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许是高大上的环境的缘故,机场里不管是接机的,还是抵达的,言谈举止都比较斯有礼,不像汽车站或者火车站,不但气味难闻,而且就和农贸市场一样嘈杂。,

    柔美的女声不紧不慢的播报着航班信息,拿到了传送带上的行李,外资日化公司的销售经理石路推着行李车,招呼一下飞机就开始打电话的公司副总朝出口的一旁走,“江总,这边走,”

    这是他第一次和这个级别的主管出差,处处小心谨慎的很。

    刚才等行李的那会他就看到,那儿,有个小伙子举着块写着江总名字的纸板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石路,这是我们公司的江总,”石路笑着跟冯一平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江总好,石经理好,请这边走,”化身接机小弟的冯一平领着他们俩朝停车场那边走,“非常抱歉,因为已经有不少客户已经抵达,我们王经理抽不开身来接机,他特意嘱咐我向两位表达歉意!”

    他嘴里的王经理,就是有佳采购部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”带着眼镜,西装左胸的口袋那,还露出一截手帕,看这打扮可能是个海归的江总笑着说,“今天这样的日子,公司的主管肯定忙得不可开交,我们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包涵!”冯一平尽职尽责的帮他们把箱子放到后车厢,却没有马上发动车,“对不起江总,二十分钟后,还有一趟航班落地,上面还有我们的两位合作伙伴,可能需要您在这等一下,您看……?”

    江总没说话。石路有意见,“这位小兄弟,我们江总是特意专程过来参会,他日程安排的很紧,”

    作为负责有佳的销售人员,他当然要为自己的老总争更好的待遇。这是面子问题,也是他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专程过来参会,不就是等着呆会和公司的人见面沟通吗,那日程还紧个香蕉啊!

    “对,这样很怠慢,但公司是这样交待我的,不过,要是江总这边不能耽误,我们马上走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不就二十分钟吗,不急,我们能等,”江总发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平时,有佳这样的安排当然是怠慢,不过今天嘛,也算情有可愿,况且。对方总是拿钱从自己公司进货的,用流行的说法来说。算是自己一方的上帝,不好太出格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两位是谁?”他问了冯一平一句。

    冯一平说了公司名称,他一笑,“是陈总啊,那更要等等。没事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看着冯一平匆匆的又朝到达处跑,石路问了一句,“江总,要不我去找辆出租车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现在国内的企业,礼仪安排能做到这个程度,也算是不错,不要吹毛求疵,我们过来,不就是因为看重他们公司吗?这些小事不用计较。”

    石路也不是真的想去拦出租车,刚才的那些话,与其说是对有佳接待安排的不满,还不如说是表现自己对江总的尊重。

    也是托江总的福,他是第一次坐飞机过来,平常都是坐火车哐哐当当的几十个小时才赶到,有佳压根也不会安排人接站,他也清楚,今天的这个待遇,完全就是看在江总的份上。

    不过呢,有些话还是要说,最主要的原因,他不想让江总以为是自己和有佳的关系处得不好,所以对方才连专车都不派一辆。

    正好江总的手机又响起来,石路想了想,决定给王经理打个电话,再抱怨几句,

    电话刚接通,车门又被拉开,冯一平笑着端着两杯咖啡站在外面,“二位,喝口热饮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电话里刚叫了石路一声老兄的王经理顿了顿,“你们已经到了吗?”

    石路示意冯一平把咖啡放在小托板上,“刚到,王经理,你可不够意思啊,我们江总第一次来,你还要让他跟人拼车,”

    “真抱歉,这样的安排确实怠慢,请体谅一下,等你们到了,我一定亲自向江总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石路还没说话,电话就被已经和人通完电话的江总接了过去,“王经理你好,小石的话你不用在意,你们安排的很好,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听着那边一个劲的抱歉,江总满意的放下电话,石路的这些举动他很了解,就是要凸出他江大老总的地位嘛。

    没一会,冯一平拖着一个行李箱,领着一男一女两个人走过来,江总热情的下车迎过去打招呼,“陈总,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两人寒暄着握了手,江总笑着和一旁那个职业装的女性打招呼,“吴经理的风采,更胜往昔,看来贵公司今年情况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哦,”本来看着有些严肃的吴经理妖娆一笑,顿时吸引住了在场几个男人的目光,在生意场上,底子不错的女性,天生就比男性有优势。

    “我们哪里能和老兄你比,”陈总拉着他上了车,唯一的女性吴经理坐在副驾,石路只好一个人坐第排,还得一路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请大家系好安全带,”冯一平笑着招呼了一声,确认大家都系好后,他才稳稳的把车发动,司机,就要有个司机的样儿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还挺尽职的,贵姓啊?”副驾上的吴经理笑着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今天跑了几趟,这是第一次有人想起来问他姓名的,接机小弟,果然没有人权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姓冯,您叫我小冯就好,”

    “冯好,小冯您好,听说你们老板也是姓冯,合作这么长时间,我们却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,你见过你们老板吗?”

    “金总和周总我常见,”冯一平没有明确回答,不过外人听起来,好像是也没见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听说他们老板其它的生意很多,涉猎了好几个领域,现在好像主要呆在首都,”陈总笑着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对的,王经理他们都说,有佳的老板很少过问具体事务,都是交给金总和周总负责。”石路向他的江总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是啊,要都过问,我非累死不可,再说,那哪还有时间读书谈恋爱?

    “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,一是冯老板充分放权,另一个,有佳公司的架构和制度很合理。”江总这话,肯定是说给有佳的员工冯一平听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说的也没错啦!

    公司架构和制度不完善,不合理,你当老板的充分放手,即使发展的还行,那你的公司,也是培养类似后来国内某家电零售巨头的陈姓老总的沃土,搞不好不知不觉之间,公司就易了主。

    冯一平小弟现在稳稳的开着车,带着几位客人朝市区驶去,偶尔回答他们的一些问题,不过,他的口风很紧,那个吴经理,总旁敲侧击的,她想通过冯一平了解有佳的一些情况,都被他装傻充楞的轻松化解掉。

    看似初出茅庐的冯一平小弟,内里也算是一直老狐狸,吴经理想套他的话,道行还有点不够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