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唉,”坐在车后座的一个女同学,用左手拉了一下男朋友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骑车的男同学头也不回的问。

    女孩子不说话,依然拉他的衣角,男生略一侧头,就明白了女朋友的意思。

    隔壁那个货,穿着一件看上去就老厚的羽绒服,当然,重点不是这个,重点是他的车斗和后座上,整整放了五束玫瑰花,下面还压着几盒巧克力。

    在这乍暖还寒,草木还未复苏的初春里,那些玫瑰花,红的耀眼,牢牢的擢住了一众女孩子的眼睛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挺恼火的,今天,他成功的得到了校草的待遇,这一路上,不少人向他行注目礼,特别是那些女同学,目光灼灼的,让他很不适应,早知如此,就该高调一回,直接把车开到宿舍楼下。

    “哎,兄弟,”被女朋友拉衣角的那哥们跟冯一平搭话,“你们花店在哪呢?”

    好吧,果然又是问这个问题,他要是只带着一束花,那肯定是准备向女朋友献殷勤,说不定是想趁今天这个机会确定关系的同学,要是带着两束花,搞不好是一个想脚踏两只船的家伙,要是带束花,可能是个恬不知耻的多撒网扩大成功率的货。

    但这样明目张胆的带着五束,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是个想花样作死的妙人,九成九的可能,他就是一个花店的伙计,或者是在花店勤工俭学的同学。

    一听他问的这话,冯一平就知道这哥们肯定是个没经验的一年级新生,估计也是刚脱单,居然到现在还没有准备,回答的话说得太多。他懒得重复,递过去一张名片,“出学校南门直走,过马路后往西走五十米,有佳便利店,数量有限。想买要趁早,迟了有钱都买不到。”

    那哥们车技不错,单手握着笼头,拿起名片一看,顿时就想爆粗。

    最便宜的一束“梦幻之恋”,说是9朵a级红玫瑰,搭配上情人草,相思豆,再用红色包装纸和丝带一扎。就要5块!11朵红玫瑰,加上朵白玫瑰,再点缀上满天星的“爱是缘分”,就要99块!

    至于最贵的99朵,叫做“朝朝幕幕”的那一束,居然特么要521块,平时我都能买一车好不好!

    他这么一激动,车就晃了一下。“怎么了?”后座的女生问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字有点小。看不太清楚地址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还什么迟了就买不到,我又不喜欢花,不用在今天凑这个热闹。”女孩子望着远去的冯一平说。

    就是情商再二百五的家伙,这时也听出了女孩子话里的意思,得。等下课都不用上,头等大事,就是去那买一束来,至于钱,大不了吃几天酱油拌饭呗!

    梁永高早在楼上如饥似渴的等着。见到冯一平,一溜烟的跑下来,“冯同学,你今天就是爱情使者啊!”

    “没时间跟你贫,你都拿上去,一人一束,上面都写了你们的名字,卡片在那,想说什么自己写,”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现在只有梁永高有女朋友,但是其它的几个单身的哥们也要花呢?问这个问题的,都是情商捉急的家伙,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不表现,不表白,你真的二得没救了。

    韩贵亮下课回来,找到写着自己信的那束,拿了张卡片就开始写,“小丽啊,……”

    金宝笑呵呵的走进来,“哟,已经少了一束,肯定是老五已经去送了吧,”

    他也拿起一张空白卡片,翻到了一张混杂在里面的名片,看来下后面的小幅图片介绍和价格,脸上的笑僵了一下,“一平这家伙,还真是无商不奸啊!”

    奸吗?冯一平不觉得,饭店的才奸呢,他昨天附庸风雅的在一家西餐厅订了烛光晚餐,一个取名“天长地久”的二人套餐,非常之应景的宰了他114块。

    就这样贵,跟在他后面的一位都还没订到,因为餐厅所有的位子,都已经预定完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情人节的这一天,好多生意难得的都是卖方市场,商家不愁没生意。

    谁叫女孩子在购物的时候,都不理性呢,而今天这样特殊的日子里,再不理性的要求,也都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比如花,谁都知道今天的花价格贵,但是你不买试试,多少钱是小事,面子事大!看到有些同学收到一束又一束,自己却连一朵都没有,真没男朋友,自己咬牙给自己送花的都不少。

    从学校出来,冯一平打了一个长途,提醒了几句,然后跑了几个地方,往车上装了不少东西,再给黄静萍打电话,“还在公司吗?”今天,他特意把黄静萍带到公司去帮忙。

    “是,还在忙”

    “我午回不来,你就在公司吃饭吧,下午我来接你,晚上我在外面订好了位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”这样的日子,黄静萍也不说什么在家吃就好的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抓紧回家,噼噼啪啪的忙活了快个小时,忙出一身的汗,总算布置停当,站在二楼往下看,整体效果,那是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学里可以明目张胆的送花,师范就不行,只能像做贼似的,男生们只能偷偷摸摸的把花装在一个黑色塑料袋里,送给自己心仪的女生,这可怜的花,要等到了女生宿舍,才能重见天日。

    午的时候,杨琁小心的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朝宿舍走,问张彦,“对了,你今天没收到吗?”

    张彦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肯定订了的,是不是花店忘了送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,谁订了?”张彦装作听不懂的样子,“快走吧,再在袋子里揉一会,花瓣该都掉了。”

    上宿舍楼的时候,一个女生在后面喊,“张彦,校门口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杨琁一笑,“我说吧,你快去吧!”

    张彦也没想到真有,以前她从来没有收到花,难道是因为自己已经十六岁了吗?

    校门口围着不少同学,一个小伙子抱着很大的一束百合站在大门旁,“张彦是吧,这是一位客人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啊,”张彦接过那一大捧百合,她已经对冯一平了解她的各种喜好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一束,当然是不好这样拿回宿舍,张彦决定,不吃午饭,干脆回家一趟。

    等出了校门,她打开里面的卡片一看,只有少少的几个字,“节日快乐!”

    就这些?她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冯一平有好多话想说,可是想来想去,真不知道说什么好,特别是在张彦知道了黄静萍之后,最后,只能写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方颍芝今天也是办公室里最引人瞩目的一个,从早上到现在,她已经收到了五束花,多到办公桌上都摆不下,随意的放在桌下,午吃饭的时候,她特意带着黄静萍从自己桌旁走过,我也是很抢手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女孩子之间,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攀比。

    黄静萍一看,果然说,“哇,颍芝,你今天收到这么多啊?”

    方颍芝刚想说几句表示一下不在意,黄静萍跟着就说,“这些都是在有佳买的吗?”

    方颍芝那个憋屈啊!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