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这么晚才回?”开门的时候,冯玉萱问了一句,“我都准备去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下时间,已经十点多,“大半年不见,想说的话太多,这感觉才和他们聊了一会呢,”

    “去了他们两个家里?都不错吧,装修和家具,都是小舅帮着张罗的,”她补了一句,“都是成本价,算算还是亏了的,”

    “姐,我就这两个朋友,难道在这上头还要赚他们的钱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就跟你说一声,他们两个不清楚,他们家的大人要承这个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念叨,大人会承情,他们也会承情,心里都有数的。”冯一平有点不耐烦,“姐,做生意是要算计,但是,也不能什么时候,对谁都算计,不然到最后连人味都没有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没人味呢,”冯玉萱在他头上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冯一平懒得躲,接过黄静萍倒来的茶,一饮而尽,“我先去洗澡,”

    “吃饱了吧,今天晚上,”冯玉萱问黄静萍,“我好几次和人一起吃饭,结果回来的时候,肚子里还空空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和人应酬是会那样,不过今天晚上都是熟人,吃的挺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跟你说,我现在特别不习惯和那些谈生意的人吃饭,比如那些要加盟的客户,还不如我在家里炒碗冷饭吃,那哪是吃饭。光顾着说话,还要想着法的挡酒,一餐下来。菜都没吃几口,肚子空空的,脸有时都笑僵了,感觉特别累,比割谷插秧还累,”

    冯玉萱说起来觉得好笑,她以前看着其它人在高档餐厅里觥筹交错。真有些羡慕,现在轮到自己这么做的时候,才发觉。这原来也是个苦差事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就好吧,这样的事免不了,”这一点黄静萍没有体会,她出去吃饭。都是跟熟人一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今天晚上你就睡我弟弟房间吧!”冯玉萱试探的说了一句,她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究竟发展到了哪一步。

    “啊?不好吧!”黄静萍脸上一红,她本来是打算和冯玉萱睡。

    听她这么一说,冯玉萱就明白了,“没事,我爸妈不在,我们不讲究那么多,如果爸妈在的时候。那还是要就着他们,你也知道。他们老一辈的,要古板些。”

    “恩,谢谢姐姐,我去帮他找衣服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洗完澡,发现姐姐已经回了房间,进到自己的卧室,看到黄静萍正在整理从箱子里拿出来的衣服,看样子好像也是要住在这边,笑着上去搂住她的腰,“也住这?”

    “松开,”黄静萍打开他的手,“门都没关呢,”

    “我去关门,”

    “关什么,我还没洗澡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躺在床上,有些感概,和老家,市里的那个家,还有首都的家来比,省城的这个家,对他来说,更像是个旅馆,没正经住过几天,也没留下多少印记,到处都空空的,连衣柜,要才刚刚放了几件衣服进去,熟悉里,还带着陌生,又有些新鲜,睡前想找本书看看都不行。

    他打开窗前桌子的抽屉,里面干净的很,只有几支只剩一截的铅笔,还散落着些空白信纸,仔细看上面的印痕,可以看出最后一次用的时候,是解方程式,想起当初高时那叫人头痛的日子,冯一平摇头笑了笑,呵呵,那些苦,现在看来,也算是有意义的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,他只怀念了一会,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起来,拿起来一看,居然是郑佳怡的来电,“你好美女,还没睡?”

    郑佳怡那边很静,想来也是在卧室里,“你好一平,我还是想为晚上的事,给你道个歉,真的很抱歉,”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,肖志杰还说我们也做的不周到,要是知道你和谢定安的关系,当时应该拦着他,不该让他去打扰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你们能不计较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,”郑佳怡的声音现在听起来,好像欢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对了,今天晚上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忘了什么事?没有吧?”冯一平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还没放假的时候,你在首都给我打电话,说回来有事找我,”

    “哦,今天晚上还真忘了,”冯一平一拍脑门,“是这么一回事,”他走过去关上门,跟郑佳怡说了准备炒纳斯达克期指的事。

    “综合我收集整理的资料来看,我在杂志上得出的结论是经得起推敲,站得住脚的,所以我想,你要是有存起来的零花钱,可以交给我帮你操作一次,能赚美国人的钱,怎么不赚呢?另外,你放心,我之前其实已经做过几次,作风还算稳健,能盈利多少我保证不了,但是一般不会亏损太多,”

    郑佳怡在那边沉吟了一会,问的第一个问题,还是和金翎问的一样,“你的那些启动资金,都是这么来的?”

    估计这个问题,她爸妈闲暇的时候也会聊一两句,冯一平家里的情况很简单,所以他那么多项目的启动资金,就让人搞不清楚来源。

    “对,主要是9年的那次,”

    “难怪呢!”郑佳怡感概了一下,“一平,我们是同学,有些事你不说,我也会关注,你在市里的那些公司,不管我妈妈在不在位,都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这是个聪明的女孩子,有些事,一点就透。

    “佳怡,你真的想多了,我就是想通过这次机会,能小小的让几个朋友能过得舒心一点,我还要叮嘱你一句,这件事情,一定要保密,不能外传,如果你自己的钱不多,可以和你爸妈借,但要找其它的借口,不能说是这个原因,加起来,前后只周转两个月就行,而且,美元最好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这话当然有水分,他这样做,肯定考虑到了郑佳怡的妈妈,不然那么多同学,怎么偏偏要带上她?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明天去查查我有多少钱。”郑佳怡明白冯一平这样做的意思,不过,她也愿意和冯一平把关系拉近点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记得保密啊,就当我没和你说过这话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郑佳怡拎得清轻重,这样的消息,要是散播开,那冯一平真的别想过安生日子,

    刚挂下电话,黄静萍就推门进来,轻声问了一句“也是叫郑佳怡拿钱给你?不会亏了吧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没把握的事我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还是为了她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考虑这一点,这也是现实需要,本来和方市长也算有点关系,顺道维护一下也正常,还有,”他抱着黄静萍,“我还想把你爸朝上推一推呢,比如,要是能坐到镇长的位子上,那你爸也高兴,我们也能省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黄静萍抬头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这个打算,不过要慢慢来,你先也不用急着跟你爸说。”

    黄承现在的级别,就是个股级,严格来说,就是没有行政级别,只不过参加工作时间长,比一般的办事员和刚进单位的小年轻工资待遇高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做这个事不容易,你有这个心就好,”

    她也算是公务员家庭出来的,对体制内的难混,有直接客观的认识,哪是肖志杰想的那么简单,一个好多局外人根本瞧不上眼的科级,就是体制内的好多人,奋斗了一辈子都冠不上的头衔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点时间,还是能做到,”冯一平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冯振昌现在和县长也能说的上话,在冯一平的计划里,现在的家具厂和砖厂那一块,完全可以发展成一个小小的工业园,将来追加投资的时候,适当的提一句黄承,他们自然会考虑。

    晚上,黄静萍有点小兴奋,一个是想到了自己爸爸好像有了可以出头的机会,更主要的是,市里和首都的那两套房子,都只能算是冯一平的家,而省城的这个,才是他和他爸妈姐姐的家,可以说是除老家之外,他真正的家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家里和冯一平同床共枕,也意味着一种承认,所以,她破天荒的主动了一次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睡梦的冯一平又被电话吵醒,拿起来一看,竟还是郑佳怡,“一平,你说的那个会议在那举办,我也想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同学,今天去是要帮着接待的,不是什么好事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就当是提前实习嘛,在哪个酒店?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会来接你吧!”

    有个美女愿意帮着做接待工作,他当然欢迎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