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是当然,可是冯总你的话,在集团里肯定还是很有份量的吧,”秘书长说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帮着说话,我是非常希望这个项目能落在县里,落在我们镇里,包括另外的婴幼儿产品基地,也能落在我们镇里,可是,这么大的事,我说了肯定不算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还有婴幼儿产品基地?”赵县长干脆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“是,现在不比以前,都是一个孩子,家长都看得宝贵,把孩子当小皇帝,也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,这里面蕴含了很大的商机,集团计划以自建和加盟的方式,在全国开婴幼儿用品连锁店,也准备自己生产一些,比如服装之类的,”

    又是一个大项目!

    “小周,你去另外几处说一声,我午就不过去,替我告个罪,”赵县长对秘书长说。

    今天午,他本来计划要去好几个代表团的,现在看来,都推了吧。

    “来,冯总,光拉着你说话,都没怎么让你吃饭,你别见怪,这道鱼不错,”

    也就没吃几筷子,他又提起了话头,“听说嘉盛集团,董事长是在首都上大学的一平?”

    这个是瞒不住的,工商注册资料一查就能查出来。

    “算是吧,他其实也不管事,学习很繁重,没时间,具体事务,主要都是金总负责。”冯振昌正愁不知怎么把话题提到这边,赵县长就主动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家的这个孩子,了不得啊,我只见过一次,不但读书优秀,在商业上也这么有天赋。和他一比,我们这几十年好像是白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只是专长不同,要是让他考公务员,肯定到退休了,还做不到你现在的高度,他主要是负责为自己赚钱。你不一样,心里挂着全县二十多万的群众,一心想带着大家一起致富,”冯振昌小小的拍了一记。

    这话赵县长爱听,不是看在冯一平和方市长以及金主任的关系上,他姿态不会放的这么低,“呵呵,各有各的难处吧,不过。作为父母来说,有个这样的孩子,是真挺省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你是不知道,他也不让我们省心,”冯振昌装作发牢骚,“比如去年年底,在海南开会的时候,他就带着一个小姑娘来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那是好事啊。都上大学了,他也到了该谈女朋友的年纪,是哪家的姑娘?”赵县长心想,该不会是方市长的女儿吧。

    他见冯一平的时候,冯一平和郑佳怡在方市长家后花园里,谈的很热络。他看得出来,市长家的千金,对冯一平好像有那么点意思。

    “就是我们镇里的,姑娘的父亲,听说也在镇林业所上班。好像他们两个,初的时候就开始处对象,还把我们一直蒙在鼓里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也没什么,不影响学习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其它方面不说,我这个儿子,对老家还是关心的,他一直说,他的户口,肯定会一直放在冯家冲,不会迁到其它地方去。”

    闻弦知雅意,冯振昌相信,县长这样的人,肯定听得出他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难得,真难得,”赵县长夸了两句,心里想着,既然有这层关系,林业所的这个人,倒是可以考虑用起来。

    这餐饭,也正是冯玉萱讨厌的那种,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交流,吃饭的时间上,白瞎了桌上的那一桌好菜。

    “冯总,总之一句话,虽然你已经为家乡做了很多事,但是,既然还有机会,还是要麻烦你能多帮着争取,就看在那么多日子还过得不宽裕的农民兄弟身上,好吧!我现在就可以给你承诺,只要投资落在县里,有什么条件,我们都可以谈,我希望你能把我的这个态度,如实的转达给嘉盛集团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放心,这件事我义不容辞。”冯振昌握着县长的的手保证。

    这一次,赵县长亲自把冯振昌送到了招待所门口,这样的待遇可是少见,今天在招待所应酬的干部不少,好多人看到了这一幕,事后纷纷打听冯振昌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严秘书,通知王淦青,叫他马上来一趟,”赵县长也不回办公室,县招待所自然有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王淦青明显是喝了酒的,可能匆匆的洗了把脸,领子上都有水渍,可是一说话,还是一股酒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坐,先喝口茶,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县长,午碰上其它兄弟镇的镇长,我们一起喝了几杯。”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到会议结束,不要再贪杯,”

    “是,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冯振昌儿子交了个女朋友,他女朋友的的爸爸在林业所上班,你知道是谁吗?”

    王淦青是非常不愿意提起黄承,但现实却偏偏不如他的愿,这个问题他也不好打马虎眼,只能如实说,“我知道,叫黄承,一直在林业系统工作,原来在撤并前的梁家河乡,现在调到镇里也有四年多,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事,我问清楚了详情,他们计划投一个蚕丝基地和一个蚕丝被厂,加起来上千万,”赵县长接下来却没有说黄承。

    “县长,我们镇很合适啊,虽然这两年养蚕的少了,但只要他们用合适的价格收购,我们一定能动员起足够的人家养蚕,他们连基地都不用办,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不多想想?他们会想不到这一点?既然提出想筹办一个基地,肯定有自己的理由,比如从桑树品种到蚕种,估计都会引进新的,先进的,产量高品质好的,这对县里的整个桑蚕行业都会有很好的促进作用,还不用我们政府出钱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还是县长你想的周到全面,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他们还有意向成立一个婴幼儿用品生产基地的,按他们的规划,这个投资额估计更大,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努努力,还可以动员他们来县里建一座酒店,”

    这个冯振昌,把我瞒得好苦,居然有这么多项目,“县长放心,我可以立军令状,一定把他们的这些投资承接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军令状,还放心?”赵县长拍了一下椅子扶手,“如果镇里和嘉盛配合的好,会至于他们有合适的投资项目,都不第一时间和县里和镇里接洽吗?”

    这时肯定不能承认配合得不好,“县长,全镇从上到下,对嘉盛的那两家工厂的经营活动,这几年一向是全力配合,”

    “行了,”赵县长也是从基层干起来的干部,清楚下面的那些弯弯绕,冯振昌的话,也不是句句是实,但是嘉盛想在县里,或者是镇里投资,这肯定是真的,具体详情又一直瞒着王淦青,甚至他找上门去也没打听出来一句准话,这就说明他们对王淦青是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黄承,你觉得怎么样安排好?”赵县长自然能听得出冯振昌的意思,就是误解了也没关系,总是为自己这边加分,所以此时又把话题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要不,”王淦青越发恨自己家那不明理的婆娘,揣摩着赵县长的意思,“把他借调到县招商局,刚好让他负责这件事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