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来上班也不好玩,”郑佳怡坐在后排,有些惆怅的看着外面的街景。,

    大小姐的这话,让冯一平无言以对,上班和好玩,这就是鱼和熊掌一样不可兼得,或者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一样,永远不会交汇到一起的好吧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们还算好,普通的员工,遇上这样的事才真麻烦!”黄静萍比郑佳怡体会多一些。

    “最烦的就是这样没品的人,”郑佳怡说,“他凭什么就以为,负责接待的小姑娘就一定要顺着他?”

    冯一平觉得这话有些耳熟,好像昨天肖志杰也抱怨过类似的话,“凭他是大地方的人,凭他是白骨精,在他眼里,以他这样的条件,你们这两个小土妞还不是一盘小菜,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小土妞呢,”两个女孩子异口同声的说他。

    “白骨精是什么?”郑佳怡又问了一句,按语境分析,肯定不是孙悟空打死的那个妖精。

    “就是白领骨干精英的简称,”黄静萍白了冯一平一眼,对郑佳怡解释道,谁知道他哪里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词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么一说,这还是个夸人的好词,”郑佳怡笑对黄静萍说,“你个白骨精,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白骨精呢,”

    冯一平咳了一声,女孩子最强大的就是这一点,歪楼的本事无与伦比,刚刚还说石路呢,现在就嬉闹起来了,“大小姐晚上还要不要去那吃饭?”

    “去,为什么不去,我今天帮了你一天的忙,肯定混不到工资,还不能混餐饭吗?”她学着刚才石路的口气。“还是在东方花园大酒店,那可是五星级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那个石路讨不到好吧!”她趴到冯一平的座椅上问。

    “你都跟金翎说了,他还能讨到好?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要去,我想看等下再见面的时候,他脸上是什么表情。”

    石路现在表情就很纠结。王经理跟他打哈哈,他越是觉得冯一平他们个身份不简单,也估摸得出来,自己肯定是做了错事,可是,要不要主动和江总提前说一声呢?

    他分析了结果,提前说了,江总该发脾气还是得发,该处理还得处理。可是,如果有佳不主动和江总提,那不就是一点事没有?

    那还是先不要坦白的好吧,他抱着侥幸的心理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现在他真的有些后悔,刚才真是猪油蒙了心,做出那样不理智的事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王经理带着有佳的两位老总,是要来拜会一些合作伙伴,江总肯定也是其之一。当下不敢怠慢,跑上去敲开了江总的门。“江总,有佳的金总和周总过来了,估计一会要来拜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江总和陈总还在热聊,听他这么说,陈总说。“那我先回房间,明天再叙。”

    江总也要准备,他让石路拿出新产品的样本和今年的销售新政策,两边的老总难得碰面,总要谈些实质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金总和周总是什么样的人?”他问石路。

    “我和金总打交道比较少。她是哈佛商学院毕业,归国后有过国企工作的经验,和您应该有共同语言,我和周总接触过几次,周总就是我们上海人,原来我们本地最大商超的高层,业务精,人也精,处事圆滑。”

    “那直接和你联系的王经理呢,工作作风如何?”

    石路明白江总这么问的意思,“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任何私人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销售的同类产品里,我们的商品占的份额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五分之一强,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,他们也从来不拖欠货款的是吗?”

    “从来没有,他们奉行先款后货,”石路想着补充了一句,“但价格也要求最实惠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要求也理所当然,这样的客户,就是我们要重点维护的客户,你一定要服务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要是在以前,听到江总这样的说法,石路肯定很开心,然而现在,想到王经理还有周总和金总对那个小年轻的态度,想到金翎之前那冰冷的一瞥,他真的十分希望江总不看好有佳。

    在他的忐忑里,王经理陪着周新宇和金翎过来拜访,石路殷勤的端茶倒水,真的拿出了对待上帝的服务精神来,然而和江总交流的金翎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,当然,她也没有在江总面前说起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拜会时间不长,金翎和周新宇收了江总奉上的资料,就告辞去拜访下一家,正式的商谈,定在大会之后开始。

    送他们出门的时候,王经理还拍着石路的肩膀对江总说,“石经理是个优秀的市场专员,和我们配合的很好,”

    “哈哈,应该的,”石路观察到,江总看起来挺高兴,可是走在前面的金翎,好像没有听到这句话一样,侧身在和周新宇交谈。

    晚上的聚餐真的很上档次,有佳包下了东方花园酒店的宴会厅,而且每一桌只安排了八个人就坐,参会的好多人都是熟识,江总不断的和人打招呼,交换名片,交流去年的情况,情绪很不错,还把石路介绍给其它一些同行,这让石路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金翎以嘉盛集团总裁和有佳总经理的身份做了简短的讲话,之后,还有一位梅姓副总裁也上台发言,就在他发言的当口,石路发现,隔着他这桌远远的,下午的个小年轻赫然坐在一张桌子上,他的心马上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一桌,还有另外两个年轻的小伙子,一个带着孩子的少妇,以及一个和那个小司机看起来关系很亲密的姑娘,总之,那一桌好像是家庭聚餐

    联想到之前的一些端倪,石路暗自揣测,我下午招惹的,该不会是有佳或者嘉盛集团这些老总们的家人吧?

    肖志杰和王昌宁他们两个,虽然是第一次在五星级酒店的餐厅用餐,但完全能适应,去年暑假去江南旅游的时候,他们一路玩一路吃,也光顾过不少高级餐厅,比起来,就是这个宴会厅更大一些,装修更奢华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对其它那些桌上的宾客们很感兴趣,那些人,也都算是一个个公司的精英吧。

    他们更羡慕在台上讲话的金翎和梅义良,都暗暗想着,总有一天,也要像他们那样。

    “小舅现在讲话,越来越有章法了,”冯玉萱笑着对蔡虹说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他刚才讲的利索,他自己一个人在家,对着镜子练了好几个晚上。”这一桌的都是自己人,蔡虹也不避讳,“他说平时在公司说话没事,这一次是在合作伙伴面前发言,不能丢了集团的面子,我看啊,他以前追我的时候,都没有花这么多心思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夹了一小块蜜汁叉烧给慧慧,“爸爸在家里练习的时候,妈妈说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说了,”慧慧喜欢吃这种甜甜的肉,“老公,你好帅!”他绘声绘色的学妈妈讲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,满桌大笑,就蔡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冯玉萱差点被呛到,郑佳怡笑得直捶桌子,黄静萍笑的没力气,靠在椅背上,至于肖志杰和王昌宁,那两个家伙,笑的直抽抽。

    慧慧见大家笑,也跟着笑,“妈妈还说,老公,我好爱你!”

    “噗,”这一下,连蔡虹自己也笑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党风廉政建设还没有像后来那样紧抓,临到年底,那些身居高位,或者手握实权的人,每到晚上,总是分身乏术,一晚上总要赴好几个局。

    省商集团的张副总在奔赴下一个应酬的时候,座车经过东方花园酒店,看到上面挂着的横幅,“热烈庆祝99年度有佳便利供应商大会隆重举行,”

    有佳?他吩咐了坐在副驾的秘书一句,“找到他们与会人员的名单,另外通知采购部,让他们明天把我们供应商大会的参会人员名单交上来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