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接室友的还有黄静萍,她刚拿到自己的新车,兴奋的很,晚上总带着冯一平出去兜风,都想说她开车接送冯一平上学,另外,就一辆车坐不下,加上她的刚好。☆→,

    而且,经过上次左青的事之后,冯一平不想再沾染这些麻烦,女朋友都跟在一起,那些怀揣着小心思的人,总该偃旗息鼓吧。

    不止宿舍的五个人,梁永高还带来了他的女朋友,美院的那个小蔡,她这是第一次见到黄静萍,暗叹果然名不虚传,聊了几句,她自然上了黄静萍的车,梁永高和韩贵亮也跟着,其它的个,坐在冯一平车上。

    “一平,这是我们几个的的一点心意,”金宝提着一大袋子水果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个,”颜志达还拿着一个一面是塑料纸的盒子,里面是一对瓷质的小猪,还在玩亲亲?

    “跟我还这么客气,”

    “这是礼数!”陆青说。

    好吧,大家也都算成年人,第一次上人家里拜访,空手也确实不好。

    现在的首都也很大,就是颜志达和韩贵亮这两个本地人,其实也不是到处都熟,他们的学生时代,没有冯一平这么丰富多彩,这么多年,一般也都是学校、家这样的两点一线。

    等他们看到温榆河畔那已经建好的那些别墅区,或者是正在动工兴建的别墅,都有些艳羡,然后就想着,自己一定也要在这弄上一套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冯一平的房子感触也一样,单说房子,其实并不是太出彩,但是它处的地段,赋予了它一些不一般的品质。

    陆青楼上楼下。前前后后的转了一圈说,“一平,我决定了,就把你这里的房子定为奋斗目标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现在看来好像是有些没志气的,在校的时候。大家心都大着呢,所以没有一个附和。

    “老陆你太谦虚了,我们赶上了一个好时代,放心吧,这些东西,对你而言,将来一定唾手可得。”冯一平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其实还真未必!

    虽然大家现在也算同龄人比较优秀的,可是学历高,并不就意味着成就高。学历只是成功的充分条件,还说不上是必要条件,更不用说是充要条件。

    就是二十年后,在国内各省会城市,或其它一二线城市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一套居的房子,一辆级车,比较而言。其实也就相当于美国的产,是好多人奋斗的目标。

    能住上冯一平这种后来被称为豪宅的房子的人。终究还是少数,而且那时的房价,和那时的人均收入,更不成比例。

    当然,梦想还是要有,万一见鬼实现了呢?

    “应该这样说。一平的成就,是我们努力的方向,”韩贵亮搂着陆清说。

    他是工程力学系的学生,有着理工男的严谨,也没有自大的认为自己将来一定会超过冯一平。很简单,按一般规律来说,冯一平这样基础好的,起步高的,将来肯定比他们这些两手空空的要发展的好。

    “老韩,你这是捧杀我啊,”冯一平笑着把他们两个朝屋里请,“这些事怎么说的准,现在变化这么快,像我这样从事传统产业的,很容易被超越,”

    “传统产业永远是基石,没有传统产业,其它产业也兴旺发达不起来,”也在院子里的金宝插了一句,还隐蔽的朝他们招手,低声说,“快过来,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见他和颜志达奇奇怪怪的,冯一平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注意动作不要太大,十点钟方向,二楼阳台上,”

    陆青一扭脖子,金宝就拍了他一下,“自然点,”

    冯一平看了好笑,看到金宝戴上了眼镜,又搞得这么神秘,就猜得到他们看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边住的是一家老外,也不知道哪个国家的,当然了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九点钟的那家人,其实那家人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家的女主人,金发碧眼,面容姣好不说,关键是那身材,简直好到凶残啊,真能让好多微波荡漾的妹妹想死的心都有,比如她现在躺在那,就她胸前的那两坨,冯一平老家的那种大海碗估计还罩不下,不是学校的那些不多的留学生妹妹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好啦,够啦,别这么没志气,面包会有的,牛奶会有的,像这样身材的外国美女将来也会有的。”冯一平把他们朝家里推,女人的感觉很敏锐,他们几个就这样稍加掩饰的看着那边流口水,人家肯定会有所察觉,他可是还要在这住下去呢!

