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两位是新入职的吗?我怎么以前没见过?”石路双手插在兜里,西装下摆撩向后面,露出他平时和客户商谈时最具亲和力的笑容。

    为了这次会议,他穿的还是比较正式,深蓝色的西装,蓝条子的丝质领带,间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在衬衫外面还套一件v型领的毛衣,西装里头,直接就是一件衬衫,自认为很有风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其实,看仔细一点,还能看到衬衫里面那件蓝色的毛衣,他这是把毛衣穿在衬衫里面。

    不但以前没见过,以后你也见不到,黄静萍想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是新来的,”郑佳怡觉得有趣,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“有名片吗?我们交换一下,”石路笑着说,“我跟你们王经理很熟,和你们金总周总关系也很好,有机会也能帮你们说几句话,”

    这下连黄静萍听了都觉得好笑,还用得着你在金总和周总面前帮着说好话吗?

    郑佳怡现在已经没有了和他说下去的兴致,这样的人,她最讨厌,“对不起,我们这些小职员没有名片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理也不理石路,检查了一下签到表,还有不到十家公司没有签到,她和郑佳怡整理清点后面堆放着的礼品袋,想着把剩下的这些给前台负责,谁想到过来帮个忙,还能碰到这样的奇葩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叫什么名字?我跟王经理说一声,晚上也让你们一起去吃饭,听说是在东方花园大酒店,那可是五星级的哦。”

    看他表演这么久,冯一平现在脸色越来越难看,想着是不是要打电话让人把这个家伙拉走。

    谁知石路见两个女孩子背对着他。连话也不说一句,便径直拿起黄静萍放在桌子上的小手包,“这是你们的包吧,我先帮你们保管着,等你们下班了我们一起去东方花园吧!”

    他是吃定了这两个接待的女孩子不敢对他怎么样,再说。我的本意也是好的嘛,带你们去那么高档的酒店吃饭。

    这下黄静萍先发作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坐那,”石路退后几步,指了指对面空出来的沙发,“就帮你保管一下,不会动的,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石路话刚说完。拿在手里的包就被旁边的冯一平抽过去,“不劳石经理费心,我们公司有安排,会有人陪您吃饭的。”他话虽说的客气,神情却很冷肃。

    石路虽然恼怒,却不好发作,今天来的同行可不少,自家老总也来了。他也不敢闹出什么岔子,本来按他想的。只要不出格,就冲他的身份,那两个负责接待的女孩子能怎么样?没想到这个不识趣的小司机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冷冷的看着冯一平,冯一平也毫不示弱的看着他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是没错。但石路这样的做法,太蛮横了一些,要是今天负责接待的是两个普通的女孩子,搞不好还真被他给拿捏住了,不管怎么样。负责接待的员工和客户起了冲突,总是工作没做好。

    黄静萍是知道这次会议的重要性,不想冯一平在这发脾气,急忙过来拉着他的手,“一平,我们回去吧,”

    石路看了更恼火,我这样大有钱途的青年才俊你看不上,偏和一个没出息的小司机这么亲密,活该你就是个接待的。

    “王经理一向跟我说,你们公司管理是最严格的,现在你们都想着早退?这可不是好现象,为了你们公司好,我一定得跟他们提一提。”

    石路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,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,真不识货,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,那个开车的小司机,能有什么前途?

    知道自己没希望,他索性撕破脸皮,语带威胁的说起来,他知道有佳花了好长时间筹备这个会议,从上到下都很重视,在这样重要的当口,在负责人面前告他们一状,他就不信这个小年轻还能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为我们公司着想,不过呢,我劝你还是先为自己着想吧!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着这个比昨天遇到的谢定安还让人讨厌的家伙,他之前的那些举动,其实可以原谅,但后来这叫嚣着去告状的想法,实在叫人齿冷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些行为,还可以说是搭讪,是想追求的第一步,现在的这个威胁,就他妈太没品,你意的女孩子不理睬你,你就想着用她的工作威胁她?这样的事,只有心术不正的人才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郑佳怡把剩下的礼品和签到薄交到前台,拿着他们签字的回执,很硬气的说,“你去说吧,大不了不干了!”

    什么大不了不干,没大不了她也不会干啊,这本来就是她心血来潮的举动,今天早上接到她,她一定要参加到这次会务工作来,这样正式的商务接待,她是第一次参加,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不得已,冯一平只好让她俩取代原本抽调上来的那两个女孩子,为了和她们相配,自己也化身接机小弟,一切其实都挺顺利,没想到在快结束的时候,偏偏又遇上这样倒胃口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我这就给王经理打电话,”郑佳怡这话,把石路逼到了死角上,他有些下不来台。

    其实呢,如果在冯一平从他手里把黄静萍的包拿回来之后,他就走掉,那也没什么,他偏偏要放后来那样的狠话,更纳闷的是,这个小年轻居然这么犟,连工作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找我有事吗?”采购部的王经理笑着从电梯里出来,手里还拿着手机,“石经理,怎么不休息一会,是住的地方不合意吗?请尽管提,我们的酒店项目正需要大家的宝贵意见。”

    他是压根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,还笑呵呵的跟石路寒暄。

    石路说,“我是有意见,”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冯一平他们个,一副你们马上就知道厉害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准备回去啊,也好,我刚拜访完到了的这些,剩下的几家,可能要晚上才到,对了,金总和周总马上到,”王经理顺着石路的眼光看过去,看到那边的桌子上已经收拾干净,黄静萍拉着冯一平的手,手里还拿着包,就笑着跟冯一平他们说。

    石路有点不明白,这是整哪样?“王经理,他们这不是早退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是来帮忙的,”王经理越过石路,走向冯一平他们,“对了,晚上你们是自己去酒店,还是一会跟我们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王经理,他们这是早退啊,你们公司不是管的很严吗?”

    “谁早退啊?”大门那,一个嗓门亮起来,石路说很熟的周新宇急匆匆的走进来,金翎也跟在后面,他们是准备先和这些供应商打个照面,然后带大家一起去酒店就餐,这次会议很重要,不容有失,听说有人早退,原本走在后面的周新宇赶到了前头。

    “金总,周总,一平他们想先回去,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们几个,周新宇从口袋里把自己的车钥匙摸出来,“你们开我的车走吧,把你的那辆商务车留下,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都留下吧,佳怡是开车来的,我们坐她的车就好,”

    石路看了这一切,觉得有点不妙,好像有些事不太对。

    更不妙的是,他其实没有直接打过交道的金总,正和那两个女孩子在说着什么,开始还挺好的,后来那个说大不了不干了的女孩子拉着她说了几句,金总就变了脸色,有些想笑,又有些恼怒,朝他这边看了一眼,却比江总生起气来看人还要冷厉。

    他刚刚挤出来一个笑脸,金总却收回了目光,接着居然把他们个送到了门口,周总也站在一边笑呵呵的看着,谁能告诉我,这究竟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王经理,那位是?”再迟钝,现在他也知道,那位的身份,肯定不是司机和接待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呵呵,几个临时来帮忙的人,”王经理打了个哈哈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