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县长闻言,面无表情的看着王淦青,看来不说和冯振昌关系如何,他和黄承的关系,肯定算不上好,好歹也是一镇之长,却偏偏和有这样关系的一个科员过不去。∈♀,

    他对王淦青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王淦青被赵县长看的很不自在,“我这样不妥?招商局应该是一个很对口的单位啊,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安排?把黄承放在招商局,还让他负责这件事,那他是该为县里考虑,还是该为女儿的男朋友那边考虑?搞不好就是两边都不认可,这是提拔他吗?这是为难他吧!”

    现在居然在我面前玩这套。

    王淦青自然是存了些这样的心思,不过打死也不能承认,“是,看我这脑子,我原本觉得这样很合适,听县长您这么一说,这样确实不妥,那我再想想,要不过几天再给您回复?”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个黄承好像是一定要提拔,那至少,把他提拔到其它地方吧。

    “两会后回去调整一下分工,拟任黄承为分管工业的副镇长,我会和县委那边沟通。”

    赵县长也懒得再征求王淦青的意见,直接下了命令,如果是破格把黄承提拔成镇长,那难度不小,但是,把一个参加工作十几年的资深科员,提成副科,这个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去准备吧,”说完自己的决定,赵县长就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王淦青走在招待所走廊上,那个悔啊,悔自己刚才不该在县长面前玩那些小把戏,更悔去年年前的那天,当时怎么就不从办公室出来,骂自家那个婆娘几句?

    这个黄承。赵县长一面都没见过,就对他另眼相看,那要是将来嘉盛的几项投资都落了地?

    王淦青马上有了浓浓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他现在真心实意的想和黄承修复关系,马上掏出电话,“老黄啊,我。王淦青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刚从赵县长办公室出来,我说了你的情况以后,组织上决定,两会后,会给你压一压担子,具体的说,就是和我搭班子。负责全镇的工业,这样严肃的事情,我怎么会开玩笑,对,你心里有个谱就好,这个消息先不要扩张,唉,不用谢。都是为了工作,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。王淦青心里的那份不安更重了些,他听得出来,黄承虽然很高兴很惊讶,但绝不是一无所知的样子,看样子早有了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,说明这一切。果然都是预先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看来接下来还真得让家里破费准备一份厚礼,不过一想到自家老婆,王淦青又泄了气,想让她提着礼物去找黄承?算了,还是自己花钱准备吧!

    听到爸爸有些语无伦次的向自己报喜。黄静萍知道,这肯定是冯一平的安排起了作用,她马上给冯一平打电话,“一平,谢谢你,我爸说,县里的两会后,他肯定会往上动一动,应该是副镇长,”

    “跟我没关系,这都是你爸自己努力的结果,”冯一平笑着说,没想到,一向办事拖沓的政府机关,认真起来,效率可以这么高,高的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因为你,我待我爸谢谢你,另外,”黄静萍停顿了一下,柔声说,“一平,我好爱你!”

    金翎这时正给冯一平送来几份件,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笑道,“你这为了静萍爸爸,可真是煞费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忙吧,坐坐,”冯一平放下手上的工作,指了指窗下的那两张沙发,还关上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忙?”金翎说了一句,还是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赚钱是为什么?”一坐下,冯一平就问了一个非常白痴的问题。

    金翎没想到他摆出这么正经的姿势,谈的是这么白痴的问题。

    赚钱为什么?这还用问吗?当然是为了花,各种花。

    肯定是知道这个问题白痴,所以没等金翎说话,他又接着开口,“问得具体一点吧,我为什么要在那个偏僻的县下面那个更偏僻的镇里投资?而且投的那些,和现在嘉盛的主业并无太大关联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,有这些资金,不管是投资还是投机,我有大把的机会,可以更容易的得到回报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出生在那里,”金翎想都不想的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对这个很表面的回答,冯一平不置可否,自顾自的继续开口。

    他这时的神情有些奇怪,很放松的靠在沙发椅背上,两眼望着前方,明明前面就是办公室管起来的门,他的目光好像穿透了那些阻挡,看到了很远的地方,说的这些话,像是说给金翎听,又像是呓语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如果实在国外留学的时候,见到这样的场景,金翎可以确定,对方一定是吃了什么或者吸了什么,有些嗨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家乡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虽然转折有些大,但这又是一个有些白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他也没等金翎说出“生你养你的地方,”又自顾自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家乡,一般她多半没有风景区那样美丽的风光,但是离家久了,看到那熟悉的山水,哪怕只是图片,就会让你从心底深处感到悸动,就像是触电一般。

    她好多时候也不会是个很富裕,很发达的地方,然而,在不少时候,特别是一些传统节日,比如秋,除夕的时候,你漫步徜徉在现代化大都市里繁华的街头,却很希望能走一走那尘土飞扬,上面说不定还有着牛羊猪粪的土路。

    那里的人,也并不都是善良温顺,有些人家占过你家便宜,和你家吵过架,甚至打过架,有些家伙,在你年幼体弱的时候,还多次欺负过你,但是,多年不见,想起那些你现在不一定叫得出名字的人,你的第一感觉,居然还是会觉得很亲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的话,什么触电,什么有牛羊猪粪的土路,觉得欺负过自己和家人的人亲,金翎不太能理解,但是,他这时的情绪也感染了她。

    不过,对金翎这个从小在省城长大的人来说,她现在基本找不到小时候的印象,小时候住的那一块,现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那些承载着她往日时光的风景和建筑,早就湮没在新建的高楼大厦里,不管是从时间空间还是化归属上,她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老家。

    冯一平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,“我不止一次的听城里的朋友说起过,短短几年,或者是十几年的时间,他出生的地方,就发生了沧海桑田一样的变化,找不到往日的一丝痕迹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感到很遗憾的事,其实恰恰是我非常羡慕的。

    对我来说,我二十岁的时候离家,家乡是那个样子,我十岁的时候回家,家乡还是那个样子,等到我五六十岁的时候回家,家乡可能还是那样,唯一变了的,可能就是再也找不到我的爹娘。

    所以,我做的这些,不是为我,也不是为了静萍的爸爸,我是想让我那个可能永远不会有太大变化的家乡,能有那么一些变化。”

    金翎有些怔怔的看着他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这些话,很真诚,也唯有真诚,所以才容易打动人。

    同时,这也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触碰到冯一平心里的一些想法。

    说完这一段自述,冯一平也沉默了一会,在金翎还没有收回目光的时候,他就调整了过来,坐直身子,看了过来,而金翎还保持着刚才的神态,所以她觉得有点糗,有些羞恼,为了掩饰,她马上驳斥道,“所以,你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,说了这么大一通,是不是说你赚钱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你的家乡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哪有那么伟大,我又不是圣人,我赚钱,首先当然是为了自己,能想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,但是呢,我又是一个有着高尚品格的人,也想让自己变得崇高一点,所以,在自己赚钱的同时,也希望能带着家乡的人一起赚点,就这么简单,怎么样,佩服我吧,为我的高尚人格感到折服吧!”

    冯一平就是有这么一种能力,前一秒还让你觉得他是一个品格高尚,忧国忧民的思想家,后一秒,不等你动手,就自己把自己打落尘埃,露出内里的那副叫人有些讨厌,但又很实在的小市民嘴脸来。

    金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,“那就别再抒发你那些骚情杂念了,桌上那两份件是广交会的安排,很紧急,不好耽误,你抓紧看一看。”(。。)

    ps:  ps:各位亲,秋快乐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