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的机场大道,是单向拥堵,去的时候很通畅,回来的时候不太顺,特别是出了收费站以后的那一段,简直就是在挪,等他再到沿江大道的时候,酒店那边有不少员工沿着那座桥,一路说笑着往沿江大道上走,看来聚餐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本来就在省城的,回自己宿舍,金属制品厂的,回市里,其它县市上来的,统一安排住在怡佳,都农历二十五了,酒店并没有什么客人,刚好。

    看到开车的冯一平,不少人带着酒气和他打招呼,大多都是问一声好,虽然冯一平一直笑眯眯的,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人畜无害,但是老板就是老板,没人好亲热的过来揽着他的肩膀闲聊几句。

    人并不是都走光了,礼堂里还有不少人主动留下来收拾杯盘狼藉的残局,明天要送人回县里的大巴车,抽出来四辆,停在旁边,一会负责把金属制品厂的员工拉回去,他们都在忙着清洁厂里带来的餐桌,塆里的那十几个人当然也在其。

    便利店也有不少人留了下来,王金菊,胡珺婷这些熟人都在里面,这些女孩子帮着厨师们清理餐盘,还要回收那些空瓶子。

    经理们也都在,连老蔡都和梅义良在那边抬桌子,冯一平不想去那群爷们堆里凑热闹,他跑到女孩子那边,跟她们一起回收瓶子,身边群芳环绕,鸟语花香,那感觉,挺不错。

    还是人多力量大,一个多小时以后,礼堂里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连地面都被水冲洗了一次,只是空气里依然弥漫着宴会之后的味道。

    冯一平摘掉手套。和身边的女孩子一一握手,“新年快乐!明年见,”

    胡珺婷问了一句,“开年后你就会去首都吧,”

    “是,我还是个苦命的学生。不过,要是省里呆烦了,你也可以申请对调到北边,那边估计也有人想来我们这看一看,”

    “真的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把工作做好的前提下没问题,”冯一平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分店开到哪,就可以申请调到哪?那我也想到便利店,将来想调到川蜀去工作,”和王金菊站在一起的冯说。

    他已经通过了培训。加入了销售公司,不过冯一平有些怀疑,他真的通过了吗?看起来情商堪忧啊,怎么当着王金菊的面说这样的话?

    他果然没有好下场,脚马上被结实的踩了一下。

    老蔡刚才搬了会桌子,这时敞怀叉腰站在一圈年人,他好像特别喜欢这样热闹的场合,不知道是不服老呢。还是想抓住一点年轻或者年时光的尾巴。

    看着冯一平走过来,他笑着迎上来说。“明年,我想在深圳也办一次,”

    “可以,大家辛苦了一年,年底慰劳一次也应该的,”

    深圳家具厂是放假最早的一个公司。这是冯一平特批的,他深知从那边回家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家具这一块,我们也完全有信心在明年实现销售过亿,今年的春交会,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组织到位。”

    既然深圳的家具厂立足于外贸。广交会这样的展会当然不能错过,早几年,他们这样的民营企业想参会都没资格,当然,现在也不容易,公司做了两手准备,两个省的商务厅都有联系和公关,但都不理想,最后,冯一平只好找金翎帮忙,通过她老爸金大主任,才加入了省里的组团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你们的捷报。”

    对头一次参加的广交会,组建的外销团队也早就开始了准备工作,这些从国营和私营外贸公司挖过来的骨干,利用自己的人脉,已经联系了不少商家,发了不少资料,老蔡他们报上来了预期的成交额,在百万到五百万美金之间,对一个第一次参展的企业来说,这不是个小目标。

    “您还是早点回去吧,这边风大,”把老蔡送上车,也都有些兴奋的小舅、周新宇、徐斌他们,陪着冯一平转到湖对面。

    “这一块,我觉得,还是先搞绿化吧,辟成酒店附属的一个公园怎么样?不过呢,绿化方案要做好,这一块地,我们以后要做成高档别墅项目,所以要种一些合适的树种,将来别墅区建成,绿化树都是现成的,不用从其它地方移植。”

    徐斌问这一块地的用途时,冯一平说了自己的看法,荒在这里也不好,“也可以搞几个运动场,当然,这是我个人的看法,具体怎么做,你们自己商量着办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,房地产这一块不错,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加大在这一块的投资?”梅义良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太赞成加大这一块的投入,房地场市场是很大,回报也高,但是,从批地到拆迁,其牵扯的太多,不过呢,这一块倒是可以和滨江区商量,再拿些地过来,这个别墅区容积率一定要低,我的想法是,我们就做这一个项目,不过,一定要把她做成精品,做成典范,做成后来有钱都买不到的项目。”冯一平指着旁边的那些地对小舅说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房地产这一块很热很火,而且会热火上好长时间,但是,这一块好像也是问题高发区域,可能也就比那些煤老板稍好点吧,各种原因进去的,跑路的,跳楼的也不少,对他来说,现在赚钱的机会很多,他有些抗拒过多的沾染这一块。

    “拿这些荒地没问题,”小舅回答的很爽快,他现在和滨江区的领导们关系都不错,不然,好好的沿江大道那,开个口子新建一座桥,也不是他们这个名声不显的公司容易办到的事,而且,这儿又不是心区那些好多房地产公司都盯着的热点地块。

    “酒店运行后,要请几个正宗的英国管家,带一个团队出来,以后,我们这个别墅区的业主,一天二十四小时,都可以享受这个团队无微不至的英式管家服务。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,也是冯一平刚萌生出来的,这就是有个酒店的好处,省城其它的别墅区,能享受到这样的服务吗?肯定不可能!就是有业主花高价聘请英国管家,我们一群管家,肯定比你一个管家做的好吧。

    “说的我都想在这定一套。”周新宇笑着说,他完全不怀疑冯一平能不能做到,既然他说出来了,就一定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只盯着这,你在家里多买几套房子,相信我,将来回报绝对不错,综合来算,肯定会比开发商的回报还要高。”冯一平又一次提到了这个话题,身边的这些经理们,已经要考虑理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我们现在买一栋开发商建好的商品房,算起来会比开发商赚的更多?”小舅看来是深入考虑过房地产这一块的问题,接着问。

    这也不奇怪,装饰公司,就是和买房子的人接触的多。

    “长期来看,肯定是这样,越是地段好,越是品质好的房子,回报越高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的钱多得没地方花,让开发商把最难做的工作做好了,再把整个项目接手过来屯着,这项生意的回报率,不会低于巴菲特炒股的回报。

    房价狂飙的那几年,单交房时的价格,就比刚开盘时的价格上涨了好几成的项目并不少见,有些开发商就酸溜溜的说业主们,赚的比自己还多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还真动心了,我姆妈一直羡慕那些住小洋楼的,今年回去一定去看看那些别墅。”周新宇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很好,你有看好的项目,可以邀着大家一起去,上海的房子,升值空间很大,我也很有兴趣。”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“是,看看我们能不能组团把你看的那个项目整体吃下来。”徐斌说。

    大家都笑,在场的这个群体,只要不是特别高档的别墅,他们现在都有能力考虑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