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两个人都心情复杂,但是,不动声色的审视过后,虽然有些小火花,气氛却还算融洽,没有互相敌视,没办法,她们俩的性格其实有些相像,好像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喝点什么?还有这些糕点,不好意思啊,县里就这个地方稍微休闲点。”张彦把黄静萍带到柜台那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很好了,我们镇上,别说其它的,连个面包房都没有,要是去我们县城,我得坐近两个小时的车。”虽然张彦有些不适应,黄静萍还是笑着挽着张彦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一杯热牛奶,看哪些好吃,你帮我点吧,”

    感受到黄静萍身上的温软,张彦帮她点了一小块巧克力蛋糕,还有一小块奶油的,其实这两种是不是不是最好吃的她也不确定,但她却不假思索的点了出来,或许潜意识里,她希望黄静萍能更胖点?

    至于她自己,则只要了一份戚风蛋糕卷。

    “小年过后,一平还要开会,怕是到二十八的才会回家,所以今天,就我一个人来看你。”一坐下来,黄静萍就向张彦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爸也说,小年后才开员工大会,要到二十六才能回家。”张彦把那杯她一直当玩具的豆浆端起来吸了一口,喔,冰凉的。

    她一伸手,黄静萍就看到了她手上爱马仕的手镯,跟自己的同款,只是颜色不一样,再看她脖子上的丝巾,同样也是爱马仕的,当然,花纹和自己的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你爸爸也在装饰公司上班,听一平说,现在也是工程部的主管,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也就是管着几只工程队,他自己也一直在现场做,赚钱是比在家里时多一些。也更辛苦,他说一个人月都难得休息两天,现在又在忙着给酒店装修,更是要加班加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,装饰公司是忙,生意一直很好,你爸他们这些坚力量,肯定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我爸啊,就是镇里的一个小办事员。工作了十几年,还是连个头衔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好像有些冷场,黄静萍毕竟比张彦要大四岁,经历的事也多一些,用小叉子叉了一块张彦的戚风卷,“你这个也不错,尝尝我的。”她把她的那两份朝张彦面前推了推。

    老实说,张彦个人是比较喜欢吃奶油的。虽然这两年控制的很好,但是刚才不由自主的点了两款高热量的以后,其实也有点小内疚,这时就叉了大大的一块奶油蛋糕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读的也是师范,是初等教育专业。你呢,是什么专业?”

    哦,张彦这是第一次知道黄静萍也是师范毕业,“我是美术教育专业,”

    “那真挺好。比我的强,你要是学的好,还可以到美院深造,”

    “哪里呀,我们现在也就是入门而已,我又没什么天赋,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太谦虚了,一平还说,准备办一个幼儿园,我想到时我们都可以在里面工作,”黄静萍说完这话,认真的看着张彦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我,”张彦本来想说冯一平去首都前也跟她说了,让她去便利店,然后也调到首都去,不过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,“我爸说,等明年毕业后,让我去便利店或者酒店去工作,他已经打好了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这其实也不错,说实话,整天和小孩子打交道,其实也不轻松,”黄静萍看出了张彦有些话没说完。

    “啧啧,你看,真漂亮!”卢鹏程的同学轻声说。

    陆鹏程一直在关注着窗边的那两个女孩子,说实话,和张彦在一起的这个,比张彦高,好像也要漂亮点,打扮也比她时髦,前面比她突,后面比她翘,不过,他的眼里还是只有张彦,清纯,娴静,还带点小迷糊,这是这个时候“萌”这个词还没有大火起来,不然,他还会用一个词来形容张彦,萌萌哒。

    “哎,那边一桌的几个男孩子,你认识吗?他们一直看着这边。”黄静萍低声说。

    “哦,都是我的校友,其一个,是我美术老师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错的话,那一个肯定在追你吧!”

