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卓远这个春节过的不太好,他和冯一平这个年轻的过分的老板,虽然前后也没见过几面,却像忘年交一般,冯一平很信任他,他也很信任冯一平,相信冯一平能带领杂志社,走到他描述的那一步。≧,

    然而,杂志已经发行了两期,也向那些目标客户派发了两期,所有费用加起来百多万,虽然有些进展,但是和投入比起来,那都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而且包卓远也清楚,对杂志感兴趣的这些企业,主要还是对冯一平连载的蓝海战略感兴趣,如果不是连载的蓝海战略撑着,估计成绩会更惨淡。

    参加去年的年终大会时,他了解了嘉盛的情况,像杂志社这样投入不少,纯亏钱,而且暂时还看不到什么希望的企业,除他之外,别无分号。

    必须要有所改变,他想。

    于是,冯一平早上还抱着黄静萍酣睡时,就被电话吵醒了,一看是包卓远来电,得,不用睡了。

    黄静萍抱着他,在他胸口拱了几下,冯一平在她屁屁上拍了几下,“我要去接电话,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准备早餐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到书房,用固话给老包打过去,这年月,手机接电话也是要钱的,而且香港虽然回归了好几年,香港打过来的电话还算国际长途,不是花不起那个钱,是受不了那个宰。

    “包总,新年好!”冯一平用粤语跟他说。

    “新年好一平,”包卓远的普通话,还是那么难懂,说来这几个字之后,也改用粤语。

    “一平,就现在反馈回来的第二期的情况。也不乐观,我看了最新的财务报表,自觉压力很大,思来想去,我还是想加大在本埠的发行力度,对那些发行商做一些让步。毕竟像我们这样的新办杂志,不准降价销售,不接受退刊,这条件是有些苛刻,你看呢?”

    “包总,我明白你是为我考虑,为杂志社考虑,我非常感谢!不过,现在说第二期的情况。还为时过早,寄出去的那些杂志,有好多应该还没送到,接下来的几天,可能会有一些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今天才十号,寄到欧美的杂志,肯定还没被签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过一平。一叶知秋,从本地企业的反应来看。还是不太乐观,所以我觉得,改变势在必行,而且越早改一天,我们的亏损就能少一分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把一杯热牛奶送到冯一平手上,对他比了个口型。“趁热喝,”

    冯一平拉过她的手,亲了一下,“包总,我之前的想法是有些乐观。但是现在,还没有到必须要做你说的那些改变的时候,我始终坚信,最迟,在我们的第期杂志发行后,状况一定会有极大的改观。

    因此,我还是坚持现在的做法不动摇,要么做成我目标的杂志,要么就不做,你是知道我的初衷的,我不想做一份没有国际影响力,只能勉力糊口的地区性杂志,不成功,便成仁。

    我想你要做好前期的杂志都是烧钱的准备,不过,要朝好处想,我们这样烧钱,和那些危机重重的互联网公司一比,根本就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同时,我希望你能向杂志社的同仁们传达清楚我的意思,一定要把他的信心和积极性鼓动起来,我个人非常感谢他们的努力工作,希望大家再接再厉,努力准备好第期杂志,第期杂志很关键,希望这期杂志的水准也是最高的。

    这期杂志,我还是想干涉一下,这期的重点,还是要放在互联网泡沫上,我断定,在下月旬,泡沫就会破裂,请以这个为方向,组织一批高水平的章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说这些话的时候,语气很坚定,包卓远知道没有再商量的必要,“那行,我一定做好你交代的工作,同时,我还有一个建议,你的蓝海战略,是不是可以考虑单独发行。”

    包卓远这也是为他着想,杂志社前途未卜,但是冯一平的那篇专著,绝对会火。

    但是,冯一平就是想用这些章,替杂志社吸引目标客户,这个时候怎么好放弃?

    “对了包总,还想麻烦你给我物色几个有经验的金融业人士,上半年,我想再成立一家投资公司,方向是全球金融投资。”

    这一轮互联网泡沫的操作过后,冯一平想让属于自己的专业人士,继续在原油期货上投资,今年原油价格将继续大幅上涨,并在9月份创下十年来的最高水平,这是一项长期细致的工作,他没有精力一直关注。

    “好的,这没问题,”以包卓远在杂志业从业多年的积累的人脉来说,这些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去公司吗?”厨房的小餐桌上,黄静萍给冯一平端上香喷喷的小米粥。

    “工作已经交代下去,公司去看一眼就行,不过要去学校,要给老师们送杂志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跟你去了,我在家好好收拾收拾,”

    “行,我晚上回来再好好收拾你!”

    黄静萍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到班主任办公室的时候,很不巧,高珩还在,也是,刚开学,他有很多工作要汇报,就是没工作汇报也要勤跑着点,谁知道开学后的选举,会不会把他给选下去呢。

    “新杂志是吧!”陈老师主动接过去,“你坐,”当场就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一平,还有吗?也给我一本,”高珩笑着跟他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带的不多,沿路都送给老师们了。”冯一平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拜托,我一本杂志也要花钱的好不好,折算下来,能称好几斤肉的呢,凭什么白送给你!

    陈老师专心致志的看了大约十来分钟工夫,掩卷叹道,“耳目一新啊,一平,你真的没考虑把它单独发行?”

    这是今天第二次有人跟他提这个话题,“陈老师,肯定是要单独发行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陈老师明白他的用意,“也好,你才一年级,等到二年级出书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这个,陈老师,我还有一个想法想跟您商量?”

    “你说,”

    “我想着,能不能成立一个类似众筹的社团,同学们联合起来做一些事,也算是学以致用吧。”冯一平说,“这样的社团,学校能批准吗?我作为发起人,是不是可以作为社长?”

    如果能作为社长成立一个这样的社团,那就能很轻松的挖掘出一些人才来。

    高珩听了眼前一亮,不过抢在陈老师前面说,“学校的社团,都只能是非赢利性的,而且只有二年级的同学才能担任社长。”

    这些冯一平当然知道,不然他问陈老师干什么,不就是想看看能不能通融吗?

    “你说说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?”陈老师笑着问他。

    “学校所有的社团,其实都是在为我们将来走上社会,参加工作做准备,那为什么不一步到位,直接做点事呢?我们经管系的学着投资,就像是化学系的做实验一样,其实也很有必要吧!

    而且我觉得,现在我们清谈太多,实干太少,以后可能免不了会眼高手低,所以哪怕是现在大家合伙开个餐馆呢,那也总是做些实事,也是对我们自身能力和学识的一个检验,反过来也会促进我们的学习和发现自己的短板,从而针对性的加强。”

    “恩,”陈老师轻轻点头,“这样吧,你先按程序,把要做的工作做好交给我,我拿着资料去问问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陈老师!”

    冯一平走后,高珩匆匆的结束了汇报,他觉得,冯一平提的这个想法,很新颖,也具有很强的操作性,他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晚上到家,又有意外之喜,一进门,黄静萍就报喜,“我的箱子找回来啦,机场下午通知我去拿的,东西一样不少,只是,”她拖着那个登机箱走过来,“拉杆断了,轮子也坏了,他们赔偿了一个几十块的箱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好吧,以机场和航空公司的尿性,能做到这一步就很不错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