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看看你,”黄静萍递给他一张纸巾,“紧张什么,真就只是去看看,没其它的意思。↖,”

    真没其它的意思吗?那又何必去看看,这个话题现在的冯一平真的不想提。

    “静萍,我跟你说的话,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意思,和她没有关系,她也不清楚我的想法。”冯一平按着她的手,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我只是想,既然她是你肯定都放不下的人,那我们早建立联系比迟建立联系要好,你说呢?你不是想办一家幼儿园吗,张彦和我一样,也是读师范。当然,我个人肯定也很想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说这话的时候,没有看着冯一平,而是看着一束刚好照在桌上的光柱,可以清晰的看到,光柱里有非常细微的颗粒在翻腾。

    冯一平极尴尬,这是他和黄静萍之间,唯一一个不好提起的话题,不过,怎么说呢,由黄静萍主动提起,比冯一平自己提要好,而且,他知道,黄静萍说的这些,都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况且,她真的想去见,冯一平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如果不是我抛下工作来到你身边,估计我们在初之后,就会相忘于江湖吧,我知道你是这么安排的,我也知道你那么安排,就是为了不出现后来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我现在很幸福,和你在一起,也见过了你的家人,但我想,如果我没有断了自己的后路,来到你身边,把我变成你的责任,那将来和你一起做这些事的,应该是她吧!

    所以,我现在有多幸福。就有多不安,我抢了太多原属于她的东西,更重要的,我不想让你留下一丝半点的缺憾,和你在一起,我觉得很圆满。很满足,我希望你也能这样,你就把我想做的这些事当作是补救吧。”黄静萍也按着他的手,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顾不得其它的,他挤到黄静萍旁边坐下,拉着她的手,“不是你的原因,都是因为我,你是我的初恋。是我的初吻,也是我的**,现在能和你在一起,我也很幸福满足,很感恩。

    初毕业之后,我是有那样的打算,但是,做出那样的决定。我的心其实也是痛的,不是你把自己变成了我的责任。才让我不得不接受你,其实,我也是打心底里想对你负责的。

    总之,都怪我,怪我太贪心,怪我没有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他这些话。说的有些语无伦次,他不想黄静萍有愧疚感,一丁点都不想,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,最大的责任。不管怎么说,当然在他身上,他必须要扛过来。

    冯一平知道,黄静萍的整个身心,都系在自己身上,黄静萍不想他又一丝半点的缺憾,他又何尝不是如此!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周围这么多人,”黄静萍听他连**都说了出来,有些羞恼,轻轻打了他一下,“好啦,我也知道你的心思,你真的不要多想,我就是想去看看她,好吗?”

    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是带着笑的。

    她当然感觉得到冯一平的紧张,她当然也明白冯一平说这些话的意思,她当然也知道冯一平对自己的紧张和在乎,从平常冯一平和自己在一起时的满足和放松就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主要是,从下半年那一次波折后到现在,她也想通了好多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”冯一平干脆的答应下来,不管以后如何发展,她们迟早总要见面的。

    “那走吧,我们去买礼物,你说给她带什么好?算了,我还是自己想吧。”黄静萍拉着冯一平去结账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让高屹铭从香港带来的那些化妆品和首饰,是一式两份的吧!”走出温暖的咖啡馆大门,黄静萍冷的朝他身上靠了靠。

    冯一平顿时明白,自己的那些小动作,原来都没有瞒过枕边人。

    “你看,你又紧张什么,我能理解,是不是如果我留在分配的学校教书,你也会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郑佳怡今天开车回了市里的家,妈妈当然不在,爸爸也没下班,那些不认识的叔叔阿姨们,现在也没上门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冰箱,里面的菜还不少,就估摸着时间,蒸好了饭,做了色炒虾仁,香葱豆腐,番茄牛肉,腊肉炒菜薹,瘦肉猪肝汤,标准的四菜一汤,刚好赶在爸爸下班之前做好。

    大学的生活,对她来说,是一个全方面的提高,抛开学识方面的不讲,两年的大学生活,让她从一个傲娇的小公主,变成了一个接地气的正常姑娘。

    郑博赡踩着点下班,谢绝了同事们去吃火锅的邀请,因为身份的关系,他很少参加同事的聚餐,不说饭桌上那可能的各种请托,另外主要的是,他是一个市长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市长的女人,可以神采飞扬的去赴各种局,席间用略带自豪的语气说,我家那位如何如何的,可他作为一个尺男儿,总不好到处傲娇的说,我那婆娘,如何如何厉害之类的话吧。

    在门前,他意外的看到了女儿的车,哟,今天是什么日子,她居然回来了?

    在家的郑佳怡已经听到车响,郑博赡打开门,她早在门后等着,“爸,回来啦!”郑佳怡乖巧的接过老爸手里的公包。

    “这么香?难道我女儿已经做好了饭?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爸,你看,刚做好的,我围裙才刚脱下来呢,不错吧,算不算色香味俱全?”她把爸爸拉倒桌前。

    “恩,是不错,有我的几分真传,我给你妈打电话,这么难得的时候,当然不能少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别打了,肯定回不来的。”其实,今天呢,郑佳怡也不希望妈妈在场。

    “老方,我们的小公主难得的在家做好了饭,你要不要回来?哦,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你妈午回不来,不过,她说了,一定要给她留下一些,她晚上吃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让郑佳怡有些不好意思,确实,到上大学之前,她在家里好像连碗都没洗过一次。

    真拿着碟子每样都留了一点,大午的,郑博赡破例喝起了小酒,抿一口小酒,吃一口女儿做的菜,非常惬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着爸爸幸福的模样,郑佳怡也很踌躇,可是,都已经答应了冯一平,于是,趁爸爸酒至半酣的时候,她还是问了出来,“爸爸,我们家有多少钱?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