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啊孩子!

    老实说,冯一平不反对现在有个孩子,虽然他还不满二十周岁,但他的心理年龄,可是有十多岁,已经成熟到可以养育孩子的时候。

    当年儿子呱呱坠地之后的慌乱、辛苦和窘迫,现在想起来,满满的都是欢乐,都是爱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条件也不比原来,虽然这个时候提起来有些不合适,但是,当初他和张彦讨论过一个问题,那就是那些豪门的儿媳妇,生起孩子来,那叫一个畅快啊,基本上都是隔年生一个,不带歇气的。

    张彦当时说,换做我也生,就是生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这话很强大,那些豪门的儿媳妇生孩子,可不就是生一下而已吗?她还会自己喂自己带吗?

    当年我国首个打入nba的篮球明星在美国喜得千金,之后媒体报道,两方的父母都飞过去帮着照顾孩子,很有爱,但是,这对普通人家来说,依然是个奢望。

    我们不能说父母对孩子,会掺杂太多钱的因素在里面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如果儿子或者女婿不成功,父母的积极性肯定也不会那么高。

    他现在当然不是豪门,也不想做豪门,但是,以现在的条件,不管是生一个,还是生几个孩子,都很轻松,也可以让孩子的妈妈只是生一下而已。

    再说,如果现在要孩子,那等到他四十岁的时候,孩子已经可以和他一起打天下了好吗,这样的事,想想就挺美的。

    他看着黄静萍,“你是认真的?”

    “嗯,真的。我想要个小宝贝,我们总是要生孩子的,我觉得,迟生不如早生,趁现在事情少,这几年你和我又会一直呆在首都。抓紧生一个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黄静萍今天二十一岁,身体条件好,到了可以生孩子的时候,而且因为年轻,到时恢复的也快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同意,但是,生孩子有些讲究,我们两个都要做些准备。比如调理一下身体,改变一些不好的生活习惯,还有你,要补充一些营养,比如叶酸什么的,所以我想,你要真下定了决心,等我满了二十岁。明年好不好?”

    冯一平计划年级的时候,申请一个学年的去美国的交换生项目。这应该没什么问题,到时候刚好可以在美国生孩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现实,很妥当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先不说两方家长会不会同意他们现在结婚生子,现在大学压根不会允许在校学生结婚,要到05年9月起,教育部才会解禁在校大学生结婚的限制——虽然很多高校之后依然限制。

    就是大学同意。冯一平也没有到法定的结婚年龄,虽然花些钱找些关系,可以给孩子上户口,不过这样一来,那时瞒肯定是瞒不住的。这肯定会成为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,会带来不少麻烦和波折,他不想因为这样的问题,把黄静萍和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上。

    但是,在美国生就不会有这个问题,美国的未婚妈妈多的是,黄静萍也不会有压力,在美国呆上一年,悄悄的生了,只要工作做的好,甚至可以把双方父母都先瞒住。

    听冯一平说了自己的想法,黄静萍也很满意,不愧是自己不顾一切追求的男人,考虑得总比自己周到全面,“那我是不是要抓紧去学语言?”

    “对,过些日子,我们在家里,就用英语对话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要在美国生活一阵子,英语口语很关键。

    “啊,我的口语很差的,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,娘子,这样算起来,我们还可以享受一年多的二人世界,真是**苦短,咱还是珍惜眼前,抓紧时间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又来,我不要,”黄静萍嘻嘻哈哈,假模假式的推托着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翌日,15号,农历庚辰年戊寅月癸卯日。

    冯家冲,建好的加工厂外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村里的乡亲,是全家总动员,都来观礼,还有不少周围村里的村民,也赶过来看热闹,在他们这样的穷乡僻壤,现代化的加工厂投产,这还是第一次,而且一次就投产两家,这样的稀奇,当然值得走上几里地来看一看。

