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怎么这么突然?原来不是定的元宵节之后再过来吗?”旅客到达出口处,冯一平接过金翎推着的行李车。◇↓,

    “省城那边该处理的事都已经处理好,不太放心这边。”金翎穿着一身大红的风衣,从侧面看过去,薄施脂粉的脸上,隐隐透着一丝丝疲惫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我过年又没长胖。”金翎话虽然说的肯定,却还是用手摸着脸问,“我不会是胖了吧?”还凑到玻璃墙上去看。

    冯一平咳了一声,“气质啊,注意形象!”

    这话真管用,她马上回复了昂首阔步的派头。

    一上车,她还是第一时间拉出化妆镜来看,“没胖啊!”

    “是没胖,见的那些,就每一个看得上的吗?”冯一平非常自然的问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就没有一个能说到一起的,”金翎也顺嘴答了出来,不过她马上觉得不对,脸色一变,“咦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些许小事,山人掐指一算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掐你个头啊,”金翎一副不好好说话就要你好看的样子。

    果然啊,每个女神,私底下说不定都是女汉纸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容易,年底回家,父母关心的事,只有两件,也就是从街上摆摊的那些算命师傅,到庙里解签的那些和尚,被问得最多的那两件事,一是事业,一是婚姻呗。

    有我相助,你事业不错,那指定要着急你的婚姻啊,特别这些天,刚好又在情人节前后,不逼你去相亲才怪呢。

    我猜啊。你十有**是烦不胜烦才提前过来的吧!”

    果然,金翎的反应,说明冯一平猜的全,“哼,说的好像你也经历过似的,你不知道。就这两天,我平均每天要见两个。”她懒懒的靠在座椅上,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看来这被逼着相亲,果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

    “唉,想开点,父母也是为你好嘛,逼婚,逼着相亲,哪个大龄男女青年回家过年的时候没遇到过。”

    金翎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看的。事业和婚姻,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要硬。”冯一平这会就不好把她和黄静萍准备生孩子的事说出来刺激她。

    金翎还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平时太忙,确实没时间考虑个人的问题,这样好吧,之后的几年,每年放暑假,我也给你放一个月的假。你就痛痛快快的国内国外,天南海北的去度度假。顺带找找另一半,怎么样?”

    调节情绪,冯一平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果然,金翎马上兴奋起来,“这可是你说的啊,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啦!哈哈。我想想,今年该去哪儿,法国的普罗旺斯吧,不但夏天的薰衣草颜色最迷人,还可以去马赛看看。我一听到法国的国歌,就想去看看马赛。”

    “嘿,嘿,”冯一平腾出一只手来,在她眼前晃了晃,打断了她的遐想,“去法国,就如同在国内去丽江一样,我是让你找结婚对象的,不是去找艳遇的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法国是一个非常浪漫的国家,浪漫到什么程度呢,可能到孩子都结婚了,父母还没结婚,这样的观念,显然和我们国家的主流意识相差太大。

    “什么和什么啊,我就是去散心放松的,你记住了啊,不许反悔,我马上规划行程。”

    可能受冯一平这张远期支票的影响,金翎连家里也不去,第一时间赶到了公司,放下行李,就召开了情人节促销活动的总结会议。

    “从数字上看,这一次的促销是成功的,所有的店铺,日均销售都超过了千元,利润更是比平时的高出一大截,但是,问题同样也很多,”

    这就是金翎的风格,你脸上的笑还没消的时候,她就会抛出一个让你笑不起来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大家的总结报告还没交上来,但问题我都清楚,比如各门店,人员调配不到位,有些顾客多的店,那一天依然是一个人上班,结账排队时间长不说,就省城,趁着店里忙乱,浑水摸鱼的事,发生了不止一起。

    还有市场部,宣传推广不够得力,采购部,货源保障不够得力,甚至到了销售结束后,依然还有空运的鲜花过来,物流部门,送货也有滞后……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通说,会议桌旁抬头的人都不多,只有笔在本子上做记录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“这些问题,大家的总结报告里,一定要做全面的分析和检讨,提出完善的解决方案,今天就不多说。

    我着重想讲的,是最主要的一点:对节日销售,大家都不够重视。

    态度决定一切,既然一开始我们就不够重视,那最后的成绩自然不可能出乎我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这里我首先要做自我检讨,作为总经理,我个人之前也不是很重视。

    所以我已经给大家发了一份邮件,如何依托各个节日,做好销售工作,希望大家从自己部门的职能出发,提出自己的见解和建议,最后形成一个类似行动准则的件来,以后不管是情人节还是愚人节,都可以按这样的步骤去准备。

    这两份报告,都要抓紧,最要紧的是,天后就是元宵节,如何做好元宵节的销售,大家今天一定要提出一个完善可行的方案来,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不要求有多完美,但是一定要比之前的情人节有进步,就这样,散会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问冯一平有没有什么话要说,就干净利落的宣布散会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正是冯一平欣赏她的地方,效率高,完全没有废话,绝不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“你先回家休息一会吧,今天该批的这些件,还是我来批,晚上去我家吃饭,想吃什么,自己给静萍打电话,让她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忙,我也有要忙的,我得忙着找攻略,规划行程,”

    金翎没有回家的意思,高兴的趴在电脑前忙活起来,让冯一平都有些不好意思,这是压榨她太狠了吗,以至于听说有个假期,都高兴成这样式的。

    在出勤方面,高珩绝对是个标兵,虽然上学期考试的成绩,还比不上经常缺勤的冯一平——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之后,他还郁闷了好久,冯一平的成绩,是金融系一年级的第五名。

    这两天他更是勤快,堂堂课不落,不过,这些天,他好像主要不是为了上课,而是逮同学推销他新社团的计划,什么社团呢,就是冯一平说的众筹创业。

    他是个有眼光的人,听了冯一平的想法,顿时觉得这是一个好方向,是件容易出彩的事,所以他毫不犹豫的把这个想法据为己有,并抢先行动起来,至于知道这件事前因后果的陈老师,他有信心做好解释和说服工作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想,每个人不用出太多的钱,但是几十个人的投资加起来,也能做些事,而且人多,又不用耽误太多的课余时间,关键是,这样的活动,能直观的找出我们自身的不足,这是其它的社团做不到的,而且,做得好,不但有利于竖立我们的信心,还有钱赚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他对着一群同学鼓动道,然而效果却不大理想,没一个感兴趣的,大多都是说,“老高,我们再想想,”

    学校的学生,好多都是言语的巨人,行动的矮子,再说,都考进了国内最好大学最好的院系,还去做那些不入流的小生意,成功了也是理所当然好不好,能有助于竖立信心吗?

    况且,就这么点小生意,还什么事都事必躬亲,太掉价了好不好,我们将来,不是去一流的外企,也得是一流的国企或民企吧。

    “班长,接下来怎么做?”高珩身边,这时只剩下一个狐朋一个狗友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了,走,去宿舍,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个人悻悻而归,高珩不泄气,“走,去操场,”之后,又是失望而回。

    “老高,要不我们先去找几个漂亮的师姐师妹吧,这样拉人的时候,更有吸引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靠社团的主旨吸引同学的有识之士来参加,不靠这些歪门邪道,”高珩说,“不过,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,男生不好拉,是可以考虑从女生那边着手,班花我熟,系花你们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老高,我觉得,可能主要是因为我们都没有创业的经历,同学们不相信我们的能力,所以才拉不来人,”另一个说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