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开完这边的几个会就回去,估计最早要到农历二十六,要是等不及,你就先回老家,”这一次,换成冯一平趴在车窗上对黄静萍叮嘱着。

    她这次回家,开的是洪浩然的那辆世纪,洪浩然自己则开新买的商务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记得给我打电话,好了,我和张彦约好午见,再不走会迟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路上小心,”冯一平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就是和她见个面,你不要多想,”黄静萍伸出一只手,在他脸上轻轻摸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着车远去,冯一平说不担心,那是假的,不过也没办法,两天的供应商会议圆满结束,黄静萍就说要回去,也该早点回去,她这也大半年没见到家里人,而冯一平,得等到农历二十五开完员工大会之后才能回家。

    当然,回镇里之前,她还有一项行程,那就是去见张彦,可冯一平觉得,她主要就是为了早点见到张彦,才决定这时候回去。

    “妈,我走了,午可能不回来吃饭,”打扮停当的张彦对在厨房里忙活的妈妈打了声招呼,说是打扮,其实也是平常的装扮,只不过手上戴上了冯一平去年给她寄的一只手镯,脖子上围着也是他送的一条丝巾。

    “你昨天晚上电视看到几点,看看你的眼睛下面,那么大的黑眼圈。”她妈妈拿着水瓢站在厨房门口问。

    “就一次,以后不会了,”张彦顺着妈妈的意思,这对黑眼圈,可不是睡得晚落下的。

    “不骑车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太冷了,我坐车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快点走吧,等下张弘那个跟屁虫知道了,又会吵着要跟你去,”

    一到寒暑假,央台就会雷打不动的放西游记。张弘这会正窝在房间里看。

    张彦听了,连话也不说,对着妈妈打了个手势,就快步朝外走,今天她和妈妈说是去见同学,可不能让弟弟跟着。

    坐车其实也挺方便,公路边,她们乡到县城的巴车,十几分钟就会有一趟。招手即停,就是这个时节,外出打工回来的多,乡里去县城办年货的也多,有点挤就是。

    果然,巴车上挤得满满的,斜背着一个挎包的售票员打开车门,对里面的喊着。“都朝里走几脚,”

    拉着吊环或者扶着座椅站着的乡亲。有些不耐烦的啰嗦几句,“还要上啊,挤得脚都没地方放,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门口这,还是让出了一块地方来。张彦拿出准备好的一块五递给售票员,“百货大楼那停一下。”

    车里是很挤,不过也没关系,爸爸说了,等明年她毕业了参加工作。全家搬到省城里以后,也会买一辆面包车。

    腊月的县城,很热闹,那些放假了又不愿意呆在家里的学生,五成伙,也在街上晃荡,看着那些衣着光鲜,在外打工回来的年轻人,也是他们了解外面世界的一种方式。

    卢鹏程也在其,跟着班上的几个同学,靠着在一家礼品店门口的灯柱站着,他们主要观察的是街上来往的那些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哎,那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旁边的同学碰了碰他的肩膀,示意他去看一个正走过来的女孩子,虽然留着和男孩子一样的短发,不过坯子不错,看起来也挺赏心悦目,“不错,至少得八十分以上。”

    不过呢,在街上没有在学校里放得开,在学校里,他们可以对着女生吹口哨,在街上可不行。

    听说前些天,就有一个高的二货,不知轻重的对着路过的一个漂亮女孩子吹口哨,结果,被两个大汉按着胖揍了一顿,其一个是女孩子的哥哥,一个是她男朋友。

    卢鹏程眼角的余光看到张彦他们乡那蓝色的巴车停在百货大楼路口,就瞄了一眼,哟,没想到,第一个下来的,就是张彦,这可真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他顾不上旁边的那些狐朋狗友,笑着小跑过去,“张彦!”

    “卢鹏程,出来玩啊,”张彦正准备进百货大楼旁边的糕点店,这儿是县城比较时髦的地方,主营各种西式糕点,还有十几张小桌子,那些谈恋爱的同学,最喜欢来这,点一小块蛋糕,来一杯牛奶或者果汁,在桌子下面拉着小手,听着音乐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上来有事?”

