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着兴冲冲的黄静萍的面,金翎也说新车很好很不错,不过,等黄静萍又兴冲冲的开车回家之后,她向冯一平吐槽说,“这么规矩,没有一点个性,至少也得是年人才开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拜托啊大姐,这不是你留学的地方,一是选择本来就少,二来,个性神马的,我还就是没有,知道我大华讲究的是什么吗?庸之道!”

    “快别糟蹋我们的传统化了,什么时候去香港?你说的那件事靠不靠谱?我怎么看到杂志和网上说的,都和你的看法相反?”

    原来不止郑博赡一个人担心这事。

    “下月上旬就去,相信一平相信党,相信网络会上当,你觉得这些大把花钱的互联网公司会唱衰自己吗?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,收益绝对不会错,”冯一平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努力多赚点啊,我有用,”金翎拍了拍冯一平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用来干什么?”冯一平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买车啊,我看了一款火红的法拉利,”说起这个,金翎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老实说,冯一平真不理解那么多人对跑车的狂热喜爱,这话他后来是不敢说的,因为你买不起,却说不喜欢之类的话,那就是装十,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——哪怕葡萄还就是酸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只要狠狠心,他可以毫无压力的买世界上最贵的跑车,但他依然对那些超跑没有太大兴趣。你加速性能再好,时速再快,在我们国内的日常。有你发挥的空间和时间吗?

    “同志,我是为你攒嫁妆,不是让你拿来挥霍的,乖,听我的话,要是不想放着,拿来买房子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你每年的年薪,足够在省城买一套房子,那就省着点。抓紧多买几套,相信我,这是更好的选择,房子只会越来越贵。车只会越来越便宜。

    另外。到下半年,酒店开业之前,会买一批车,也会给你留一辆,放心,肯定配得上你的身份。”冯一平苦口婆心的劝着。

    但是显然,金翎和他的观点完全不一样,她很像傲娇且自信的大美利坚国人。相信世界是围着他们转的,收入只会一年年增加。存钱?no,今年只花今年的收入都太保守,至少预支来年的收入才正常。

    所以,冯一平用心良苦,苦口婆心,心口如一的这一番碎碎念,被金翎毫不犹豫的屏蔽掉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谁都想像你一样当包租公啊!”

    好心当作驴肝肺!

    也是,他们两个,成长的环境相差太大,观还真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暂时要到月初才去香港,但冯一平这些天也一直记挂着那头,因为月刊要定稿在即。

    而即将付印的月刊,相当关键,这本杂志,究竟能实现冯一平的梦想,还是泯然众矣,成为鸡肋苟延残喘一阵,最后被冯一平砍掉,最主要的还是要看这一期面世之后的反应。

    其实,包卓远已经欣喜的几次给冯一平打电话,第二期之后,终于有欧美的一些重量级公司给杂志社来电,不过,他们主要问的,还是冯一平的章,至于大家都期盼的广告的事,依然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得不又一次干涉了杂志社的运作,亲自审核了这期的重头戏,就是关于即将破裂的互联网泡沫的那组章,另外,他对于这一期的封面,也相当不满意,已经给他们打回去了稿。

    看着最新传过来的封面方案,冯一平还是不满意,摇了摇头,算了,再粗暴一次吧,直接定下来,他把封面上其它的那些内容全划掉,写下了“互联网泡沫破裂,就在眼前”,十一个大字,给那边传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果然,十分钟不到,他就接到了包卓远的电话,“冯总,我们尊重你的意见,也赞同你对互联网行业的观点,但是,在封面上写下这样肯定的话,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?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资深媒体人,包卓远以为冯一平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,为了吸引眼球,才要在封面上写下这样后来被称作“标题党”的话。

    冯一平当然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有标题党之嫌,他也知道,自己这说的就是大实话,“包总,就按我的方案配图吧,我也向你承诺,这是我最后一次干涉编辑部的运作。”

    听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,包卓远还有什么好说的,准备的那些只能都憋回去。

    当初信心满满的办这件事,现在却像那些互联网公司一样烧钱,冯一平其实非常郁闷,因为那些互联网公司,烧的都是投资商的钱,烧起来不心疼,杂志社不一样啊,烧的这一分一毫,可都是他自己的钱。

    明明我说的就是将来和即将一定要发生的事,你们怎么就不信呢,反倒是信那些专家的信口胡诌。

    他满腹心事的骑车走在校园里,直到有人把住他车的笼头,他才清醒过来,“哎,你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?我叫你那么多声你都没反应,”韩贵亮骑着车停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“哦,不好意思,工作上的一些事,一时有些入神,你这是下课还是赶着去上课?”

    “我没课了,看你这样子,是有什么烦心事吗?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,对了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都好多天没去宿舍,大家都想问你,你不是说要请我们去你家做客吗?究竟什么时候可以,大家都惦记着看你家的豪宅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豪宅,我那就是一普通的房子,这样,你回去通知大家,后天上午下课后,我来接大家过去,午就在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告诉大家这个喜讯,另外呢,你的事,我们可能都帮不上忙,不过,凡事想开点,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,你说是吧,”韩贵亮安慰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,不过,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就是一家公司有点小问题,不用担心。告诉我,后天想吃什么,我们提前准备,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吗?当然是各种扎实的硬菜!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,我这就着手准备。”

    二十来岁的时候,还真是无肉不欢的时候,可以说是,人有多大胆,肉就能吃几碗。

    于是第二天,黄静萍和他一起来到市里,牛肉羊肉驴肉这些难处理的,当然是买现成的省事,而且味道也好,他们只做两个,冯一平做一个东坡肉,黄静萍做一个酱烧凤爪。

    至于准备的其它的几个素菜,应该都是应景的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