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的南国,阳光明媚,气候宜人,带着另外两个人的期待,冯一平和黄静萍又一次赴港。

    提行李的时候,冯一平就看到出口处的包卓远在笑着向他们招手,气色看起来不错的样子,不是电话里那愁苦的范。

    司机推着行李车,包卓远为了照顾黄静萍,用蹩脚的普通话说,“一平,第期发行之后,这几天,终于引起了不少反响,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着吧,等到旬以后,反响肯定会更大。”冯一平自信的说。

    包卓远没有接茬,他实在是不知道冯一平哪来的这么些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去酒店还是先去公司?”

    看他那急切的样子,冯一平笑着说,“先去公司吧,”

    与国内其它公司的办公室相比,虽然员工的精神面貌还不错,但杂志社的整体氛围并不理想,有些压抑,不太活跃。

    公司成立之后,老板终于又难得的大驾光临一次,其实杂志社的员工心情蛮复杂,这期的成绩大家都心知肚明,就是在烧钱,私下里,裁员或者歇业的议论就没断过。

    所以,当包卓远在办公区,向那些没见过冯一平的员工们,介绍那个被第一批员工簇拥着的小伙子,说他就是杂志社老板的时候,掌声稀稀拉拉的,有些女性职员惊慌的四下张望,终于来了吗?是要大裁员还是歇业?

    冯一平猜得到这些人的心思,当包卓远叫他讲两句的时候,他走到办公区央,决定讲两句,“虽然我们见面不多,但是我们就是一个集体。就是一家人,所以,我也懒得说客套话,只讲几点。

    首先,大家的从去年到现在的工作,都卓有成效。不管是我个人,还是集团公司,都很认可,也都很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辛勤工作。”

    在那些本来就怀疑的员工耳朵里,这话就是要裁员或者歇业的前言啊。

    好在冯一平没给他们猜测的时间,马上给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,“我们杂志社,是一个很有战斗力的团队,各位同仁。都是集团的优质资产,所以请大家放心,我们不会放弃一个员工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,大家都清楚,目前发行的这期反响一般,但是进步也是明显的,一期比一期乐观,所以。我在此寄希望于大家,抖擞精神。再接再厉,力求一期比一期办的好。

    好了,都放心了吧?那就都接着工作!”冯一平安抚鼓励完,看着那些露出笑脸的员工们,跟在包卓远身后到他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的话一说完,办公区的气氛马上活跃了不少。茶水间那边,更是传来了女孩子们嘻嘻哈哈的笑声,包卓远站在百叶窗前,看着外面这几个月来少有的一幕,感概了一句。“还是一平的话有份量。”

    可不吗,人家是老板嘛,大家的工资都是从他手里拿,说话当然有份量。

    “冯总,请看,”高屹铭把一些报纸,主要是外报纸拿给他看,“这就是这几天报道我们杂志的报纸。”

    包卓远也高兴的打开了好些网站,“这上面,也都有对我们杂志的报道,”

    冯一平略略看了一下报纸上的评论,绝大部分都是持批评态度,认为他们就是一家用耸人听闻的标题,来哗众取宠的杂志,还说要不是因为每期连载的蓝海战略的章,这本杂志,真的可以说是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“网站上的内容也差不多吗?”冯一平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猜测,网上估计还会批的更凶一些,这些知名网站背后,都有一家互联网公司,有些烧钱烧的正爽着呢,你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杂志胆敢这样泼冷水,摆明了就是不想好好相处嘛,那又怎么会客气?

    黄静萍看了狮城一份繁体报上的批评章,看着冯一平他们个好像还很高兴,有些不理解,“这不都是批评我们的话吗,你们这么还这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高兴,批评就意味着人们对我们的关注,批评的人越多,也可以说明我们的关注度越高。”冯一平解释道。

    这其实和娱乐圈差不多,那些刚刚出道,只有少量作品面世的新人,哪怕受到的都是差评呢,报道的都是绯闻呢,只要有人关注,那也比那些没给大家留下一点印象的其它演员好。

    “我估计,这些网站后面的公司,此时说不定也发现了问题,所以他们这样横加指责,是不是有心虚的成份在里面?”高屹铭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说的对,怕是有不少人已经感到了这种危机,他们怕了,他们越怕,说明我们的方向越正确。”包卓远说。

    在冯一平的灌输下,他们现在也都接受了冯一平的观点,认为这个被好多专家教授夸出花来,一定程度上代表着我们未来的美丽的大泡沫,是要破裂,虽然爆发时间还有待商榷,但结果是肯定的,他们自然不接受那些批评的章。

    “反响最大的,其实还是一平你,大家都追着我问这个作者冯一平的联系方式,有其它杂志社想跟你约稿的,还有好多是邀请你去访问演讲,你有这方面的打算吗?”包卓远说。

    冯一平那些章对杂志的拉动作用,大家都心知肚明,杂志社前途不明朗,包卓远也认为,冯一平不应该再被杂志社拖后腿,而应该把蓝海战略结集出版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,好的东西,当然要留着给自家人用。”冯一平说,“而且,你们都做好准备吧,我们的结论,这几天就会揭晓,到时,你们就真的准备电话被打爆吧!”

    类似的话,他在第一次筹备会议上说过,只是,当时参加筹备会议的人,因为对杂志社的前途不看好,此时留下来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对这些坚持下来的人,冯一平一一跟他们握手,还嘘寒问暖几句,大家就有些诧异,这个小老板,在工作上那么急进,私下里接触,倒又是一个很温和的人。

    午出门去酒店的时候,还在办公室的那些职员们,都自动起立,给喂了他们一颗定心丸的冯一平鼓掌喝彩。

    老实说,虽然不管这是自发行为还是组织的,这样的活动冯一平都有些排斥,因为它不应该在一家现代化的企业里出现,但是,真正身处其的时候,冯一平发现,自己其实还蛮享受这种众星拱月的感觉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