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好表现,”在梁家河学附近下车的肖志杰拍了拍冯一平的的肩膀,然后乐悠悠的去等张秋玲。

    这家伙现在兴奋到什么地步呢?像个小孩子一样的,用脚去踹行道树,让上面那些积雪洒下来。

    “加油!”在梅家湾前面把王昌宁放下去的时候,他也拍着肩膀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这就走,此地不能久留。”

    从这就能看到前面那户人家,一个他也叫舅舅的,这会在门口送客,正朝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不把王昌宁送回家?因为到了他家,至少得吃餐饭再走,今天真没时间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位的表现,都反映出一个问题,那就是,去女朋友父母家,真不是件轻松的事,他们这架势,就好像是送冯一平去一次重要的考试一样。

    其实呢,也可以算是长考试啦!

    冯一平倒看得开,这一次的拜访,其实是非正式的,还没有到两个家的层面上,要是初二的去她家,那就是很正式的一次,因为正月初二,都是约定俗成的女婿去丈人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这场雪停的早了些,昨天午就停了,要是再下个一天半天,那到时直接去她家镇上的那个家就好,去她老家,其它的不说,被大家当珍稀动物一样围观总是少不了的。

    黄静萍家所在的黄家铺,冯一平是第一次去,其实离得也并不远,从乡里沿省道往上走不久,路叉成了两条,往左,就是去冯一平他们村的路。继续往前,黄静萍说再朝上走个二十分钟左右,就到了黄家铺,再朝前走个多小时,就到了邻省。

    路两旁零星有一些人家,有不少也还是瓦房。冯一平观察了一下,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,那就是,凡是有一片竹林的地方,附近都会有人家,有可能只有一个独户,多一点也就两户人家。

    屋檐下都滴滴答答的有水在流,屋顶上雪化的快的那一边,下面肯定是厨房。烟囱周围的那一块,雪已化净,露出下面青黑色的瓦,其上有白气蒸腾,似烟似雾,在这个时候,看着挺温暖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,冯一平的手机就没停过。黄静萍隔几分钟就打一个电话,急切的很。好在路上车少,冯一平可以随时停车接电话。

    终于,他远远的看到了停在路边的车,旁边的黄静萍穿着红色的大衣,披散着长发,在旁边山上积雪的映衬下。黑的更黑,红的更红,就是脸看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确定了是冯一平的车,她正跳跃着朝这边挥手。

    在前面不远处,山与水的交汇的地方。省道边有一排规则的房子,旁边的小山上,高高低低的房屋,像积木一样洒落的四处都是,那就是黄家铺了。

    黄静萍笑嘻嘻的跑过来挽着冯一平的手,“我还怕你走过了,我怎么觉得就几天不见,你好像变胖了?”

    “还是妈妈做的饭好吃啊!”冯一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恩,那我有机会,一定要跟阿姨好好学学。我先跟你说啊,今天也有不少人等着,不过你放心,没人会为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就靠你罩着,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跟着我走,”

    跟着黄静萍,把车开到村口池塘边的打谷场上停好,从后备箱里拎着带的礼物,这时旁边一户人家的们打开了,一个小子从里面窜出来,看到冯一平,又不敢往前凑,就在那喊,“萍姐,”

    “小五啊,帮我把车看着啊,不要让人刮了,午来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屋里面走出一个年妇女,笑嘻嘻看着冯一平问,“静萍,这就是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婶,这是冯一平,一会来家坐啊!”

    冯一平就这样跟着黄静萍,笑着和那些一点都不熟的人一路打着招呼朝上走,他发现,一向唯他马首是瞻的黄静萍,在自己老家,挥洒自如的很,就是有些嗑着瓜子的小媳妇拿他们开玩笑,她也能轻松应对,有点如鱼得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四奶奶,晚上来家里吃饭啊!”她回头对旁边一个出门看冯一平的老人家说了,指着上面的房子说,“那就是我家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笑着点点头,这一路,他又把以前的那一套拿了出来,跟人说话打招呼的时候,还略带一丝腼腆,不太熟的地方,他都是用这副面孔。

    他装这个现在很有心得,很到位,不熟的人一看,铁定以为这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家伙,绝对不知道他内里就是一个经年的老狐狸。

    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穿着乡镇的公务员们都喜欢的那种半长黑呢子大衣的黄承,这时站在门口,满脸带笑的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过年好叔叔!”冯一平问候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快进来,”黄承说着话,用手里的烟点着了挂在门前晾衣杆上的鞭炮,黄沁萍双手捂着耳朵从里面跑出来,只看了一眼又朝屋里跑,“妈妈,姐姐他们回来啦!”

    “家里都还挺好的吧!”黄承很正式的跟冯一平握了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挺好的,几年不见,叔叔还是这么精神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一年年的老咯!”

    这时,黄沁萍拉着一个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年妇女走到门口,“妈,这是一平,”黄静萍介绍说。

    不用她介绍冯一平也知道,这位肯定是她妈没跑,她们两姊妹,眉眼间,都看得到她妈妈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阿姨好!”冯一平规规矩矩的跟她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黄妈妈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的见到冯一平,上下瞅了一遍,恩,确实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在门口站着,快进屋吧!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进屋,”黄承接过冯一平手上的东西,“这一次不说,以后空手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来就来,还带什么东西?”黄妈妈也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点心意,给你们的,还有给静萍爷爷的,”冯一平心说,这次之后,就更不可能空手来。

    厨房里温暖如春,和自家一样,火塘里烧着松木,有一股清香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坐下的第一件事不是喝茶,黄妈妈给他端来一碗甜酒煮鸡蛋,里面还加了姜红糖,这其实也是女婿的待遇了,这玩意,一般就是给女婿准备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,”冯一平站起来双手接过碗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坐着就好,喝一碗暖暖身子,这化雪的天,冷的厉害,”

    可不是吗?冯一平他们这有一句老话,下雪不能化雪冷,具体原因,可能好多人并不清楚,因为他们没学过物理,但这是乡下大家都知道的常识。

    碗里有个蛋,这其实也是个讲究,在现在这个场合,二这个数字又不好,原因好像是这样的,因为我们纯爷们身上,都有两个那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具体原因可能不是这个,冯一平好像小时候吧,听一个刚从丈母娘家上门回来的堂兄那,听说过一嘴。

    黄沁萍也拿着一个碗很秀气的喝着,不过,从她眼睛里,就看得出这肯定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乖乖女。

    “我该叫你什么呢?”她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?当然叫哥,”黄静萍没给妹妹发挥的机会。

    有些甜,有些腻,不过冯一平吃的无比欢快,这会,可不好有一丝的迟疑,黄妈妈在那边笑着看着呢。

    黄静萍碰了他一下,“吃不完也没事,”

    “不,阿姨煮的好吃着呢!”

    黄静萍就忍不住想笑,好吃是好吃,不过,她看得出冯一平现在是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你这怕是有一米八了吧,”黄妈妈问。

    “脱鞋量一米八一,”黄静萍帮他答了。

    “定做的那被子是不是还会有些短?”

    “没事,那被套是两米的,晚上脚那头再搭一条毛毯就好,”黄静萍说。

    知道冯一平要到家里来,她回家之后,和妈妈一起,到镇上定做了被套和被子。

    这是今天不让我回去吗?

    “一平啊,暖和点了吗?要暖和点了,我们就走吧,静萍她爷爷还在家里等着!”黄承说。

    得,重头戏来了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