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不用凌晨去蔬菜批发市场,冯玉萱还是和平常一样早起,爸妈不在家,只有姐弟两个人的时候,她很好的履行起家长的职责来,煎好面包和鸡蛋,温好牛奶,就砰砰的去敲冯一平的门,“起床啦,太阳晒屁股上啦!”

    这两天哪有太阳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和你一起吧,省得开两辆车回去,干妈那里,我正月再去给她拜年。”

    一想起干妈,就想起那些日子不懂事的自己,冯玉萱总有些抗拒。

    “别朝正月推,正月肯定更忙,那两年,你干妈对你还不错,你还是今天去吧,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,你跟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你干妈家,我去干什么?再说我还要和小舅一起慰问各个公司年底值班的人员,要明天才能回去。”

    那是姐姐认下的干妈,冯一平跟着去,难道也要认?拜托,自己爸妈好好的,用不着去找其它干的湿的。

    “哦,”冯玉萱有些不高兴的恩了一声,到省城之后就没去过,之前周玉芳还专程来了一趟,她年前不去一趟也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冯一平和小舅开着两辆车,把周新宇、徐斌、洪浩然、高志毅他们四家人送到机场,然后接上老蔡,一家家公司慰问那些留下来值班的人员。

    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放假,装饰公司的那栋楼要人守着,智通公司也要人维护设备,酒店工地留了六个人,怡佳酒店也要留人值守,便利店的仓库,更是要人看着。

    平时说不上话的老板带着两个副总来慰问,这些留守的员工都很高兴。更何况,他们都不是空手来的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新年快乐!”每到一处,冯一平挨个跟人握手,还给每人包了一个红包,红包里其实是按劳动法规定的倍工资。他提前让李琳准备好了,春节前嘛,就是人不回去,给家里多寄一些钱回去也不错。

    梅义良呢,给每人发了一盒礼品,东西不多,也是一份心意。

    老蔡给这些人一人发了张名片,上面留着他的手机和座机,春节期间。如果有任何突发事件,首先通知家在省城的老蔡,“大家辛苦!年十的午,我接大家到家里吃团圆饭。”

    把自己家的家具厂并入了嘉盛家具厂以后,老蔡在家里的威望反而更高,蔡磊夫妻俩不说,蔡鑫也切身感受到了这样做带来的好处,家里能够参与到更大的事业里去。当然也能得到更多的回报。

    所以老蔡的这个提议,连一向个色。嫌事多麻烦的二儿媳妇也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“一平哥哥,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?”慧慧趴在车后座上问他。

    “慧慧乖,你和爸妈先走,家里好多姐姐哥哥都在等着你呢,我明天就到。”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小舅一家肯定要回老家。至于冯一平,他还得去市里一趟。

    嘉盛金属制品厂,现在可以说是从里到外都焕然一新,厂门口装上了崭新的电动门,原来斑驳的围墙。也被简洁的铁艺栅栏替代,原有的建筑,现在只有那办公楼还在,不过,外墙也重新装修过,原来那些老旧的车间厂房,一间没留,全部拆了重建,这个几乎和共和国同龄,几度濒临破产的的老厂,在冯一平接手之后,现在又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门卫室里值班的还是那个老人家,一见冯一平,又亲自跑到门口候着,“辛苦了,新年快乐!”冯一平递上红包和礼品盒。

    他一个劲的推辞,“用不着,真用不着,现在收入比以前高那么些,这些都是我的份内事。”

    以前是国企的时候,可都没这待遇,赶来的办公室主任替冯一平解了围,“林师傅,收下吧,这是集团公司统一规定的,每个值班人员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呢,谢谢冯总!”

    “家属区还好吗?”办公室主任陪着冯一平在厂区转了一圈,他是原来的一个层竞聘上的,也算是厂里的老人,对所有的事都熟。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,特别是听说明年新的家属楼就要动工,大家都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今年千万不能出什么纰漏,春节期间,特别要注意防火。”厂里家属区的那几栋老旧的住宅楼,冯一平去了不止一次,好多过道里都塞得满满当当的,过道顶上,又是各种线路,要是失火,那可真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“丁总回家之前也强调过,公司出了件,今年燃放烟花炮竹,我们专门划出了一块地方来,让大家都集到那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安全无小事,我们一定要负起责来,就是做无用功也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接着一进家属区,冯一平就出不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兼并之前,这里还是凄风冷雨,愁云惨雾,那现在,则是惠风和畅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和以前一样,金属制品厂现在又是市里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,那些曾经丢失的集体荣誉感又被重塑起来,随着工资收入的提高,没有家庭再为生计发愁。