    本来是在元宵节晚上才会表演的舞狮队,今天请来了六支,这时都已经披挂停当,特意保养过的狮头,搁在厂前广场的板凳上。

    村小学今天上午索性放了假,一些本来就嫌年还没过完,不想上学的小家伙们,正高兴的在这些一年也就能远距离看一次的稀罕道具上摸摸拍拍的。

    层办公楼的第二层,大会议室里,这时也挺热闹。

    打扮一新的冯振昌,带着蔡磊和梅国平,两个聘用的厂长,还有当村长的四叔,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一边,王淦青和镇里的一个副书记,带着的镇政府的几个人,坐在另一边,宾主双方,就着桌上的点心和水果喝着茶,交流的很热烈。

    副书记也是本地人,“这样的大事,金书记本来也是定下来一定到的,谁知道早上临走之前,县里吴书记叫他去汇报工作,他委托我一定当面对冯总你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要紧,金书记太客气,他已经跟我打电话说过一次,我们这两个小厂就一直在这里,以后随时欢迎金书记和各位领导来视察指导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冯老板你太谦虚,刚才我们已经去车间看过,就你家引进的这些生产线,放到县里,放到市里,也是同类厂家里的顶尖水平,怎么能说是小厂?”王淦青靠在真皮座椅上,一边吞云吐雾,一边笑着说。

    他今天之所以赏脸前来,主要还是担心年前他老婆侮辱黄承的事,传到冯振昌耳朵里后,会对他产生不利。

    “对,冯总这两家加工厂建起来,我们镇里的一些农产品,不但不用担心滞销,售价也有保证,这个效应也是大的。”副书记说。

    “领导们过奖了,我没想那么多,就是想为乡亲们过上好日子,出一份力而已,而且,厂子建起来以后,肯定少不了镇里的支持。”冯振昌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这样的心思才难得,我们都知道,冯总你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外面大城市里过日子,你却始终忘不了乡亲们,甘愿回来,换做我,怕是做不到的。”副书记说话,确实有水平,而且姿态摆的很低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话没什么营养,但是冯振昌还是挺高兴,钱这方面,他现在已经不太在意,面馆帐上的那些钱,他都不知道怎么花,不过,能得到这些以前要仰视的人的尊重,是一件叫他身心很舒畅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过冯总啊,以后要是还有投资,能不能把工厂办在镇上?我看了,村里土地也有限,再加上这两家厂,你们村里应该家家都有人上班,可是镇里一共有四十多个村,这些可也都是你的乡亲,你也不好忘了他们吧!”

    “是,王镇长说的是,关于下一步的投资,我们已经有了些计划,如果可以,一定优先考虑镇上。”冯振昌看了蔡磊一眼,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,真的,还有计划?”王淦青坐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集团有些想法,年后已经准备和各地招商部门接洽,”蔡磊说。

    “冯总,蔡经理,你们这可不够意思啊,这样的事居然瞒着我,居然还要去和其它地方接洽,不管是镇里的厂,还是村里的厂,镇上一向都很支持的吧?”听了蔡磊的话,王淦青有点急。

    “王镇长,我们和镇里合作的很愉快,不过,集团的投资,有全盘的考虑,我们只能尽力帮镇里多说说话。”蔡磊说。

    王淦青心说,什么全盘的考虑,你冯振昌说句话不就可以了吗?

    这时,一个县职高毕业的小姑娘敲响了会议室的门,提醒道,“冯总,各位领导,已经8点50,吉时将至。”

    冯振昌马上起身,“各位领导,我们这就下去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走!”副书记说。

    丁巳时,也就是上午9点整,宜开市、交易。

    随着一楼大厅的座钟敲响九下,楼上垂下来的两挂鞭炮点响,早就准备好的舞狮队,在锣鼓声,卖力的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冯振昌带着镇长和副书记,先在办公楼前剪彩,然后在大家的鼓掌旁观下,他先后拉下了两家工厂标牌上蒙着的红绸布,之后,早就准备好的工人们,开动了设备,嘉盛食品厂和嘉盛茶业,正式开工投产。

    梅秋萍陪着梅建站在楼上,看着下面高兴的乡亲们,无比的骄傲和自豪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