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姐,明天带我去县里玩吧,”终于送走了上门问东问西的最后一位邻居,一家人终于可以安静的坐下来吃饭,黄沁萍眼巴巴的看着姐姐说。△↗,

    “别吃了,我再回锅热一下吧,”黄静萍妈妈尝了一筷子豆腐,都凉透了。

    黄静萍没有坐专车,而是自己开着一辆好车回家,马上就引起了一阵小轰动,这年月,在他们这小镇上,轿车还是个稀罕物件,除了面包车,镇上就有几辆没屁股的夏利,一个长年做铁砂生意的,买的那辆捷达算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从黄静萍开车回来到现在,家里一直人来人往的,就晚上他们吃饭的这会功夫,前后来了四拨人,这么一折腾,饭菜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县里干什么?”黄承把冰冷的酒递给老婆,“也帮着再温一下,”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就是去看看呗,长这么大,就在这么屁大点的地方转圈,”黄黄沁萍咬着筷子头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话的?”她妈妈在她背上来了一下,“你现在也是个大姑娘,说话还这么不讲究?”

    “是,我错了母亲大人,以后我会注意的,”黄沁萍对着姐姐眨了眨眼,一本正经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啊你啊,”她妈妈哭笑不得的指着她,“你看看你,不管是说话还是坐相,还有个女孩子的样吗?你就是个野小子,好好跟你姐学学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学吗?等我到了姐姐的年纪,我肯定也会跟她一样的,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老妈。”

    等到热腾腾的饭菜再一次上桌,一家人终于可以安心的吃饭,黄沁萍的心思依然不在饭上,还是缠着黄静萍。“明天就带我去县城吧,好不好嘛姐姐!”

    “行,带你去,不过可说好了,一定要早起,不然等到街上的摊子摆出来。走都走不动,”黄静萍笑着说,这应该是妹妹在她面前最乖,最听话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车,和他爸爸开的那一辆是一样的吗?”黄承问,他见过冯振昌的车。

    “是,都一样的,听他们说那次一共买了四辆,”

    “都是他们公司的?”

    “对。都是他们公司的,这次又一共买了十辆商务车,也是这个牌子,”

    “他都买了那么多,怎么没给你买一辆?”黄沁萍嘀咕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你姐她平时有车开,”她妈妈又训了小女儿一句。

    黄沁萍觉得有些委屈,姐姐一回来。爸妈都把心思放在姐姐头上,“有车开也不是她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说给你买一辆吗?”她妈妈顺着小女儿的意思问。

    “唉,你担心这个干什么?”黄承不耐烦的打断她,“静萍不是刚考到驾照吗,肯定有计划的,”

    “是,他知道我喜欢敞篷的。特意带我去定了一辆,不过要到正月过后才会交车。”黄静萍装作不小心,在妹妹脚上踩了一下,这个死丫头,越来越会作怪。

    她爸妈眼睛碰了一下。“果然如此,”

    “要多少钱啊?”黄沁萍很了解自己的姐姐,惹毛的前后,判若两人,现在见她有点生气,不敢造次,一边揉着脚,而且一定要让爸妈留意到,一边嬉皮笑脸的问。

    “几十万吧,”黄静萍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姐,要不你数学不好呢,二十几万也是几十万,九十几万也是几十万,都是几十万,差别大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十多万,”黄静萍轻轻的说一句,给妹妹一个晚上叫你好看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十……,”两个孩子的这些小动作,黄承都看在眼里,不过,小女儿问的,他们确实也想知道,这时听黄静萍轻描淡写的说出来,他跟着复述一下就愣住了,连筷子都掉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十多万?”她妈妈拿着汤勺的手定住了,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,声音有点颤。

    “是,裸车价就这么多,”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这些孩子,”她妈妈不知道说什么好,十多万啊,“有钱也不能这么花啊,”

