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时间月1号,周一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半,冯一平在轻柔的音乐声醒来,黄静萍弓着身子,还在酣睡,他悄悄的走到客厅,打电话给餐厅订了早餐。

    打开电脑,各门户网站的科技板块上,一些知名和不知名的砖家,还在叫嚣着互联网发展的美好前景,上周五的纳斯达克指数就是最好的证明,而且他们还鼓吹着,在本周,这一指数将超过6000点。

    一些股评家们,也在就一些互联网公司的股票做评价,言之凿凿的向大众们推荐他们认为值得持有的互联网公司股票。

    总之,整个形势一片大好!

    杂志社本周的早会,特别压抑,除了高屹铭,各个层主管都一副没休息好的样子,当然包卓远这个高层也没休息好,过去的这个周末,他给冯一平打过两次电话,都是关心他的生活,没有提起工作上的事情,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。

    他也约了熟识的几个朋友茶叙,其有股评家,有财经专家,问他们纳斯达克综指到达了最高点之后,有没有可能反转?财经专家断然否定了这个可能,股评家则委婉一点,跟他说,“可能会有修正,”就是说总体还是看好。

    现在,看着高屹铭身前放着的那本月刊,封面上醒目的那几个大字,好像化作一个个熟人嘲笑的脸,“好,各部门本周主要的工作,还是做好跟踪公关,杂志寄出去了,一定要征询对方对我们杂志的看法和意见,我们是杂志社,不是免费书籍派发处。好。散会。”

    两个层一边收拾本子,一边小声嘀咕着,“我们不就是免费书籍派发处么!”

    高屹铭听到了,怒目而视,包卓远拿着件夹从他身边走过,“啪”的一下。把他面前的那本杂志翻了个个,封底朝上。

    可是,虽然眼不见,心里却还烦着,下周一,就是月下旬,如果旬还剩下的这几天,情况没有按一平预计的那样发生反转,那几个字。就会成为扇在他这张老脸上的耳光。

    穿着制服的餐厅工作人员推着餐车,送来了丰盛的早餐,还带来了冯一平要求的报纸。

    他在地毯上做平板支撑,边大概翻了一下财经版块,和网上的没什么两样,干脆只看娱乐版,今天的娱乐版很热闹,但他也不喜欢。看了觉得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有狗仔队在昨天晚上拍到“锋菲”在跑马地一家酒吧约会,举止亲昵。还互亲对方的脸颊,有力的佐证了他们在拍拖,“锋菲恋”正式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对这两个人,冯一平原来是有好感的,歌都还不错,他们的感情生活。冯一平也不关心,只是后来他们新作不多,各种炒作太多,有些叫人生厌。

    “你早起来啦,”黄静萍身上套着一件体恤衫站在客房门口揉眼睛。让冯一平很有探究一下她里面有没有穿衣服的冲动。

    见他在做平板支撑,黄静萍笑着跑过来坐在他屁股上,冯一平只坚持了几秒钟,就被压趴在地毯上,“好了,吃早饭吧,今天白天要养精蓄锐,晚上要做正事,”

    补充说明一下,今天晚上的这个“正事”,真是“正事”。

    黄静萍给面包涂上果酱,“那今天不去杂志社吗?”

    “不去,”冯一平大概猜得到杂志社今天的情形,去了也不知道说什么,这时候,说什么都是错,那就干脆不去,总之,等到了晚上,就不用他再做解释工作,今晚过后,相信以后他的决定,会在杂志社更好的得到执行。

    这个白天,冯一平过的很悠闲,甚至还有闲心写了老师布置下来的小论,午餐的时候,他们喝了点小酒,下午,两个人相拥着睡到点钟才起,过的好不逍遥。

    金翎今天晚上下班后还一直呆在办公室,从八点钟以后,就一直不停的刷着新闻,郑博赡也一样,方市长今天晚上不回来吃饭,他随便做了点东西填饱肚子,就一头扎进书房,浏览着门户网站上的财经和科技板块。