    “是,约了个朋友。”张彦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,推开门,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对这个自己美术老师的儿子,已经锲而不舍的给自己写了五封情书的校友,张彦其实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,一个人的心可以很大,大到放下整个世界,也可以很小,小到只能容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约了个朋友?卢鹏程一听这话就上了心,什么朋友?不行,得搞清楚。他对着跟过来的那几个同学一招手,几个人也都走进小店,要了一些杂杂八的点心,在离张彦不远的位子坐下来。

    卢鹏程觉得,张彦今天好像有点不在状态的样子,点了一杯热豆浆,却不像是用来喝的,倒像是用来玩的,双眼看着窗外,两手把那封着口的塑料杯子转来转去,都有豆浆沿着吸管滴出来,她也毫无察觉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多小时,卢鹏程他们点的那一大堆东西都吃完了,张彦还是保持着那个状态,“哎,你坐过去好咯。”

    同学们都是知道他的那点事的,吃完了东西,坐不住,都想看点热闹,“别闹,再等等看,再去帮我拿杯玉米汁过来,”他从皮夹里拿出两张十块的票子,有得吃就好,那几个家伙又去骚扰柜台里面的那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黄静萍这一路,其实也不平静,心里可谓五味杂陈,有些期待,有些激动,当然,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。

    从初,她主动走进冯一平起,她就敏锐的察觉到,他心里一定有一个人,直到后来亲耳听到他从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去年十月份会省里考试的时候,她就想来见见他心这个一定放不下的女孩子,她当时原本是满腔的愤懑,但是,在市里住了一夜,想了一夜之后,她突然觉得,如果那个女孩子知道了实情,怕是比她更愤懑吧,她突然就没有了去见那个女孩子的勇气,后来冯一平跟着追过来,见面的想法也就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有些事,迟早总是要面对,和冯一平真正幸福的生活了几个月之后,她觉得,这事既然不会自动消散,那还是积极面对吧,首先得知道那个女孩子是什么样的人,万一一平看走眼了呢?

    当然,这里面肯定有她不服气的成份,不过,她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过了县城前的大桥,就算正式进入了县城,黄静萍心里却有些忐忑,那感觉,就像是小去见正室一样,可是,我才是一平正牌的女朋友好不好!

    她在邮政储蓄门前停下车,深吸了几口气,拨通了张彦的电话,“张彦,我已经到了县城,你说的那个地方具体在哪?百货大楼是吧,好的,不用,你不用来接,我找得到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问路,径直朝前开,朝心区开,她们这的县城,格局都差不多,百货大楼一定在最热闹,最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果然,在县城最心的十字路口那,她看到了对面的百货大楼。

    卢鹏程看到张彦接了一个电话,就站起来朝外走,这是要来了吗?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外面。

    张彦拿着手机走到门口,心里也挺五味杂陈的,这个给自己打电话的女孩子,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不过,既然冯一平说是他女朋友,那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吧。

    张彦用比刚才卢鹏程他们还犀利的目光看着左右走来的女孩子,猜度着,会是哪一个呢?不过,好像都不太像,经过的这些,她自诩不会比她们差。

    这时,她听到关车门的声音,下意识的抬头一看,对面路边,一辆很漂亮的车刚停下来,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女孩子正在关车门,身上还挂着一个包,脖子上,也系着一条丝巾,张彦一看就知道,这肯定是那个叫黄静萍的!

    黄静萍刚才在车里,看到那个站在西点屋门口,眼里带着点倔犟的女孩子,第一时间就确定,这一定是那个女孩子!

    卢鹏程只看着张彦,旁边的同学碰了碰他,“哎,看对面那车,看那个女孩子,都贼漂亮!”

    卢鹏程一看,还真是,而且那个漂亮的女孩子,正笑着朝这边走来,好像是要到这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张彦也迎了上去,原来等的就是她啊!他放下心里,又突然觉得,这一刻的张彦,比任何时候站的都直,看那背影,好像是积蓄着力量准备上战场一样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看起来,这两个人好像也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,那个女孩子是谁呢?也没听说张彦家还有这样的亲戚啊!

    她们两个,面对面的说了几句,然后挽着手朝店里走来,两个人脸上都带着笑,很和谐很投缘的样子,可是,虽然迟钝,卢鹏程好像也看得出来,那两个女孩子看彼此的眼神,好奇里都带着考究,谈笑间,却又隐隐有火光四溅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