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家伙,显然跟宝二爷一个性子的,对冯一平他们个腌臜货,一点兴趣都欠奉,看都不带看一眼的,只顾着看桌旁那个水做的骨肉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于莲他只一眼带过,在黄静萍脸上稍停了停,最后就直勾勾的看着郑佳怡,露出好巧好巧,这说明我们好有缘的神情来。

    “谢定安,你也在这吃饭?”郑佳怡不冷不热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一到停车场,就看到了你的车,真是巧啊!”叫谢定安的走到她旁边站着,“你们这是刚开始?”他看着桌上问了一句,菜还没动几口,酒才一人刚倒一杯。

    冯一平正准备打个招呼,叫服务员再加两份碗筷来,在外吃饭,碰到个熟人,很正常的事,关系还可以,那就一起吃就好,巧的时候,还真和《爱情呼叫转移》那部电影里,徐铮和伊能静去吃日式料理差不多,本来只两个人,到后来一桌都坐不下。

    可接下来,跟在谢定安后面的那个人的举动,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十个人的圆桌,他们只坐了六个,另外的四张椅子,就撤在墙边,要坐自己去搬一张就是,哪知跟着进来的那人走到坐在郑佳怡旁边肖志杰身后,指着正在向郑佳怡献殷勤的谢定安说,“劳驾让一让,”看肖志杰愣在那里,他又补了一句,“你就不会主动点?”

    肖志杰正笑着,想着这两个人和郑佳怡认识。那也算是朋友,正准备跟他们打招呼,听这个不知姓甚名谁的家伙这么一说。那笑就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这不是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,这是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,结果悲催的被一个屁给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肖志杰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,立马连鼻翼都气得发红,冯一平按住了他,冷冷的对那人说,“你是哪位?你爹妈就没教你什么叫礼貌吗?”

    就算这个也是郑佳怡的朋友。他也忍不了,肖志杰和王昌宁,在他心目的地位。就跟亲兄弟一样,他们受辱,冯一平当然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我吃饭吃的好好的,你进来大言不惭的让我们让位。还嫌我们不够主动。奶奶个爪的,你以为自己是谁,居然这么嚣张!

    “哟,这话问得,我爹妈教没教,不劳你费心,不过你,看来我要费心教教你什么是礼貌。”那人说着,伸手就拉冯一平的椅子。

    这人被冯一平那句话噎的不轻。看谢定安正和郑佳怡说话,没留意这边,估计他们几个也是在校的学生,而且郑佳怡也算坐在主位上,那想必他们就是有什么背景,也高不到哪里去,就想背着郑佳怡,给冯一平他们一点颜色看看。

    哪知他一伸手,他就看到,除了郑佳怡和冯一平,桌旁的其它人都站了起来,哟,还有点齐心,他感概了一下。

    郑佳怡正在那边很不耐烦的和谢定安应酬,刚开始也没留意这边,见状拍案而起,走过来拦在那人面前,横眉冷对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她回头问冯一平肖志杰,“你们没事吧?”

    终究是要给郑佳怡面子,肖志杰摇了摇头,可脸上的愤怒,明眼人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郑佳怡一过来,那人顿时没了脾气,笑着说,“没什么,就和这两位同学开了个玩笑,他们觉得不好笑,”

    他一边跟郑佳怡说着,还不忘朝这边使眼色,冯一平都气笑了,这是吓唬吗?

    “我不是你同学,”他看也不看那人,佳怡,这是你朋友?”

    “对,大小的朋友,现在还是校友,”谢定安这时第一次正眼看冯一平,因为他看出来了,郑佳怡对这几个人好像挺看重的样子,认识一下,“谢安定,”

    冯一平没有认识的意思,对他伸出来的手,视而不见,这样的人,不认识也罢。

    “普通校友而也,”郑佳怡强调了一句,“谢定安,管好你的跟班。”

    见没人握他伸出来的手,谢定安顺手把那个跟班往旁边拉了一把,“不好意思啊,我这个兄弟之前就喝了点酒,头脑有点不清楚,他要是说了不好听的话,请几位包涵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看似好听,只提说了不好听的话,没说做了什么过分的事,末了还请包涵,连道歉的意思都没有,而且还那么理所当然,冯一平一时都有些怀疑,这不会是省内一把手家的孩子吧。

    不过他马上推翻了自己的想法,那样的家庭,应该不会培养出来这样家伙来,那样家庭里出来的,傲气肯定是有,但不至于这么无脑,碰到熟人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也要耍威风,而且,这年龄也对不上啊,熬到封疆大吏的这个位置的人,他们的孩子,至少得在十岁以上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懒得理他,只看着郑佳怡,她的熟人,还是让她处理吧。

    “谢定安,我和朋友吃饭,请你不要来打扰,另外,让他向我的朋友们道歉。”她这话说的斩钉截铁,不容商量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我也还没吃呢,”谢定安笑着说,碰上郑佳怡冷冷的目光,马上软了下来,“行,我们不打扰,你,”他指着退到一旁的那个家伙,“向他们几位道歉。”

    那个人倒是很听话的走上来,直直的站在那里,“我喝了点酒,不好意思,刚才有些冲动。”

    在冯一平他们面前,他又表现的很有自尊,只浅浅的一句不好意思,连对不起都没有,那对不起,肖志杰的气也消不了,冯一平也不能满意。

    这边一句话不说,谢定安当然明白,推了他一把,“好好说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”这次总算大声的说出了这个字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坐吧,”冯一平叫站着的几个都坐下来。

    郑佳怡一脸恼火的把谢定安和他的跟班送到门外,关上门之后,转身就跟大家道歉,“对不起,我刚才没看到那个人在做什么,没来得及拦,让志杰和一平你受了气,真的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肖志杰和冯一平都说。

    “和你有什么关系,好好的吃餐饭,偏偏遇上了这样的人和事,估计你也挺郁闷,说起来,还怪我没选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一说,让郑佳怡心的不安去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,都太善良,总把别人的过错往自己身上揽,其实压根就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,来,吃我们的喝我们的,不要让这样的人坏了自己的兴致。”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之一的肖志杰,也不想让郑佳怡感到不愉快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