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小心思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一平,果然,你们系的那个高珩,这些天也在到处活动拉人,”高数课后,冯一平去停车场的路上,接到了金宝的电话。¢£,

    “呵呵,意料之,没事,元宵节后我就把申请书和章程草案交给陈老师,人现在够了吧?”他筹备的社团,当然是挂靠在他们系,从上次谈的经过来看,陈老师想来也乐意做这个辅导老师。

    至于高珩的行动,冯一平早有预料,一个心理年龄十多岁的人,对人性的各种恶,有着清楚的认识和体会,如果还天真到对高珩可能的动作没有预计,那还真对不起他吃了这么多年的大米干饭。

    不过,他本来也有两手准备,如果高珩没有抢他创意的意思,他会把高珩也拉进来,作为联合发起人之一,有这样一个热衷活动的发起人,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之后可能就要面对高珩夺权的各种小动作,现在这样正好,也省得以后围绕着那不值一提的一点权力,和高珩各种争,牵扯太多的精力进去。

    “听说是你发起,人早够了,已经六十多,不过,我听说那个高珩,现在拉到的人,连十个都不到,不到一个协会规定最少人数的一半,而且就这几个人,也主要是他们拉拢你们的班花才招揽来的,”金宝说起这个,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得意。

    金宝现在也算是想清楚了,以他的这身皮囊,想和其它人一样,在校期间能愉快的谈场恋爱,这个几率,会低得让人丧气。

    要想实现这个愿望。只有增加自己的综合素质,冯一平提出的这个众筹不错,他知道冯一平的性子,不会在这方面投入太多的精力,那这个别树一帜的社团,以后大部分的时间。极有可能是由他这个发起人负责,那至少还是能帮着吸引一些妹子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老大,”

    能拉来人就好,冯一平知道,他提出的这个社团,学校批不批准还两说,虽然早在98年,学校就举办了国内大学的第一次创业计划大赛,但到目前为止。全校还没有一个创业类的协会。

    不过,就是不批准,他们自发组织起来,举办一些活动,学校估计也不会反对,所以,不管能不能成立,先跟组织报备一下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。他也还是加入了一个社团,那就是创立时间很长的吉他社。在这所以理工科为主,人为辅,艺术系只一个孤零零的美院的大学,吉他社算是一个办的很成功的学校社团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是去学吉他的,吉他这玩意。学的人太多,出彩难,他找了个蒙古的哥们,学我们的名族乐器——马头琴,越是民族的。才越是世界的嘛。

    他本想趁现在去协会看看,但看了看那林荫大道,想想还是算了,裹紧了衣服,继续骑车朝停车场走,学校环境太好太清幽,在这样的冷天,也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不过,去公司的路上,他特意绕了几圈,在一家乐器店里,花了近六千块的高价,买了一把最好的马头琴,几乎没有业余生活也不好,是要培养点爱好,就连冯振昌,以前也有一把二胡呢,夏天的时候,偶尔也会拉一拉。

    金翎在的公司,和金翎不在的公司,感觉是两个面貌,今天的公司,比他坐镇的那几天,要更紧张忙碌,看来大家对他这个总是笑眯眯的老板,并不是太畏惧。

    现在的办公室里,连走路都带着小跑的性质,这也是金翎影响的,也许是真的从心里厌恶了国企的那一套,金翎现在特别看不惯那些在上班时间还悠闲走路的人。

    看来昨天晚上他们熬夜加班做出来的元宵节销售计划,已经得到了金翎的首肯,除了日常的工作,现在大家忙的都是这件事,有些正在和智通公司沟通公司网站首页的促销广告,有些在和广告公司洽谈各种广告宣传页的制作,有些在和供应商联系,一批批的明确到货时间……。

    总之,在这样的气氛,连带着冯一平走路也快起来,他朝一边打着电话,还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方颍芝点头打了个招呼,快步走进金翎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金翎看着他背着一个琴盒走进来,也很诧异,“怎么想起玩这个?不是女朋友都有了吗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好像玩乐器的都是为了追女孩子一样,当然,不排除其的大部分都是抱着这个心思啦,但总不好这样一杆子全打死吧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太狭隘,你以为我玩的是那些大路货吗?看看,正宗的民族乐器,看看这栩栩如生、高雅大气的马首,看看这红木的轴,看看这精雕细琢的音孔,”

    他说的兴起,还拿起琴弓拉了几下,奈何他只和那个蒙古师兄学过几天,水平还相当有限,金翎笑吟吟的接了一句,“听听这要人命的天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抽时间练练,过些日子保准叫你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还不知道你,你这又是准备显摆的吧,关于去年的优秀员工和家人的旅行计划,我看了,定的是在草原,你这肯定是准备到那时露一手。”

    金翎马上准确的说出了他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你啊金姐,作为一位女性,一直太精明,太明察秋毫也不好,有些时候就要适当的装装傻,给男人一点成就感,不然总是这样全方位的碾压,会把那些追求者都吓跑的。”

    被她说了小心思,冯一平也不尴尬,反倒顺嘴教育起她来。

    金翎马上双手鼓掌,笑容满面,有些花痴的说,“哇,你好棒,”

    美女的好处就是,哪怕她做这些做作的动作,画面也很美,“对对,就是要这样,真是孺子可教,等会再来一次,这样难得的场景,我要录下来。”

    金翎哼了一声,“才没时间不惯你们这些臭脾气,好了,我这还一堆事,你去把该批的件批了,想回家回家,只一条,不能在公司拉着吓人啊,要拉回家拉去,静萍肯定是个好听众,而且我刚才的动作,她可能做的更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她要做,肯定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    黄静萍除了在卧室里没好意思对他说“你真棒”的话,其它场合还真说了不少,而且自己当时还都挺受用的。

    等等,后来自己和儿子说话,好像也是这样的,总是夸奖他,有点乱,这明明对象不一样,怎么奇怪的有异曲同工之妙呢?我明明是个心智很成熟的纯爷们好不好?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