    冯一平这个小老板他们是熟的,后来冯一平就像正月在家里拜年的时候一样,这家刚坐了一会,那家又来请。

    “冯总,都是家常菜,你不要客气,”晚上,冯一平被办公室主任强留在家里吃晚饭,他有一双儿女,儿子也在厂里上班,女儿在省城上大学,和冯一平也算聊得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叫我名字吧,再说,家常菜才最可口,”

    酒刚刚倒到杯里,还没开始喝呢,就有人敲门,女主人去应门,不一会,端回来一个碟子,里面是一道红烧带鱼。

    然后,就像闸门被打开了一样,他家的门被络绎不断的人敲响,也没人进来,就在门口和女主人说几句,留下一道菜,直到他家桌子都放不下去……。

    “得,还是给我打包几个菜我回家去吃吧,不然这一餐饭,大家都吃不安生,就跟大家说,心意我都领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菜,其实也都说不上有多名贵精致,但礼轻情意重,都是大家的一片心意,冯一平心里暖烘烘的。

    黄承这两天在镇政府,也算是风云人物,这样的小镇,什么事都藏不住,黄静萍开着和冯振昌同款的车回来之后,关于她和冯一平的事,就被大家挖了出来,有好些版本,不过,包括哪些对黄静萍不要铁饭碗有些说道四的人,现在统一改了口,都夸黄承养了个有眼光的好女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其实黄承本人是不太乐意听的,我的女儿也非常优秀好不好!

    不过呢,他能理解同事们的酸葡萄心态,大家都知道,不管是面上的还是底下的,冯一平家都是县里的首富。

    要是黄静萍听了这个,肯定会觉得好笑,除开公司不说,就是放眼全省,手上有那么多现金资产的,估计也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,冯一平对女儿确实没话说,黄承也不想计较同僚们的那些酸话,有本事,让你女儿也去找一个!

    下班的时候,几个同事吵着叫他请客,“没问题,我现在就叫家里准备,晚上没事都到家里来,不过,这大过年的,你们也不好意思空着手来吧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我还会拿个袋子,看你家里有什么稀罕物,我也好带回去让老婆孩子也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和其它部门的人打着招呼,向大门那走。

    这楼上下来一个穿着件皮大衣的壮实女人,是镇长老婆,可能是找自家男人有事吧,看到被一群人簇拥着的黄承,皮笑肉不笑的说,“哟呵,这不是黄大主任吗,怎么还在我们这个小庙里啊?你家大姑娘,可真是飞上了枝头,马上变凤凰,想必你也一样,过些日子,就得改口喊你黄领导吧!不过这人吧,命里没有的,怕是也强求不来,要是自己不清楚,照照镜子就明白。”

    笑僵在脸上,黄承满身的血只往头上脸上涌,头脑里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要说他们这些年公务员最在乎什么,最在乎的就是脸面,趁下班的这当口,镇长老婆这个大嗓门一喊,说的就像是他黄承为了钱,为了自己的前途卖女儿一样,除此之外,她还当面讽刺了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打人不打脸,这个在体制里循规蹈矩了一辈子,总是看上司脸色的年男人,觉得这一刻无法再忍下去,言语表达不了他的愤怒,现在,他只想给那张涂着粉的脸来上几拳。

    旁边办公室一个快退休的老同志,见他神色不对,半路拦住他,“承,大家都等你去你家吃饭呢,来几个人,我们跟着他一起回家,免得他找借口不认账。”

    脸色铁青的黄承被几个人强扭着朝外走,“算了吧,大过年的,你跟一个老娘们计较什么,她这么说,不还是因为嫉妒吗?”

    黄承扭头朝往后看,楼上镇长办公室的灯开着,隐隐还看得到里面的人影。

    老实说,黄承握着拳头朝这边走的那一刻,镇长老婆是有些“花容失色”,黄承本来长的就挺辟邪,再加上生气,那张脸看起来真有些吓人,所以他被其他人拉走之后,镇长老婆也没有添油加醋的说什么,这时见他们出了大门,这才跺了一下脚,狠狠的朝地上吐口吐沫,“呸!什么东西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