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郑主任,给,午刚到的,”资料室的小姑娘看着郑博赡端着杯子溜溜达达的走过来,不等他问,就麻利的把一本刚收到的杂志递给他。○

    开年后,这郑主任也不知道是研究什么新课题,对境外的一些期刊杂志特别感兴趣,还特意叮嘱过资料室,只要是刊登有互联网章的杂志,都帮他留一下。

    “新到的,”郑博赡把水杯放在窗台上,翻了一下,间有个地方特意折了起来,他一看,是他关心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谢谢啊,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小姑娘还想问问郑博赡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问题,旁边那个老成的大姐拉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在社科院,郑博赡的地位很超然,连院长也对他礼敬有加,他关心的事,瞎打听干什么?

    郑博赡都等不到回办公室,便走边看,折页的地方,是英国的一位专家,对热门互联网公司即将公布的年报的预测,字里行间充满着乐观,认为这个才新兴不到十年的行业,潜力巨大。

    因为统计数据显示,就这短短的几年,这个行业创造的财富,已经接近工业革命后一百年所创造财富的总和。

    郑博赡无心看下面的内容,回到他那间超标的,有阳光照耀着的办公室,心情却一点明媚不起来,这些专家学者们的观点,和女儿说起的冯一平的观点,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学者,从心理上,他其实更倾向于这些国外同行们的意见,可是,想到冯一平,特别是签于他之前在金融领域攫取的那大量财富。而且他既然敢让女儿也掺上一股,肯定也有相当的把握,究竟该相信谁呢?

    他还是有些担心冯一平。

    至于投的钱,他倒不担心,即便是亏了,他相信冯一平也不会让他们的本金有任何损失。

    可是。他毕竟还是个年少气盛的孩子,这么信心满满的去做一件事,要是狠狠的栽了一个跟头,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调节过来,要花多长时间调节过来。

    刚则易折,一路顺风顺水的小伙子,抗击打能力肯定有限,想到这,他拨通了郑佳怡的电话。“在图书馆?好,我长话短说,还在倒春寒,衣服多穿点,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爸,”郑佳怡走到一排书架背后,小声的对着手机嘀咕,“我都二十多岁了。冻不着自己,”

    “对。我们佳怡长大了,懂得照顾自己,”

    “爸,要是没事我先挂了,这不方便打电话,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我问你,冯一平这两天联系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前两天我们通过电话,就这几天吧,他就要去香港,还说最迟四月份。我们的收益就可以提出来,叫我到时也去香港开个户头。”郑佳怡有些兴奋的说。

    郑博赡话到嘴边,又收了回去,算了吧,这个时候劝也没用。

    其实,就和那诗里说的一样,“不识庐山真面,只缘身在此山,”

    不是只有后来的那些专家教授的话不可信,现在的专家教授也一样,说好听一点,他们说的有些话,和路边那些摆摊算卦的“大师”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比如,专家教授们和“大师”们说的话,有一个共性,就类似于“一家一等二”这样的话,肯定是对的,但是,这说了和没说,有什么两样?

    举例说,现在他们说互联网行业潜力巨大,这肯定是没错的,对这个行业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,不知道的看看报纸杂志,也觉得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恰恰是在这一点上,这些专家教授还比不上那些跑江湖混饭吃的大师,至少大师们一般都会说,檀越,你会有一个坎,会有个小劫,会有一段低谷期,哪怕“大师”是为了从你手里掏钱才说的这番话,至少这样的态度还是比较严谨的,也符合普遍的事物发展规律。

    但是,专家教授们呢,他们就只会说,“这个好,”“这个很好,”“这个非常好!”

    是,互联网行业前景是好,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行业在发展的过程就不会有波折,一直就这样从“好”到“非常好”,再到“更加好”,就这样一直好到天际,好到地老天荒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郑博赡继续看下去,他就会发现,作者举了一个例子,一家估值上亿的互联网公司,去年第四季度赚了四十二万美金,这就是他有信心的理由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郑博赡看到这,也没有被作者左右,能独立思考一下,他就会对冯一平更有信心一些。

    冯一平现在心情明媚的很,黄静萍的心情更灿烂,昨天天接到销售的电话,今天一早,他们两个坐城际列车,从首都到了保税港提车。

    看到实车的时候,黄静萍那个兴奋啊,那眼神,冯一平觉得,她有时看自己,也就是这种眼神,摸到车上动作那个轻柔,估计以后有孩子,抱孩子的时候也就这般小心。

    所以,那些说女孩子不爱机械的都是大错特错,不相信的话,带她们来车市溜一圈就知道。

    给她订的车,是沃尔沃c0,这也是目前沃尔沃车系,最贵的一辆。

    从外观上看,它没有金翎的宝马那么性感,但是很优雅,空间也足够大,车长近四米八,所以有两排座位,动力充沛,零到百公里加速用时八秒。

    当然,最吸引的还是它的安全配置,听说,主打安全的沃尔沃,也是因为安全问题,很犹豫要不要推出敞篷轿车,直到有了rops和sips这两样保护系统之后,才针对北美市场开发出了c0硬顶敞篷跑车。

    搞定了所有手续,挂上了临牌,黄静萍拿着钥匙对冯一平说,“你来开吧,”

    冯一平笑笑,自觉的坐到副驾上,他知道,女孩子对各种第一次,可是很看重的。

    “嘿嘿,”黄静萍高兴的坐到驾驶席上,轻轻的关上车门,自觉系上安全带,熟练的打火启动,轻松自如的转到大街上,和冯一平的车不一样,这辆车底盘低,抓地力也强,她开起来更轻松些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就回家里吃饭吧,”

    “行,”冯一平知道,她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试试新车,这种心情完全能理解,记得他提车的那一天,当晚恨不得睡在车上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白来一趟,他们转到市里,买了几个正宗的煎饼果子,还有麻花和狗不理包子,不过,冯一平看着自己在车里咬一口麻花,那边黄静萍眼角就跳一下,腮帮子抽一下,得,“靠边停一下,我还是在车外面吃吧,我怕忍不住你打我,”

    “噗哧,”黄静萍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,讨好的捏着一个包子喂他,“这不是新车吗,这些掉在车上很难清理,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,不是新车,在车上吃东西也不是个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一平你最好了!”黄静萍看着周围没什么人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,在他脸上嘬了一下,润润的,还,油油的,“等等,你是不是刚吃过包子?”

    其它的功能不说,黄静萍最想试的,就是敞篷功能,在收费站缴费的时候,她趁着停车那一会,在收费妹妹羡慕的眼光,把段式硬顶敞篷打开,这也是这辆车折衷的地方之一,它只能在停止的状态下,才能打开敞篷,而且要十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向畏寒的冯一平缩着头陪着她,在这样的天气里吹着冷风,这一路上,黄静萍脸上的笑就没断过,冯一平也一样,让自己身边的人,脸上的笑更多一些,这也是他赚钱的理由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