    黄沁萍也愣住了,和姐姐相反,她理科很好,马上算出来,加上爸爸的工资和妈妈开的小店,现在家里一个月平均能有两千多的收入,按这样的水平,姐姐一辆车,就顶家里近十年的收入。

    “这事他爸妈知道吗?”黄承担心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他花的都是自己的钱,他爸妈一向不管的。”黄静萍细嚼慢咽的吃着饭。

    黄承松了一口气,“这样就好,不过,你妈说的也对,有多少钱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,我看啊,一平爸妈应该都是节俭的性子,可不要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定金都交了,才跟我说的。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“我当初还真没看错他,”黄承自夸,作为男人,他也佩服冯一平做的这些事。

    “对了姐,冯一平,就是你男朋友,他究竟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问这么多干什么,吃你的饭,”黄静萍抬起手,黄沁萍连忙朝妈妈那边躲,黄静萍一看,爸妈也都好奇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知道,估计他也不太清楚,各地的公司什么的加在一起,还有库存,估计要等年底各公司财务报表出来才清楚。”黄静萍说,心里又有些小骄傲,我还真知道,而且他的家底,好像连他爸妈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对,问那么多干什么,不管有钱没钱,只要他对你姐好就好,快点吃,一会又凉了。”她妈妈给小女儿碗里夹了一块鱼,“跟你姐学着点,以后也要找个这样一心一意对你好的。”

    妈妈这无心的一句话,让黄静萍有些小小的不开心,不过她马上振作起来,“我还拍了不少家里的照片,一会我们一起看看吧,”

    餐桌上铺上了一层报纸,上面都是黄静萍带回来的照片,有些是暑假他们去玩的时候拍的,有些是和王金菊在首都的时候拍的,还有不少是在清华园里拍的,家的照片,是她自己拍的,室内室外,包括后院和阳台上的布置,她都细细的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单论房子,其实并不太出奇,但是摆在别墅区里就不一样,特别是家里面的装修和摆设,让一家人啧啧称奇,黄承是喜欢那套红木的家具,她妈妈则是看着厨房爱不释手,黄沁萍则是特别喜欢沿河的那个院子,和二楼那宽大的阳台。

    她在照片里挑挑拣拣的,“姐,怎么你和姐夫的合照这么少?”这么一会,她对冯一平的称呼又改了,这一摞照片里,她总共只翻出来五张合影。

    “他啊,不大喜欢摆姿势拍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个大男人,在镜头面前摆姿势,算个什么事?”黄承说,这个他一早就相的小伙子,还真没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“爸妈,你们看,”黄沁萍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拿着一张照片给爸妈看。

    黄静萍凑过去一看,就是在报名的那天,冯一平蹲在地下给她揉脚的那一幕,让一旁的金翎拍了下来,小姑娘就对这样的事感兴趣。

    黄承看着笑了一下,现在的小年轻啊,换作他,是无论如何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些事的,男人嘛,就该有男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妈妈看到这张照片,是彻底的放了心,大女儿,是个有福气的。

    “姐,明年暑假,我也去你那玩呗,好不好?”黄沁萍现在又卖乖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只要你考年级第一,你想去哪玩,我带你去哪玩,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黄沁萍苦了脸,年级第一,好难的啊!“姐,不是谁都像姐夫一样聪明好不好,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一平爷爷奶奶都不在,只有一个外公,既然你都见过了,这两天是不是上去看看他?”她妈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好吗?”黄静萍有些迟疑,没有冯一平陪着,一个人去见他家人亲戚,她还是有些小怕,而且她只见过冯一平外公,家里的大舅二舅舅还有舅妈,她一个都没见过,想想就有些怵。

    “是该去看看,不过,还是等一平回来带着她去吧,”黄承说,而且,也该去冯一平家里看看。

    至于两方家长见面的事,他们都没提,现在冯一平还在读书呢,而且这事他们这一方也不好提,不能让别人觉得他们是上赶着的意思,还是让两个年轻人先处着吧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