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这两条短信让他很安心,但是这样的说法,很有新闻联播的风格,类似从领导到老百姓,从环境污染到经济走势,都挺好!所以这两条短信,不能让他放心。△,

    “姐,我吃完了!”他一口气塞完碗里的饭。

    “哎哎,还吃一碗啊,我煮那么多饭,炒这好几个菜,”冯玉萱坐在那儿喊。

    黄静萍的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,“我就知道你会打来,我刚刚在找地方停车,”她那边传来车声、人声和河边冷风的呼啸声,从她的语调来看,挺轻松的。

    冯一平一再强调,一手接电话一手握方向盘就是找死,真死了倒没什么,就怕人活着,但破相了。

    而这两条,没一条是黄静萍能接受的,所以她自觉的很,开车的时候绝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回家?午饭吃了吗?”冯一平不好直接问见面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,都挺好的,没有一见面就打架,你把心放肚子里吧!”黄静萍当然知道他这么急着打电话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我哪会担心那个,你我还不了解吗?”冯一平讪笑着,“就是你们说的都太外交辞令了,所以我才想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她说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内容和你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”电话那头黄静萍轻笑了起来,“这不挺好的,就是友好平静的见了个面,”

    得,这就更是新闻联播的风格,类似于在亲切友好的气氛,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热点问题交换了看法,取得了多项共识。

    当然。冯一平也明白,具体的,她们估计都不会说,不过,黄静萍现在还能笑出来,那就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那行。路上开车小心点,到家了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之后再拨张彦的电话,却不太顺利,四十多分钟内,打了次,发了一条短信,她都不接不回,也许是她有事在忙?冯一平自己宽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弟,你下午去哪?”冯玉萱过来敲门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有佳吧。”那儿集的人和事都多。

    其实到年底的时候,要用得上他的地方不多,都是处理一些总结性的工作以及工资和福利的发放,原来很多要他签字的件,他都已经授权给金翎。

    他今天过来,就是帮着金翎分担一些,她是真的很忙,这边二十五的员工大会结束后。她连聚餐都不能参加,又要连夜赶回首都。在放假前,她这个具体负责人总要露一面。

    “这些给你,”金翎快刀斩乱麻的从桌上分了些给冯一平,“回来这几天,我只跟我爸吃了一餐午饭,他都说我比他还忙。”

    金翎嘴里抱怨着。不过精神状态挺好,这就是一个工作狂的女强人。

    “你当然比他忙,金主任只管着一个省内的一些事,你呢,管着五个省。一个直辖市,还有一个特别行政区的事呢,”

    金翎摇摇头,在不熟的人面前,冯一平不太说话,但在熟人面前,他比女孩子还伶牙俐齿。

    办公室隔音效果不是很好,能清楚的感受到外面热烈的气氛,这种气氛,冯一平也很熟悉,在公司临近放假,而奖金有没有发下来的时候,再消极怠工的人,这时都会积极起来,这就像是最后的冲刺,完成这段冲刺后,一个假期就等在眼前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在假期之前,还有奖金呢!所以不管是打电话还是和同事交流,他们现在都用着很欢快的语调,这种气氛,特别能感染人。

    “喝口水,”金翎自己泡咖啡,不忘给冯一平的杯子里续水,她也一样,在不熟的人面前,有点像冰山,在熟人面前,其实是个挺正常的姑娘,细心的很。

    冯一平刚想开两句玩笑,手机又有来电,是一个陌生号码,“你好,”

    那边传来一阵有些熟悉的笑声,“一平,听得出来我是谁吗?”

    声音是有些熟,但是冯一平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是谁,“你是……,”

    “我是林慧,”那边也没让他再猜。

    “林慧啊,你好你好!好几年不见,家里挺好的吧?”

    他和林慧,还真是久违了,初毕业之后到现在,已经过去快五年,间听到过她的一些消息,但一直没有见过面,冯一平高的时候,林慧就结婚了,按说,她现在都应该有小孩了吧。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当然,肯定比不上你,”电话里,林慧的笑声听起来比以往更淳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哪里啊,”原来的熟人之间聊起这些话题,并不轻松,说的不好,就会让人觉得你一朝得志便目无人,忘本,“都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,我只是看起来风光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还是这么谦虚,对了,我和我老公现在在省城,想见见你,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方便,必须方便,”只冲他管林开明叫姨父,就是再忙,冯一平也必须抽出时间来。

    “真的,那我们过来找你吧,你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冯一平等在写字楼下,看到一辆白色的两厢富康开过来,穿着一件红色大衣的林慧和一个带着黑边眼睛的男子从车里下来,那个,想必就是她老公。

    看到冯一平在楼下等着,林慧很高兴,“几年不见,你怎么长的这么高?还出落的这么帅气!对了,这是我老公,汪成林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一平,一直听林慧说起你,这么年轻,就做出这么大的事业,真不简单!”汪成林向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和林慧相比,汪成林要内敛的多,可能和他从事的会计职业有关吧,看起来是个不善言辞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好,“冯一平握住他的手,“说起来都是自己人,要不我们就别站这客套了,上楼好吧,”

    “好,还没有参观过你的公司呢!”

    “一平,你也太省了吧,”见到公司里那么拥挤,林慧感叹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呵呵,能省一点是一点,我一向反对花大价钱租写字楼,不过,等到下半年就好了。”下半年,好些部门,可以移到酒店办公。

    林慧看着办公室里繁忙的场面,知道冯一平也不清闲,在那个小小的会客室里聊了十来分钟近况,就开门见山的跟冯一平说出了来意。

    “一平,是这样的,我老公一直在南边,工作倒还不错,收入也可以,只是他爸妈年纪渐渐大了,也不好离家太远,所以我们准备回来,但是回来后,想找和那边一样收入的工作很难,所以,我们就想自己做点事,我们有个想法,你说吧成林”

    “我是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,想请一平你帮忙把把关,”汪成林话说的很谦逊。

    “真别这么说,我懂的肯定没你多,不过,你的想法可以说出来我们交流一下,”冯一平原本以为林慧是想汪成林来这谋个工作,现在看来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一平你也知道,现在注册公司的越来越多,结果好些人花上一两个月时间,还是没办下来,所以代理注册公司就应运而生,而且生意都不错,回来后,我在市里转了一圈,发现代理公司有,但只有几家,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,”

    林慧接下去说,“我们今天来,一个是真想让你帮我们把把关,另外就是,如果你觉得这个主意不错,我们的资金不太足,你知道,帮人注册,需要垫资,我们算了一下,至少要五十万才能周转起来,除掉将来开公司的各项支出,我们手头上只有不到二十万,这还是要把房子抵押出去才能凑起来的,所以想找你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这还真是个难题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