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大街上的情形,很好的诠释了一首老歌,“孤独的人是可耻的”,好多对情侣,说说笑笑的手拉着手走在路上,女孩子的怀里,一般都抱着一束花,而那些形单影只的,好像都很自觉的靠着路边走。←,

    和黄静萍一样,冯一平也在想,这其有些人的花,肯定是在自己的店里买的吧,出来之前接到电话,店里的鲜花基本不剩,当然,巧克力这玩意,还是有不少库存。

    这深刻的说明一个问题,在这场男女追逐的游戏,果然还是男方主动的多,而且今天这个日子,收到不止一束花的女孩子,应该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的是,公司的小楼下,今天居然也非常热闹,两边都停满了车,从夏利到宝马,档次不一,车边都有一位在这样的冷天里,穿得很有风度的男士,从二十多到四十多,年龄不一。

    这些男人们看着一辆外地牌照的车大剌剌的直接开到楼下门前,都有些不爽,这是哪来的土鳖,以为仗着车好,就可以来首都撒野吗?

    然而奇怪的是,楼下的保安不但没有很礼貌的让他把车移走,反而笑着跟车里的人打招呼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会他们就明白了,因为从楼里出来的那些人,一个个都热情的跟车里人打招呼,看来这要么是合作伙伴,要么是公司里的一个主管吧。

    黄静萍和抱着一束花的方颍芝说笑着从电梯上下来,一眼就看到了门口的车,松开方颍芝的手,笑着走过来,“没花吗?”

    冯一平帮她打开车门,“后座上呢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笑嘻嘻的把那捧花抱在胸前,眯着眼睛闻了一下,“这还差不多!”

    果然吧,今天没有女孩子会不在意这一点的。

    “走,带你吃大餐,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黄静萍系上安全带,对一直在车边看着的方颍芝挥挥手,“再见啊颍芝!”

    “再见,”方颍芝还关心了一句,“晚上少喝些酒,”

    冯一平刚刚启动,就听到旁边一个人大叫,“颍芝,这边。”一个站在捷达旁边,穿着带着大毛领的黑皮衣,梳着大背头,十来岁的魁梧爷们高兴的冲方颍芝喊道,并且殷勤的打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方颍芝朝冯一平他们这边看了一眼,笑着走过去坐进车里。

    魁梧男有些小激动,急切的跑向驾驶座那边把自己塞进去,“你今天真漂亮!”他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可这会车动不了。随着下班的人潮涌出来,接到人的车车一辆辆都发动起来。有些拥堵,方颍芝看着冯一平他们的车走远,突然说,“对不起杨老板,我想起来还有份晚上要处理的件落在办公室,我得上去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这一等,直到所有的车和人都走了个干净,方颍芝还是没下来,最后他等来了方颍芝的电话,“很抱歉杨老板。我真倒霉,刚临时被老板抓了差,帮他赶一份重要件,今天晚上我不能陪你吃饭,下次吧,下次我一定请你。”

    方颍芝在楼上,看着杨老板下车朝楼里走,然后一会又悻悻的出来——肯定是被保安给拦住了,他不死心的朝楼上看了几眼,这才不甘心的回到车上,开走的时候,还发出刺耳的响声,估计杨老板的心情,这时也一样吧。

    这个杨姓老板,是她之前洽谈店面的时候认识的,是个“拆一代”,祖上传下来的院子拆了,补偿了几套房子和店面,见她之后不久,就天两头的找理由请她吃饭,她一次没答应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杨老板这一型,真不是她喜欢的那款。

    且先不说食物的味道,不得不说,在调节气氛这方面,西餐厅确实比绝大多数的餐厅在行,特别是今天晚上,除了餐厅墙壁上留下了几盏灯,桌上都是用蜡烛照明,再加上四处装点的鲜花和优雅轻柔的钢琴曲,整个餐厅确实营造出一种浪漫的气氛来。

    就餐的一对对,也都轻声细语的,含情脉脉的看着另一半,手在桌上握在一起的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“你说,今天晚上能不能碰到有人求婚的场面?”黄静萍小声说。

    “可能吧,”冯一平答了一句,准备今天晚上干这事的估计不少。

    他心里却在暗自腹诽,真奸!这样的布置,连电费都省下了。

    套餐里有一瓶说是法国的干红,醒酒的时候,冯一平拦住侍者,“倒一半就好,剩下的我带回去做桑格利亚汽酒,”

    侍者半懂不懂的按他的要求做了,黄静萍有些不解,“什么是桑格利亚汽酒?”

