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下午不送你咯!”王昌宁下车前对冯一平说。∷,

    “不用,还是那句话,空余时间,帮我多去公司看看,只要提前跟高志毅打个招呼,去哪都行,也看看你对哪个方面感兴趣。”冯一平又把刚才对肖志杰说的话再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王昌宁笑着说,“那工资咧,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还要工资?想得美!这样的机会,花钱都买不到,你还想要钱?你说是不是于莲?”

    于莲提着包,站在车外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还是祥林嫂说的对,愈有钱愈小气,那我们如果暑假去首都,所有的费用你可都要全包,”

    “行,到时让你住青年旅社,吃十块钱一份的盒饭,”

    王昌宁现在整个人都变得开朗起来,不知道是上大学的缘故呢,还是于莲的缘故,他在冯一平肩膀上拍了一下,“好好的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,”冯一平拉住他,小声说,“大后天,可是一个重要的节日,不要忘了!”

    王昌宁望着于莲笑了一下,“放心吧,忘不了。”

    大后天,下周一,就是情人节。

    理工大学门口,黄静萍帮着黄静姝把行李箱拿出来,黄静姝拉着妹妹的手,“你眼光挺不错的,好好把握,”

    这个越来越干练,头发越剪越短的堂姐难得有这样感性的时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也好好把握机会,不要端的太狠,该放下身段就放下身段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说,有意的我知道怎么办,走了!”黄静姝头也不回的朝学校走去。潇洒的对着后面摆摆手。

    冯家升的那一对外甥女还坐在后座上,“走,我们去公司,”

    他们俩恰好前后脚到公司楼下,高志毅已经在那候着,几天不见。好像肚子又变尖了一些,冯一平把刘家姐妹花介绍给高志毅,“她们两个,意向去酒店,其它人我不熟,胖哥你帮着安排一下,”

    “这是集团办公室主任高志毅,除了我姐,你们以后有事也可以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请跟我走,我带你们去人事部办手续,”

    “谢谢一平,”刘家大姐郑重的向冯一平道谢,一直忧心的工作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,顺利的有些让人不相信。

    在县城的时候,她们俩看到了那些坐公司安排的大巴来上班的集团员工。里面各个公司的都有,在他们身上。姐妹两感觉到了在自己以前的同事身上感觉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他们彼此之前,亲亲热热的,有点一个大家庭的感觉,每个人的身上,都散发着一种自豪自傲的神采,聊天的时候。都把自己公司的名称说的很大声。

    让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一个很年轻,充满朝气,前途大好的集体。

    刘家妹妹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些意气风发的将来的同事,说了一句和眼前无关的话。“以后在宿舍里,不用担心连衣服都被人偷吧!”

    五个人坐电梯来到办公室,冯一平朝她们两个点了下头,“跟着高主任去吧,接下来我就不陪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忙你的,谢谢啊!”两姊妹看着已经热闹起来的办公室,看着那些在格子间里一边打电话一边操作着电脑的职员,看着冯一平带着黄静萍,推开了挂着总经理牌子的那间办公室,有些懵圈,写字楼以前当然见过,但这是第一次进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由集团的办公室主任亲自带着,她们感觉到这一次得到的工作,真的和以前非常不同。

    “姐,”妹妹拉着姐姐小声说,“以前真看不出来啊!”她这说的是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几年前,她们见到的冯一平,还是个有些害羞,有些瘦弱,没张开的小家伙,见她们都不太敢说话,总是低着头走。

    暑假的时候,总带着草帽,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,早出晚归的,听冯宏兵说,他不是去放牛,就是去山上地里除草。

    那时冯一平家里的情况,比她们家还要差些,她们真是做梦都想不到,短短几年后,冯一平家就有如此大的成就,当初她们觉得条件非常好的舅舅家和冯宏兵家,现在和他家比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金翎正在打着电话,示意他们两个先坐,“对,省城便利店的员工,除了为明天开门做准备的人,其它的,叫他们放下行李后,都赶到仓库,是,不嫌人多,都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先放一放,”冯一平见她还要打电话,“什么时候来公司的?”

