县长请吃饭的地方,在县招待所小餐厅,也是外观不起眼,但内里会让你眼前一亮的地方。+◆,

    县政府的秘书长在招待所门口迎候,“你好冯总,这边请,赵县长已经在里面恭候多时,”

    对县政府的这些机关,冯振昌也刻意了解过,知道秘书长这个职位不简单,一定是县长的心腹爱将,连声致谢。

    秘书长是知道冯家几个公司的规模,全县,乃至全市的私营企业,都无出其右者,一点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小包间里,只有赵县长一个人,笑呵呵的向冯振昌伸出手,“冯总,快请!”

    冯振昌笑着双手握住赵县长的手,“县长太客气,我真有些担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他原本已经做好了一个人面对一桌人,打个苦仗的准备,赵县长的这个安排,让他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殊不知,赵县长原来也是准备带着工商和招商局的一干人等接待他的,知道他是一个人来,把那些人都撤了下去,如果真那样做,就不像是商谈,有点像威逼。

    从这点安排上,也可以看出赵县长的精明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致富还不忘桑梓的优秀企业家绝对担待得起,要是县里多几个像冯总这样的人,那我的工作就好做多咯!对了,村里的那两家厂投产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已经投产了,我今天带了一些主打产品,请两位领导品鉴。”

    他把刚生产出来几样炒货和酸菜以及茶叶,给赵县长和作陪的秘书长一人一包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们肯定收,不错,就看这包装,档次就不错,销路还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销路不是问题,都是供给公司的便利店,从近期反馈的数据来看,在同类产品,这几样都比较受欢迎。”

    当然受欢迎,因为便利店的员工也知道这是自有商品。推销起来更卖力,而且目前生产的这几样,不管是质量口味还是价格,都经得起市场的检验。

    “对,冯总家当然不愁销路,生产厂加上便利店,就是非常完美的产销一体化。”秘书长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冯总,请,都是些家常菜。而且很抱歉,今天不能陪你喝酒,你知道的,下午还有好多会。”赵县长端起筷子让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更要感谢两位领导百忙之还抽出时间来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再忙也得请你吃饭啊,”秘书长给冯振昌斟了一碗海参当归汤,笑着说,“冯总你可是我们的财神爷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冯振昌知道,肉戏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。赵县长陪他喝完汤,开门见山的说,“冯总,我听王镇长说,你又有一个新的投资计划是吧?”

    冯振昌就知道,王淦青肯定会找赵县长说这个事。他还知道,参加了村里工厂的剪彩后没两天,王淦青就自己跑到了省里,可他只见到了高志毅,说几个老总都在出差。问投资的事,说是总部的几个部门正在比较甄别各地的条件,当然不可能给他什么答复。

    “县长,不是我,是集团公司有新的投资计划,就我知道的,今年的投资计划很多,已经定下来的也不少,比如有在海南买地建另一家度假酒店的计划,”

    冯振昌再次澄清了一下,投资的主体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又建酒店?省城的那家酒店还没有营业吧?”

    “已经在装修,预计今年国庆前后正式对外营业,到时一定请县长和秘书长莅临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去,那是我们的荣幸!那家酒店我远远的看过,很有特色,我听说投资也很大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我不太清楚,加上后期装修,好像是近两千万美金吧,”冯振昌轻飘飘的说出了个让两人都不淡定的数字。

    确实都淡定不起来,去年全县的财政收入,不足一点五亿,这里面还有不少是账面收入,因为全县的工业,主要是国企。

    比如排在第一位的,是年发电量一万多千瓦小时的南山水电站,排在之后的,就是县化肥厂和县酒厂,以及县自来水厂。

    至于外商投资,只有可怜的8万美元,这还是报告上粉饰过后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冯总,县里其实也缺高档酒店,不知道有没有考虑?”秘书长说。

    “怡佳快捷酒店今年准备大举扩张,但我听说目前主要定在市一级,”冯振昌都用“听说”这样的话来回答,表示自己没有决定权。

    赵县长把话题拉了回来,“那些我们不谈,冯总,我听说有一个投资千万的计划,是不是?具体是什么项目?”

    “是有,我跟王镇长也提了一嘴,今年准备投资至五百万建一个蚕丝基地,然后投资相应的金额,准备建一个蚕丝被厂,目前集团负责投资的部门,好像正在和省里的好几个市联系。”

    这是赵县长第一次听到了准话,知道了投资项目,他就更淡定不起来,“冯总,你也是本地人,那你也知道,不论是蚕茧产量还是质量,我们县在全省都是名列前茅,不管是从感情还是商业角度来看,我们县都是最合适的地方,你说是吧!”

    作为主政一方的官员,这样的项目他们最喜欢,比如县里虽然板栗产量高,但那些板栗贸易公司,他们并不是太欢迎,因为他们就是每年秋天带来一笔钱收了板栗就走,并不会对县里的板栗行业产生其它积极的影响,而且产量多的时候,收购价格肯定低,就是高产的年份,农民增收也有限。

    但是嘉盛的这个模式不一样,不但要建原料基地,而且要建生产基地,不但能提高收购价,为农民增收,对整个行业都会有拉动作用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从95年起,丝绸市场整体不景气,蚕茧收购价格一路走低,不少农户只好铲了桑园改种其它作物,县里除了板栗之外的一个支柱蚕桑业,这几年衰退幅度很大,县里的几家缫丝厂和茧丝绸有限公司,都是在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项目能落地,那一方面能让农民增收,另一方面,又能提高全县工业产值,按嘉盛一贯的做法来推测,估计一两年后,就他们这个项目,单产值,就绝不止几千万,那就桑蚕行业的拉动是巨大的。

    另外,县里迄今为止,还没有拉来一个投资金额上千万的大项目,就是在市里,这样的项目也很少见,绝对是个香饽饽,如果真的能谈定,肯定也能当作一项拿得出手的政绩。

    冯振昌心说,当然是知道这个项目符合县里的情况才说的,不然还不提呢,“我知道,我也希望能落户在县里,可县长你也知道,就说市里,生丝产量高的县也不少,决定投资落地的,是集团一个跨部门小组,他们要从环境、地理位置、产业配套、优惠条件等好多方面综合考虑,我是真做不了主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