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前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“你说,怎么就没更多的人来骂我们的杂志呢?”到银行安排好了资金,回到酒店后,躺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,头枕着黄静萍的大腿,吃着她喂的葡萄,看着下面的维多利亚湾,还想着那些游艇上,是不是有着好多大长腿的超模,冯一平有些失望的问黄静萍。◇↓,

    “不稀罕他们骂,过两天就好,过两天就会有人追着夸我们眼光独到,”黄静萍仔细的剥掉葡萄皮,自己吃一颗,喂他吃一颗。

    通过冯一平的解释,她也算明白了,原来这有时候,特别是对一本杂志而言,被更多人骂,其实也就意味着更多的关注。

    “正是这样,我才希望骂的人更多一点啊,你想想,现在我们明确说狼就要来了,他们不高兴,不爽,梗着脖子驳斥,然后几天后,就如我们说的一样,狼真的来了,那不就相当于他们自己打脸吗?那情景,你想想该多有趣!”

    真可惜,现在驳斥他们观点的,都是一些影响力不大的地区性刊物,以及一些不太知名的网站,要是那些巨头们,比如稍微有点软,以及蓝色巨人等,这个时候来批评一下他们该多好,那将会是多么好的广告啊!

    为了让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,杂志能得到更多的关注,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前沿杂志的前瞻性和权威性,冯一平不介意他们的杂志现在千夫所指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他们被人骂的有多狠,泡沫破裂的时候,那个反差就有多大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,就像是一个刚说话的孩子,对着一群职业生涯正好着的大力士说。“嘿,你们马上会输!”

    现场声音嘈杂,小孩子的声音又小,能听到他这番话的大力士本来就不多,大多数听到的,也都当作是笑话。睬都懒得睬,回应他的,当然只有极少数。

    月10号,周五。

    对大多数人,比如那些在互联网公司任职,或者是在相关公司任职的人来说,这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日子。

    美联储的格林斯潘那个老小子又一次加息,无所谓,虽然法院还没宣布。但是大家都知道,联邦政府诉微软垄断的案子,最后的结果,就是垄断,这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,一度高达,比99年的翻了一番还多!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高管们想着这个周末要去哪个小岛的海滩上晒太阳,普通员工们则想着去哪个俱乐部打高尔夫。那些辞掉工作,专职炒股的人。看着账上那可观的收益,想着是去买套房子呢还是换辆车。

    冯一平和黄静萍在酒店的餐厅吃着分熟的牛排,喝着勃艮第的红酒,刚刚在网上浏览到的那些消息,和各地晚报上的那些章,依然都是一片叫好声。

    他很为这些盲目乐观的人悲哀。他们肯定没学过我们的《周易》,所以不懂什么叫否极泰来,也没看过《老子》,所以不知道“祸兮福所倚”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挺好的,一片叫好。只有他们一家唱衰,不如此,又怎能称托出《前沿》杂志眼光的独到和精准呢?

    但是,这一次,关注互联网行情的不止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杂志社办公室里,包卓远看着雅虎上的报道,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,只是,话到嘴边,变成了,“一平,你们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正在吃,你还在办公室啊,要不要过来一起?”

    包卓远看着收市后固定在高位的纳斯达克综指,想着刚刚发行的那一期杂志上,明确的指出有极大可能,在月旬,互联网泡沫就会破裂,想着自己临到老了,还晚节不保,有可能成为业内的笑柄,一点胃口都没有,“不了,今天答应了老婆,要回家喝汤。”

    外面的秘书也看到了这篇报道,顿时也没有了和闺蜜去逛街的兴致,她看到包卓远办公室的灯熄了,谁知道等了好一会,也不见他人出来,有些不放心,过去敲门,“包总,”

    没人回应,推开门一看,电脑的荧光里,包卓远正在抽着不知道哪儿搞来的烟,青烟袅袅,他的脸荧光和烟里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“包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走,我也家,”包卓远拿起一本书扇了扇,拿起公包和秘书一起往外走,见到办公室里那些肯定也知道这个消息,所以面色发苦的职员,依然笑眯眯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个周末,对杂志社的好多人来说,将是一个难捱的周末,说不定有些人会准备找另一份工作。

    “小吴,是自己住吗?房租高不高?平时有没有积蓄和投资?”他以一个长者的身份问自己的秘书,也不知道,如果没有了这份赖以谋生的工作,这个小姑娘该怎么办?

    首都,金翎也看到了相关的报道,有些心神不宁,推掉了方颍芝一起吃饭的邀请,几次想给冯一平打个电话问问进展,最后还是没有打出去,她是很相信冯一平的判断,可是,现在的这整个形势,确实是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但是,一平又那么有信心!她忽然眼前一亮,难道今天的这个数字,就是最高位,之后就会走下坡路吗?一定是这样的!她激动的站起来走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从年后就一直关注着这方面信息的郑博赡当然不会错过这条新闻,他心情沉重的给女儿打电话,可能郑佳怡是唯一不关心和担心这事的,这时正没心没肺的和同寝的室友在外面逛街,“爸,是,前天一平走之前给我打电话了,恩,这个周末我不回家,今晚也不回爷爷家,对,在外面吃饭,一会去逛街,”

    “那你注意安全啊!”郑博赡叮嘱了一句,还是不要影响她吧。

    不过,他自己当然轻松不起来,以致于晚上做饭的时候,发挥的不是太好,方市长觉得这完全不是他应有的水平,吃了几口就问他,“老郑,最近工作忙吗?是不是太累了?明天要不我们去干休所放松一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做饭的时候接了女儿电话,可能有些疏忽,要不这些倒了吧,我们去外面吃,”

    “也好,你想去哪?”

    “江边吧,顺道去吹吹风,”

    方市长听了就断定老公有事,这个时候的江风,可不是太温柔,还蛮凉的。

    比没心没肺的郑佳怡还放松的,当然是冯一平。

    他兴致好的很,饭后带着黄静萍去看了场电影,00系列的黑日危机,火爆的场面不少,这时的苏菲玛索,正当年,风情那个万种啊,新的邦女郎,虽然被法兰西女神盖过了风头,不过,这个后来一直没火起来,最后只能沦落到一些电影电视剧里打酱油的丹尼斯理查兹,其实个人条件也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看了电影还不算完,之后,他又拉着黄静萍到一直很向往的兰桂坊小酌了几杯,回酒店后,不顾黄静萍的反对,关了房间里的灯,拉着她在落地窗前激情了一回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