    “他们啊,”张彦摇了摇头,不做评价,当然,有这个摇头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综合从接触到现在的情况看,一平说那些只是他自己的想法,张彦并不知情,现在看来,明显不是这么回事,黄静萍想。

    不过呢,这个女孩子,乍一看,也是扔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,但是,和她接触以后,就会忍不住心生亲近,岁看老,这个女孩子,一看也是那种集了我们传统的那些优良美德的一个女孩子,长大了一定是个宜家宜室的好媳妇。

    但不是自夸,这些特点,黄静萍认为自己身上也有,那张彦身上究竟有什么地方让一平这么执着呢?一边聊着学校里的事,黄静萍一边琢磨着,可是,她真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也许,就是没什么理由吧,她想。

    这个其实才是理由,有些人寻寻觅觅,历尽波折,才终于找到一个对象成家,但是,对于自己的另一半,是不是就真的是自己的真爱最爱,其实并不是很确定。

    但是,两个人第一次见面,就一见钟情,其实用一见钟情并不准确,头一次一见面,就像真的有转世轮回这样的事一样,连话都没说一句,只对上一眼,两个人就明白这是冥冥之老天给你安排的另一半,那这样的事情,是没办法用理由说的清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好多人经常说的,缘,妙不可言吧!

    冯一平,让她们两个之间有些微妙,但是,冯一平也是她们之间的桥梁,两个人聊的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熟稔,“你看,你要用的,一平都给你寄了,我也不知道给你带点什么好,昨天就在商场看到这些,我觉得挺不错,买了不少,我们一起分分吧,”

    黄静萍把自己昨天买的那一袋子东西拿出来,坐到张彦那边,“哇,这么多款式啊,”两个女孩子头挨着头,肩并肩的在里面挑自己喜欢的,不过,她们很有默契,没有出现因为喜欢同一件而争执不下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看着她们两个对着那一袋子不值几个钱的东西,兴高采烈的你挑我拣,花了近半个小时才瓜分干净,卢鹏程也同样很不解,她们是把那些当玩具吗?不然哪用得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到正午,“县里也没有几处上档次的吃饭的地方,就车站旁边有一家鱼头豆腐很不错,我们去吃点吧!”

    “吃了这么两大块蛋糕,比吃两碗饭还要饱,现在我真吃不下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差不多,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家吧,”

    “我和住在县委招待所旁边的一个同学约好了,下午去她家玩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这就走了,以后多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就走吗?”张彦觉得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“我也大半年没见到家里人,他们一直催我早点回去,一平就从软件公司借了这辆车,哦,我建议你最好现在就把驾照考下来,你明年毕业,还有一年多的时间,足够了,不然不管是在省城考驾照,还是去首都考驾照,都没老家方便。”黄静萍对着送她到车边的张彦说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想过,我们学校有几个已经去驾校报了名。”

    “那,再见,认识你很高兴!”黄静萍轻轻的抱了一下比自己矮点的张彦。

    张彦有些不适应,僵直的站在那里,末了才轻轻回应了一下,在黄静萍的背上拍了拍。

    卢鹏程他们也跟着出来,看到她们道别,看着张彦对那辆车挥手,等车消失在视线的时候,他又发觉,张彦的背影,好像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“张彦,”他迎了上去,张彦却看也不看他一眼,和他擦肩而过,慢慢的朝车站走,只是那背影,又越走越坚定。

    冯一平整个上午哪也没去,就呆在家里,却一直心神不宁,有些魂不守舍,电视声音开的很大,但他一点也看不进去。

    午,冯玉萱回来做好了饭,他也没心思吃,“怎么了,女朋友不在,就连饭都吃不下了吗?”冯玉萱笑他。

    他现在连还击的心思都没有,一心想着,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呢?她们怎么也不打电话过来呢?

    一边味同嚼蜡的吃着饭,一边盯着放在桌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好在只吃了几口,手机就收到了短信,打开一看,是两条,是她们两个前后脚发过来的,连内容竟然都出奇的一致,“她挺好的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