    北京时间月1号晚九点,美国东部时间月1号早上8点,刚度过了一个惬意周末的各路人马,神清气爽的都在去办公室的路上,拥挤的电梯间里,洋溢着欢笑声,相熟的人都在交流着上周末经历的趣事。

    没人愿意相信,一场自4年以来,纳斯达克历史上的第二个大熊市即将到来。

    熊市的序幕来的毫无预警,九点半,刚开市,交易员们就接到了大量对高科技股的领头羊思科、微软、戴尔等公司的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大卖单,卖出的结果是,纳斯达克综指一开盘就整整跌了四个百分点,创下了全年“盘前”抛售最大百分比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并没有什么,几十亿美元的交易量,对大多数国家和地区的股市来说,是很大的一笔交易,可能比一些交易所所有上市公司一天的总成交额还多。

    但对纳斯达克来说,这几十亿真不算什么,比如就思科单一个股的单日交易量,动辄就60亿美金。

    但是,就像约好了一样,这一波大规模的初始批量卖单只是个开始,基金和机构,跟着也纷纷开始清盘,只有那些个人投资者,因为消息不流畅,此时或者不知道,或者还在观望……。

    但是,那些手握公司股票和期权的互联网行业从业人员,再也不复上班时的轻松,他们敏锐的感到了一股寒意,纳斯达克综指每下跌一点,就意味着他们的财富缩水一些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又想起少数的一些人的警示,此时再理性的想一下,好像我去年圣诞节的时候,通过电子商务公司订购的商品,没能准时收到,好像我们周围的所有人,都持有纳斯达克上市互联网公司的股票?

    这么静下心来一想,他们心更是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晚上11点多,不停刷着电脑的冯一平,总算在网上看到了不太适时的报道,心一块大石落地,自己的安排总算没错,接下来,就等着绿油油的美钞进账吧!

    他在怀里抱着的黄静萍身上拍了一巴掌,“好了,准备睡觉!”

    黄静萍一喜,“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,我给老包打电话,”

    一向注重养生的老包,这几天睡的都很晚,今晚,老妻催了几次,他还在书房不出来,桌上摊了一张纸,抬头是“辞职报告”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,一看,是冯一平的,他马上接了起来,不会是还在外面玩,碰到了什么麻烦吧,“一平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睡了吗?没睡的话上雅虎看看,今天的纳斯达克刚开盘就很精彩,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蔡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不细说,“好了,估计你看了能睡个好觉,这几天我没时间去公司,你告诉公司的所有员工,接下来,就等着电话被打爆吧!”他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,不过这一次,看来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包卓远手忙脚乱的打开雅虎的网页,果然,就在滚动新闻那一块,有他希望看到的相关消息,他顿时感觉身上就像卸掉了千斤重担一样,笑着把那张只写了个题头的纸丢进废纸篓里,哼着小曲回房睡觉。

    这个小年轻,还真不简单!他在心里感概着,早知道这样,像高屹铭一样,在这些大事上,无条件信任他就好,也就不会有这些日子的这些糟心事。

    睡觉之前,金翎不甘心的又刷了一次新闻,要是今天的纳斯达克有什么波动,现在也该有消息了吧,果然,她常上的门户网站上刚刚转发了几条消息,证实了冯一平之前的预测。

    稳妥起见,她把几家门户网站挨个看了个遍,这时家家都有这方面的消息,她很高兴,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身家将要更丰厚一些,更多的是,她所追随的这个人,果然有着非同一般的前瞻性眼光和精准的判断力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组织和执行能力很有信心,这样组合起来,简直是无敌的,想来在不久的将来,自己应该能登上全球最有权势的商业女性榜单。

    今天的常委会开的很晚,方市长回到家的时候,已近半夜,她轻手轻脚的上楼,却没有在卧室里找到郑博赡,这时,她看到对面书房的门下透着光,她刚一敲门,郑博赡就高兴的开门出来,也不说话,一个打横就把她抱起来朝卧室走。

    这样的热情,可有些日子没要过,“这是怎么了?遇上了什么高兴的事吗?”她问老公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有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