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我知道,”旁边小桌子上二舅家的成成叫道,“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,”他还补充了一下,“书上说的,”脸上满是我说对了,你们快夸我的神情。⊙,

    “说的对,”大人们听了他这话,都大笑,梅建夸他,“成成不错,还是读了些书进去的嘛,”

    二舅妈脸上也有光,不过却在他头上敲了一下,笑着说,“你这是,把姑父比作鸡?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的神展开,“噗哧,”蔡虹把头埋在大舅妈肩上,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好吧,女人和男人,就是两个星球的生物,男人们关心王淦青这没头没脑的一通电话,究竟是为什么,女人们呢,则是被一个小家伙卖弄的话逗的笑成一团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主位上的梅建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今天,孩子们开来的车,停满了前面的打谷场,都说他的儿女女婿多有出息,好多人并没有明确的概念,现在看到打谷场上的那么多好车,那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这几年,一女四子,家里的日子都一年比一年好过,几个儿媳妇之间,原来的一些不和,现在也都烟消云散,而且一个个的,都比以前还孝顺他。

    孙辈的成绩,虽然都比不上唯一的外孙,但也还算不错,而且,有冯一平这个考上国内名牌大学的榜样在,他们没一个是不想读书的,都挺用功。

    所有的这一切,都让梅建没法不高兴。

    冯一平就坐在妈妈旁边,从他回来到现在,梅秋萍的眼光就一直没离开他,这时给他碗里夹了一个炸圆子,看着他身上的衣服。责怪了一句,“也不知道多买几件衣服,今天穿的这套,还是去年过年时穿的吧!”

    “还买,你以为我是姐姐啊!再说,这衣服好好的。有哪不好?”

    舅妈接了一句,“一平你也是,现在不比以前,几件衣服,又不是买不起,要是知道你这么省,我们就帮你买了。”

    冯玉萱扯着冯一平身上的衣服说,“妈,舅妈。你们别给他骗了,他身上的衣服,看着不起眼,其实可都不便宜,就他这一套,够我买好几套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,这什么牌子?”

    “我必须得解释一下,我的衣服。不像我姐的衣服,款式变化都不大。所以与其一年买一件一百块的,还不如买件百块的穿年。”这确实是冯一平在服装方面的消费理念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些,”他扯着身上的衣服,“贵是贵点,但其实还是划算的,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对。”蔡虹说,“你们的衣服,不讲究款式,百块衣服的料子和做工,肯定比一百块的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喝了酒。走夜路太不安全,这一夜,冯一平一家就歇在外公家。

    他抽空出去给黄静萍打电话,“睡了?”

    “躺在床上看电视,太冷了,还是在被窝里暖和。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看周围没人,笑着说,“还是躺我身边暖和吧,我就是你冬天的暖炉,夏天的空调,”

    “没个正型,”黄静萍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和爸妈一起回村里,可能不能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也是,爸妈把东西都收拾好了,明天一早回乡下,谁叫你回来的这么迟呢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正月我去你家拜年,”

    “恩,”黄静萍轻轻的应了一声,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觉得我爸今天下班回来很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是奖金发少了吗?”冯一平开玩笑,“我跟你说的你爸的事,已经有了计划,明年就会见分晓,还是你知道就好,先不要跟他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你啊一平,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跟在妈妈和姐姐的车后面,冯一平开进了冯家塆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老家是什么样子,只要回到这,冯一平总觉得特别自在,同样寒冷的空气,好像也和其它地方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塆里是真的变化好大,这从规划出来的停车场上停着的那八辆面包车上就能看出来,这些,都是在外面开面馆的人买的,在这之前,他们也是连自行车都没骑过,现在,直接就上了四轮的机动车。

    今天是个阴天,没人在外面晒太阳,但是听到他们一家人回来,路边那些人家,都离开温暖的火塘边,出来跟他们打招呼,爸妈现在常年都住在塆里,问候的都是冯一平和姐姐,都是学习好不好,生意好不好之类的话,末了,一定要约冯一平到家里吃饭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刚和冯宏兵说了几句话,火还没烧起来,就有一个冯一平不太熟的村里人带着礼物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“爹,我家那个不成器的混帐东西知道错了,你就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,他跟我赌咒发誓,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孟川,你知道,我也不是不开通的人,但是,你也知道,橱柜厂的管理,我是真的干涉不了,再说,之前厂里也不是没给他机会,他自己没把握好,是不是?”冯振昌散给他一根烟,用打火机给他点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具体管事,可是,你跟蔡总说一声,他不会不给你面子吧!”

    “规章制度在那,谁说话都没用,”冯振昌待他客气,可一直不松口。

    “哥,你喝茶,”冯一平端上茶水,没办法,回到家后,端茶倒水这样的事,当然落在冯一平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了,一平小叔,你帮着说句话吧,我家红旗,是你小学同学,你记得吧,腊月出被橱柜厂给开除了,我知道你是橱柜厂大老板,你说一句话,蔡总他不敢不听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孟川的,好像有些急了,也不管当着冯振昌的面说这些话,他听了高兴不高兴。

    红旗?冯一平好像有点印象,可他怎么就被开除了呢?冯一平看着爸爸,“孟川哥,我家的事,都是由我们爸妈做主,你还是跟他们商量吧!”

    “孟川,这就是你的不是啊,一平什么都不了解,你就叫他说话。进厂的时候,反复强调过了,橱柜厂是无烟厂区,你们家红旗呢,连犯次,还有一次是在车间,你说要是出了事怎么办,厂子烧了,货烧了还没事,要是人有事,在厂子里上班的,可都是我们村里人,谁负得起这个责?”

    听到这,冯一平大概听明白了怎么回事,蔡磊做的对,这样的人,就是要开除。

    这项制度,冯一平是主要制订者,像橱柜厂这样的厂区,想想就知道,全面禁烟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一次机会不给,第一次犯,班组长找他谈话,第二次犯,车间主任谈话,并且在班前会上做检讨,要是第次还犯,那么对不起,直接开除,这个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“可他是真的知道错了,再向我保证,绝不再犯,找个离家这么近,收入有不错的工作不容易,你们也知道,红旗他妈身体不好,我们家,真不能没有这份工作,爹,你就帮帮忙吧!”

    看来,这个孟川不是第一次来找冯振昌他们。

    “孟川哥,制度就是制度,不是儿戏,红旗既然屡教屡犯,那他被开除也是咎由自取,不可能昨天刚做出的决定,今天就改了吧,哪以后谁还遵守制度?蔡总还怎么管厂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红旗他是真的知错了,我们也真不能没有这份工作。”孟川就像复读机一样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些埋怨起那个不太记得的红旗来,这样的事,他怎么不来?只把老父亲推出来,快过年的时候还上家来帮他求情。

    “这样,橱柜厂,红旗肯定回不去,我再问问其它公司,年后一定给他安排一份工作好不好?这样你可以回家好好过年了吧。”见孟川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,冯一平说,“不过丑话说在前面,不管哪个公司都有制度,红旗要是不遵守,说不定还会被开除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是镇上的橱柜厂吗?去市里去省里,就和家里离的好远。”虽然冯一平的回答让孟川眼前一亮,不过,他还是不死心。

    这下,冯一平也有点恼,他这个做法,有点像君子可以欺之以方,“橱柜厂是想都不用想了,肯定不可能,”他斩钉截的说,“你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好吧,我们家也要过年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不管怎么样,都还是要谢谢你们,我这就回去和他商量,不过,我还是想麻烦你们在蔡总面前帮着说几句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