    金宝还意犹未尽,“一平,这里老外多吗?”

    “多,不但有欧美的,还有我们亚洲的,”

    现在的央别墅区里,老外不少,不过冯一平一点都不感兴趣,听说他们对**很看重,所以在这个小区里,冯一平和邻居们,老死不相往来,不要说登门拜访,路上遇到了,别人不跟他打招呼,他也不会多看别人一眼,免得自找没趣。

    梁永高表现最好,这会在厨房里给黄静萍和小蔡打下手,见到他们进来,感概了一句,“一平,你这厨房都有我们宿舍两个大,”

    “不也是只能用来吃饭?”黄静萍和小蔡在摆餐具,“好啦,大家请坐吧!”

    这还是家里的大餐桌第一次派上用场,桌子上,除了两个素菜,其它的都是肉,冯一平拿出两瓶白酒,“我们随意点,就这么多,每人也就两多点,行吧,但是,菜一定要多吃,争取扫光,不然就浪费了,”

    冯一平保证不了他们喝好,但是能保证他们吃好。

    在冯一平家里,在女孩子面前,他们开始还有点放不开,后来看到两个女孩子也是大块肉大口饮料,也就不再端着,吃的好生畅快。

    “一平,我正想问你呢,”女孩子胃口总是小一些,吃不多时,小蔡就放慢了节奏,“关于众筹的项目,好多人都觉得开个书店不错,投资可大可小,比如我们可以经营二手教材,也符合我们学生的身份,利润也相当可观,前景也不错,如果我们努力,也未尝不能把它打造成类似诚品书店那样的牌子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蔡就是个发起人的唯一一位女生,她来自商业氛围浓厚的沿海地区,家里生产塑料玩具,从小耳濡目染,虽然学的是美术,但对经商一道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开书店啊,”冯一平沉吟着。

    学生创业,想到开书店,这个不出奇,不过,这还真不是个好路子。

    比如现在很繁荣的万泉河书店一条街,过不了几年,就会全军尽墨,就是各大学内外的那些书店,存活下来的也都不到半数,而且大多数都租不起地上的店面,只能转入地下室经营。

    “港台地区和我们目前的发展阶段不一样,这个不太有可比性,诚品书店在港台能成功,在内地还真不见得,另外,诚品其实不仅仅是书店,它是综合性的化产业,运营范畴很大,”

    “可就附近这么多高校的学生,书籍需求量就很大,”

    “是,需求肯定大,但是,各个高校的藏书量也大,这就抵消了好大一部分,另外,我们买书的预算也有限,平均一个学生一年能买几本书?而且学校周围竞争也激烈,利润虽然是不错,但是将来的经营费用,比如房租也上涨的很快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结果,去找理由,总是要容易些,看小蔡脸色有些黯淡,冯一平话题一转,“如果要做,我倒建议可以换一个方向,不以高校学生为主体,而主要针对企业和机关,专门经营精装书籍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现在不管看不看,一些领导和老板的办公室里,总少不了一书架精装的大部头,这块市场也不小,而且都是批量购买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但是,不管我们这个协会,学校批不批,我们几十个人做的头一件事,一定要成功,不然谁都受不了这个打击,所以我建议,不要急,决定做之前,还是要再进行缜密的市场调查。

    最好是按教科书上的来,针对大家提出的每个项目,都做一份合格的企划案,等到企划案出台,就能很容易分辨究竟有没有做一个项目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金宝也在旁边听着,“一平说的是,那我们就正规一些,前期工作多做一些,另外,关于项目,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个人觉得,干洗店其实也不错。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