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底下自己家土砖黑瓦的房子,风吹雨淋之后,有些砖面已经剥落了一层下来,原木的窗框,有些已经发黑,连窗玻璃,也不是一个颜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房子,就是在乡下,也非常一般,而现在屋里坐的这些人,有些,比如章援朝和那个在税务所上班的远方姑父,估计会一边腹诽这他家这糟糕的硬件,一边还得赔笑脸奉承,那滋味,想来应该不好受吧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要归功于一样东西,钱!

    “一平,你们怎么吃的这么快?”林慧在底下喊,她和汪成林两个牵着手从家里出来,原因估计也一样,不想应酬。

    到岗上的这条路,最后的一段,有些坡度,肖志杰伸手去拉了她一把——他就喜欢做这些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啊,算上这一餐,今天已经吃了餐,哪还吃得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太热情了,”汪成林笑着说,“我算了一下,要是一天吃餐,就早上到现在,那些叫我们去吃饭的,至少得吃上四天才完,”

    “呵呵,乡下嘛,都这样。”王昌宁说。

    “不,我觉得这挺好的,城里过年,一年比一年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一平,谢谢你啊!”林慧说。

    “谢我什么?”其实,冯一平大概猜得到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市里后查了,确实,你担心的很有道理,在市里做这个生意,真不太乐观,幸亏你点醒了我们,我们今天来,就是专程道谢的。”这话是汪成林说的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那我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的家具店的那个事,我们还可以做吗?”林慧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小舅他们一家就在梅家湾,你这几天要是有空,可以直接去找他,这事可以多问问我小舅妈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们明天就去,还有。以后生意上的事,你可得帮着我们点,这一次,要不是你,我们的一些积蓄可能就都打了水漂,连响都听不到一声。”

    在工商局拿到相关的数据后,原本还觉得冯一平说那些话都是推脱的汪成林,当时大呼侥幸,说还好去找了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经验也是慢慢积累的。我也和你们一样,不过,要真是有事,这两位也不错,他们就在省城,今年也会到公司去帮忙,有事也可以和他们商量,两人计短。人计长嘛,”冯一平指着肖志杰和王昌宁说。

    参加了那一次会议之后。他们两个对冯一平提出的有空就去公司实习的安排,相当欢迎。

    “好主意可能没有,不过,遇事可以帮着参谋一二。”肖志杰说。

    “哪里,你们都太谦虚!”事实证明冯一平当时说的那些话都直要害之后,汪成林现在对他的两个同学也不敢小觑。

    事还没完。他们下去的时候,邻居冯家升领着两个外甥女和一个外甥来家里,这是一对姐妹花,家贫但貌美,肖志杰看的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这两个姑娘。冯一平当然是有印象的,以前每年暑假的时候,她们都会带着弟弟来富裕的舅舅家玩,不过,她们和冯宏兵玩的不错,很少和当时家里条件不好的冯一平打交道。

    记忆里,其的老二,后来正好嫁给了冯宏兵。

    “叔,这是我姐家的两个女儿,她家的情况你们也清楚,家底本来就薄,为了生这个外甥,又罚了不少款,我们能力一般,越格也帮不上忙,现在我这个外甥正上初,成绩还不错,将来要花钱的地方多,真是想起来就愁。

    她们姊妹两个,去年在南边的服装厂打工,辛苦一年,结果也没赚到几个钱,今天来,就是厚着脸皮来找你帮个忙,看能不能在省城帮忙找个事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说的,我们两家在一起住了这么多年,你以前也没少帮我们,说这些话太见外,只要是你开口,当然没问题,就怕这两个姑娘瞧不上我们安排的工作。”冯振昌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爷爷,”大姐嘴甜,“就我们这个条件,您能帮忙安排个工作就不错,您放心,我们能吃苦,什么都能做,”

    “不会,工作不会比你们在工厂辛苦,工资收入也不会低,这点你们放心,一平,你看呢?”

    冯家升和他们家的关系,不太远,也不太近,但是原来在手紧的时候,也帮了些忙,虽然金额不大,但也都是心意。

    而且冯家升老婆,比冯宏兵妈妈性格要好些,自家日子好过,也不会人前人后的说什么,以前梅秋萍有时还会跟冯宏兵妈妈争几句,和冯家升老婆却没有,说起来是个很合格的邻居。

    这是冯家升第一次求他们,又是大正月的,冯振昌肯定不会拒绝,再说,两个姑娘而已,随便哪里都能安排得下,不过,省里的那些公司,他能做主的,实际上只有面馆,但是面馆现在不缺人,他就把这个问题交给了冯一平,儿子长大了干什么的,就是帮老子分担和分忧的嘛。

    “家升哥都开口了,哪会有什么问题,你们可以去便利店,也可以去酒店,工资收入都差不多,工作环境也都很好,不过,你们还是要参加职前培训,也都有实习期,”

    “当然,培训也是为我们好,”

    “姐,我们去酒店吧,”两姊妹的老二马上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是定下来,初的下午一点前,到县汽车站那,上我们定好的大巴车,我会带你们去人事部。”

    姐姐和小舅他们,初六就要赶到省城,接待那些司机和跟车的,又只有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当然定下来,他们初肯定准时到,”冯家升帮她们答应下来,“一平,和你的这两个同学,还有玉萱,晚上一定要来我家吃饭,我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肖志杰碰了王昌宁一下,点了一下头,“我那话说对了吧!”

    确实是这样,冯一平估计,接下来肯定还会有其它各种亲戚登门。

    不过呢,爸爸和妈妈,其实也挺享受这样的滋味,但是,他们也清醒的很,不会因为几句奉承话就人都轻飘飘的,什么事都答应下来,今天的这事,估计是他们这几天答应的最爽快的。

    谁知接下来,天气突变,当天晚上,就下起雪来。

    这雪还不小,早上起来的时候,地上已经积了四五公分,这雪一下,他们这山里路就不好走,不像前两天,大清早就一拨接一拨的有人上门拜年。

    不过,本来计划好是今天送肖志杰他们回家,然后去黄静萍家的,现在看来不行,只能等明天。

    通了电话,黄静萍那边有些小失落,年前就通知了,今天有不少亲戚都等着呢,就为了看冯一平,不过碰上这样的事,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也没事,要是明天还在下,那就初六到镇上的家里,不用到我老家来,你的安全第一!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那感情好,去她老家,接受那么多亲戚的检阅,虽然应付得来,但总不是件轻松的事。

    最郁闷的要数肖志杰,他爸妈也是初六动身,他原计划今天去找张秋玲,找个地方腻歪两天,现在看,最多只有明天半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看着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唉声叹气的,不时还到窗户那看看雪究竟有没有停,冯一平和王昌宁看了好笑,“你就跟你爸妈说,也初的和我们一起走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那这样一来,又有一两天的时间,”肖志杰高兴的一拍手,马上跟家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家伙!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