    “简单点说,就是往葡萄酒里加雪碧,”

    “哦,”黄静萍明白了,只要冯一平说的,她就认为没问题。

    倒酒的侍者,霎时就有点拿不稳酒瓶,他们身后的那一桌上,更是传来了不太掩饰的嗤笑声。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这样完全照搬国外西餐厅的餐厅,不合国情的地方之一,在私密性的保护上,甚至没有家里的面馆做的好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懒得理会身后那一桌人,他不相信现在国内真有多少人能习惯干红的那种酸,能欣赏到里面的那种纯正果香,如果不是出生在西式家庭,或者在国外呆过多年,大多数拿着杯子轻晃的,估计都是装1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再在里面加上水果和果汁,就是西班牙的国酒,桑格利亚汽酒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嗤笑声戛然而止,有女声小声问,“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小样的!冯一平懒得再竖着耳朵听他们接下去的谈话,跟我比,你才是真土鳖!

    两个人的刀叉用的都不是太麻利,冯一平好些,黄静萍就学冯一平,不过,这也没什么可丢人的,君不见,那些老外吃餐时用筷子的姿势,怪异到冯振昌这样的老派人看了就恨不得要打人的,可冯一平也不觉得他们那样是什么失礼的行为,只是习惯而已。

    这一餐,确实吃的就是个气氛,女孩子好像都有些喜欢这样的调调,黄静萍也一样,她花在吃饭上的时间很少,大部分时间,都是用来和冯一平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让冯一平松一口气的是,整个晚上,没有一个下跪求婚,或者是把戒指藏在菜里的桥段出现。

    吃完了味道还不错,但份量小的令人发指的饭后甜点,冯一平真的拎着那半瓶酒出门,就是不兑雪碧,也不能便宜了这黑心的餐厅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他特意让黄静萍开车,趁她停车的当口,他迅速跑到屋内,还把大门反锁起来。

    黄静萍推门不开,猜到他可能在里面做什么小勾当,笑了一下,也就静静的等着。

    她听得到他上下楼梯时的通通声,“你慢一点!”

    一会,冯一平在屋里对她说,“闭上眼睛,”

    呵呵,还挺煞有介事的,黄静萍依言闭上眼睛,冯一平打开门,用手蒙住她的双眼,牵着她走到屋内,“现在可以睁眼!”

    黄静萍一睁开眼,虽然有所准备,还是忍不住“哇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家里也没开灯,顺着楼梯,蜿蜒点了两行红烛,而且是香薰的,每一级台阶的两旁,都放着一束鲜红的玫瑰花,楼梯的起始处,还有一个用各色气球做成的心形拱门,这真是电影里才会有的场景吧!

    她欣喜的看着冯一平,“这就是你午让我在公司吃饭的原因?”

    冯一平点点头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我好喜欢!”黄静萍搂着冯一平的脖子,主动送上香吻,“我想你抱我上去,”

    这样的要求,谁会拒绝呢?

    上楼梯的时候,黄静萍的呼吸就越来越急促,双手也不规矩的在冯一平身上摸索着,待进了卧室,看到地上点燃的蜡烛组成的心形,床头墙上气球做成的另一个心形,还有床上用玫瑰花瓣铺成的心形图案,整个人都要化了。

    但是,倒在床上的时候,黄静萍却猛然一翻身,坐到冯一平身上,这是翻身农奴要做主人的节奏么!

    好一阵烛影摇红,被翻红浪……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黄静萍大半个肩膀露在被子外面,满面潮红的趴在冯一平胸前,也不说话,右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他胸前画着圈。

    “盖上被子,小心着凉,”冯一平在她头上亲了一下,怜爱的给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黄静萍幸福的哼唧了几声,突然睁开眼,灼灼的看着冯一平,用甜的发腻的声音说,“一平,要不我们生个孩子吧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