    “从初起,就没闲过!”金翎有些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辛苦,看,给你带的好东西,”他从大袋子里一样样的往外拿,“自家养的猪,连家里的剩饭菜都没吃过,吃的绝对都是天然无污染的有机食品,这是切好的半个猪头,别看它不太好看,可是这玩意,只有招待贵宾的时候才会上,还有,这两只鸡,一只是在茶园放养的,一只是在竹园放养的,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,这两天叫你家阿姨给你做,绝对味道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金翎装作有些嫌恶的叫他放到袋子里,“就这么点东西啊,你也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拜托,这样的猪只养了两头,鸡加起来也只有十来只,给您老人家的,绝对是最多的一份。”

    这两样东西,也是冯一平弄出来的噱头,那就是土就土个彻底,和领导们经常收到的那些烟酒滋补品奢侈品相比,拿这样的东西当礼物,也是独一份吧。

    去年呢,只是做个实验,今年冯振昌准备多养些。

    别说,吃起来的时候,可能是心理作用吧,感觉好像真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“好好,我承情,”金翎从桌子下拿出一个纸袋,里面有两个包,一个是黑色的真皮背包,一个是经典的格子女包,上面都有显眼的双g标志,“我在家里翻了半天,才找到这两个合适的,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呢?”冯一平嘴里推辞着,手上一点都不慢的接过来,女包给黄静萍,自己打开那个背包,“看起来是会比我的书包结实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金姐,”黄静萍现在也认识这个牌子,知道这不便宜。

    他这样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个性,金翎早有体会,也懒得跟他计较,“去了首都,尽量每天抽时间到公司走一圈,还有,后天的巧克力和玫瑰花的销售,以及正月十五前后的元宵销售,你督促一下,争取创个新高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我明天一早就去督促这事。”

    金翎刚才打电话安排的事,也是叫那些刚到的员工,去仓库帮着包装刚刚收到的玫瑰花。

    黄静萍看着桌上的pop,惊道,“这么贵?这买一朵,平时都可以买一束了,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么说呢?爱情是无价的!而且,这些花都是坐飞机过来的,身价当然不一样。”冯一平义正词严的说,话说他后来也买过一次两百多的套餐,其实就是一盒巧克力加上一束玫瑰花,那随便再加上一瓶红酒的,至少得百起。

    “也就这么一天,以去年的经验来看,后来还有不少人有钱都买不到,”金翎也笑着说。

    一个个洋节在国内火起来,和商人们的运作脱离不了干系,比如到后来的时候,圣诞节甚至比春节还要热闹,还要有气氛,无它,这个节日能给好多人创造效益。

    “运作的好,我们还会有一次机会,恩,要把这个列入今年的日程,”冯一平以前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,现在细一想,觉得机会很多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次,哦,你说的是牛郎会织女的那一天,夕是吧!”这次黄静萍反应的比较快。

    “对,不能只过洋节,我们自己的传统节日都抛到一边,可以从农历六月份就开始布置各个店宣传这个,还有秋之后,马上宣传重阳节,到时我们自己加工的菊花茶就会上市,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记一下,”牵涉到工作,金翎总是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可以群策群力,让大家都好好思考一下,怎么依托各个节日来增加销售,这应该可以作为一个新增长点。”

    之前的节日,便利店只是随大流的做了一些促销,而且只针对秋、春节这样的大节日,那这个方向,完全可以作为一个重点来加强一下。

    个人在台历上作标记,别说,虽然放假不多,但节日还真不少,印制的这份台历上,好多节日还没有标出来,冯一平一一添了上去,比如愚人节、母亲节、父亲节等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针对性的搞些促销,一年下来,销售再增加几个点没问题吧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”金翎心算了一下,肯定的说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