,问了郑佳怡一句。

    郑佳怡一愣,看向冯一平,旁边黄静萍说,“对不起啊佳怡,我刚才跟他们说了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自己人,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,我好不容易有个家里是高官的同学,还不许我显摆一下啊!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你才不会在乎呢,郑佳怡心想。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,他没什么坏心思,我这个同学,打小就是个官迷,最爱看的就是政治人物的传记。”冯一平解释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门口是有的,不过好像说是要撤了吧,”

    “那方市长是不是每天都有开不完的会?”肖志杰又跟着问,没办法,对一般老百姓来说,在新闻上看到的领导们,除了开会,还是开会。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问题?郑佳怡看着旁边的这个有些营养过剩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我妈的工作,我也不太清楚,不过会好像确实不少,经常加班开会,好晚才回家,”

    “来,为父母官的辛勤工作,我们干一杯,”冯一平举杯提议,不然再聊下去,肖志杰说不定会要郑佳怡带着他去市政府转一圈。

    总算把话题岔开,郑佳怡也松了一口气,有些官二代,恨不得时刻把这个头衔挂在嘴上,有些则很不愿意在外人面前提起这个身份,她是后一种。

    “后天便利店会有一个会议,是招待那些供应商的,大家要是没事,要不要跟我去凑凑热闹?定在五星级酒店接待,很不错的哦,”

    他话刚说完,包厢门就被推开,进来的却不是服务员,一个梳着分头,脖子上还围着一条丝巾,和他们年龄仿佛的年轻人走了进来,他后面,还跟着一个脸上浮着笑的同伴。

    前面的年轻人一眼看见坐在那的郑佳怡,眼睛一亮,“哈哈,佳怡,真这么巧,我一见停车场的车,就知道你一定在这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