省商总部,张副总拍了桌子,他把打听来的有佳参会名单,和采购部提交的省商供应商大会名单往桌上一丢,责问面前采购部的负责人,“你看看,小小的有佳,他们开会,来参加的都是什么级别的人物,我们呢,有几个公司老总要来?”

    国内好多国有公司喜欢开会,喜欢开大会,这不仅仅是满足企业负责人的虚荣,这样的大会,其实也是他们工作成绩的一种体现,比如,要是他们的年终会议上,能来几个世界五百强公司的外籍高管,这绝对也算是一项政绩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好多公司的老总,前几年都来过,”采购部精瘦的负责人找了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来过又怎么样?刚出来的数字,有佳去年的销售,不到一亿两千万,我们的销售额,是它的几倍吧,为什么有佳的年会,那么多公司派老总级别的人与会,却对我们的年会这么不在乎,问题出在哪里?”张副总狠狠的盯着他,“我看就是因为你们工作不到位。”

    被骂的一头包的采购部负责人心里暗骂,还老总呢,只看销售额有用吗?

    去年我们的增长是多少,还低于gdp的增长,而有佳呢,就看他们惊人的增长率,那些公司就巴不得一个个的上门跪舔。

    就和电视里的那句广告一样,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,有佳这样打着滚往上翻的增长率,就表明了它的潜力。

    一个是好像已经过了巅峰期,正在走下坡路,一个刚成立不到两年,朝气蓬勃,未来充满无限可能。预计到明年,有佳的销售就会轻轻松松的追上省商,甚至是超过,也怪不得有佳开会,那些供应商都派出了高规格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不得不说,有佳是全部现款。而省商总想着压款,不论是那些国际知名品牌还是国内的新牌子,谁家愿意结算周期为一个季度?

    和有佳打交道,各种费用也少啊,有佳的采购部,有专门负责合作协议洽谈的小组,有根据系统得出的销售数据,确定各供应商订单的计划小组,那些直接和厂家打交道的员工。其实并没有多大权利,厂家贿赂他也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另外,各供应商的业务员,平时想见到采购部之外其它部门的高管都难,想送礼都找不到门。

    哪像省商,听说有的供应商从采购部的具体经办人公关起,工作一直做到了总经理身边,哪有和有佳打交道。只要产品合格,价格合理。供应及时,就可以拿到订单那么简单舒爽!

    采购部负责人心里腹诽着,面上还是非常谦恭的接受了张副总的批评,“最近我们是对这一块的工作不够重视,我马上回去加强,一定拿出一份让您满意的名单来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让我满意。是让公司满意,来参会的人,一定要和我们公司相称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一定让公司满意。”张副总怎么说,他就怎么答。没办法,在国企,让领导满意比做出业绩更重要。

    接下来挨训的,是省商市场部的部长,金翎的接班人,一个听说也有些背景,也持有北美一家不知名大学凭的年轻人作陪。

    张副总又拍了桌子,把特意翻出来的佳美去年的工作总结丢在桌上,“人家一个小小的私企,短短一年多的时间,分店开出了近四百家,覆盖五省一市,我们呢,抽调了那么多精干,到现在为止,还在省城里兜圈子,总共只开出了四十多家分店,这就是你们这一年的工作成绩?说出去,是你们脸上有光,还是我脸上有光?”

    佳美老总仗着有些背景,说,“我们作风更稳健,基础更牢固,到我们发力的时候,很容易就会把有佳甩在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作风确实稳健,稳健到平均一个月只开家分店,我们的基础也确实牢靠,有佳一个店定员最多两人,我们至少得个人,至于你说的发力,我问你,什么时候开始发力,我也不要求你们全面超越有佳,我只问你,就在省内,你什么时候能够把有佳甩在身后?”

    那两个嗫嗫着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泛泛而谈可以,当着领导的面夸海口,这是大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终于轮到了石路和江总与以金翎为首的有佳团队洽谈,金翎和江总其实并不参与具体的谈判工作,他们到场,只是表示对双方合作的重视而已。

    江总高屋建瓴的对金翎说,“金总,针对大众市场,今年我们公司推出了几种新品,效果更好,最重要的是,它们肯定能为贵公司带来更多的利润,所以,我希望,能在去年份额的基础上,适当的提高我们公司产品的采购量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是站在有佳立场上说的。

    “我原则上同意,不过,既然是新品,那促销力度肯定要加大,采购量大,我们希望价格也能更实惠,”金翎圆滑的回答了江总的提议。

    知名的国际日化品牌,在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下,它们的市场占有率本来就在逐年提高,提高它们的份额本来就是顺应之举。

    两位老总交待了大概的范围,悠闲的到窗边茶叙,具体怎么落实,当然落在石路有佳和这边的人小组头上。

    石路和有佳的位员工围在圆桌旁,逐条逐款,逐个数据的敲定,经常为了一个点争执好长时间,不要小看这一个点,不管是采购价折扣少一个点,或者是促销费用多一个点,乘以不小的采购基数,都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有佳这边麻烦到金翎的时候少,因为洽谈小组谈了不止一家日化公司,对他们的底线心里有数,石路那边要麻烦到江总的时候多,因为他本身的权利有限,有些让步需要上级授权,这也是公司派江总过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不出他所料,有佳的大多数要求,江总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对个,石路本来就压力大,而且他还心挂两头的,经常要看着江总和金翎那边,拜托,可千万不要在江总面前提起昨天下午的事。

    最后达成的意向性协议,双方都很满意,有佳同意采购他们公司更多的日化产品,石路他们也同意给有佳最优惠的条件,总之,这是一个能为双方创造更大效益的双赢式协议。

    但是,石路敏锐的发现,一出会议室的门,江总脸上的笑马上消失不见,他马上有了不好的预感,果然,江总冷冰冰的说,“跟我回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江总,我……,”石路准备主动对托腮坐在茶几边的江总交待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说了,回去之后就准备交接,有佳的业务,你以后不用负责,我会让销售部对你的工作进行调整,国家不是提出西部大开发吗,春节后,你就去西部吧。”

    江总看也不看他,说出的话,却印证了他的预测,金翎果然在江总面前提起了昨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江总,我其实并没有做什么,”石路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回去写这一次的会议总结吧,”江总摆摆手,不想听石路的辩解。

    当刚才金翎轻描淡写的提出昨天发生的事的时候,面对任何场合,任何人都能侃侃而谈的江总却一时词穷,好多年没有那么尴尬过,对方是个女性,他不相信她会在这样的问题上无生有。

    虽然金翎强调,那并没有什么,但江总怎么可能把他非常看重的这一单业务,还交给石路来负责?

    “江总,我那真是一时冲动,再说,你也知道,我还是单身,”石路真不愿意把自己辛苦巩固下来的大客户白白交给其它人。

    “要我送你出去吗?”江总终于正眼看他,然而那眼神,比外面的寒冬还要冷几分。

    关上客房们,石路一下颓废下来,他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,昨天怎么就猪油蒙了心呢?怎么就那么冲动呢?有佳可是又那么大的单子啊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这个整个集团里的好多人都围着这一次会议转的时候,冯一平却带着黄静萍悠闲的在外面逛街,这也是老板的特权之一,他只负责定目标就行。

    他们主要是采购过年要带回去的礼物,其实,买的东西并不多,他们更享受的是这个过程,今年下半年,冯一平又要完成沉重的学业,又有好多时间去公司坐班,这样悠闲的时候真不多。

    在一家咖啡厅里歇脚的时候,黄静萍突然说,“我想去看看那个女孩子,张彦是吧,”

    冯一平喷出了刚入口的咖啡……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