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月1号,占据华尔街日报头版的,是一个生活在肯尼迪总统和杰奎琳定情地,马萨诸塞州科德角丹尼斯镇的比尔理发店的老板,年近60岁的理发师威廉佛林。,

    他是个科技股狂,总是把整理出来的相关资讯,张贴在店内的布告栏上,因此吸引了不少同好者,使他的理发店,成了科德角最热闹的投资论坛,不少人都来他这花十美元理发一次,顺便交换情报。

    就像08年国内狂热的投资股市风潮一样,大妈们跳广场舞的时候,也在交流炒股经验。

    此时的美国也一样狂热,连街头的擦鞋童都成立投资高手。

    得益于自95年网景公司上市之后,带动的互联网和高科技公司股票的狂热,这些既没有投资经验,也没有可靠消息渠道的散户们,只凭自己的判断和街头的消息,跟风追进科技类公司的股票,但是傻人有傻福,大多数人都得到了不菲的回报。

    比如论坛的发起人佛林,他投入的退休基金,目前已经高达84000美元,这样的一个小人物,登上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大报的头版,是因为他的经历,正是美国大肆鼓吹的“美国梦”最好的体现。

    如果有后悔药,如果有时光穿梭机,冯一平想,华尔街日报头版的那些资深编辑们,要是能预知1号当天将要发生的这些事,肯定不会把这个人作为头版。

    在互联网泡沫破裂的当天,头版头条偏偏是宣扬一个从这个泡沫获利的人物,鼓吹互联网行业的美好前景,这正是包卓远这些天一直在担心和忧虑的,自己打脸的桥段。

    香港这个地方。真的是娱乐至上,在很多人都在关注美国科技股的动荡的时候,本埠的好多报纸上,周二的头条,依然是上周末遭到披露的“锋菲恋”。

    刚好第二天,两个主角都有公开活动。男方出席一个发布会,女方要去日本领奖,在记者追问的时候,男方否认,女方避而不谈,但是,在场的其它人,证明了他们两个当晚“亲面”的事实。

    其实,也可以理解大家对这件事的热捧。这个和冯一平同岁的金童,如果和一个年龄相仿的玉女相恋,算是新闻,但肯定没有和一个比他大了11岁,也就是将近一轮的天后相恋来的轰动,老少恋什么的,总是更能赚人眼球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纸媒和电视以及网络上,关注这个问题的那些所谓的专家教授们。都在强调,这只是股市达到高位后。自身的调整而已,不用多做过多的解读。

    冯一平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人,他们说不定已经处理完了或者正在处理相关的投资,却依然在这大放厥词,原因只有一个,如果大量散户也和他们一起抛售。那到哪找下一个接手者呢?

    后来针对明星代言,出台了一系列措施,冯一平觉得,比整顿明星代言更迫切和有必要的,是整顿这些大嘴的砖家叫兽们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内地。电视和正规出版的严肃性的刊物,在老百姓心目,还是有着相当权威的地位,广告这个东西,大家都知道,肯定有夸张的成份在里面,但是那些在各种栏目里侃侃而谈的砖家叫兽们,因为平台的权威性,他们的话,还真会影响到好多人,而这个影响的花费,却不是那些看了广告就产生了购买动机能比的。

    但是,专家们扯淡,忽悠得了一部分普罗大众,那些机构则有着自己的判断,不会听信他们的鼓吹,随着机构的继续抛售,好多散户也都从观望开始抛售,毕竟谁都知道,行动,一向比语言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民心和民意,还有信心这几样东西,在大多数时候,都是非常空泛的词语,更是一些专家教授和政客们用来为自己粉饰和找理由的借口。

    但是,在一些特定的时候,这些东西好像又可以量化,比如信心,在股市上,信心就可以具现为一笔笔买单或者一笔笔卖单,金额高达几十上百亿美金,并最终汇总和体现为股市指数。

    此时股票下跌的,不仅仅是雅虎这样,在去年年底,市值就超过美国大汽车公司总和的互联网巨头,也不仅仅是市值也超过千亿美金,专业生产网络设备的思科这样硬件生产商,还有软件生产商,顾问公司,主机生产商,主机托管商,广告公司等……。

    在这个由互联网的普及和发展而提出的“地球村”时代,至少有一点是真实的,各行业之间的关联,确实比以往更加紧密,一处出现问题,就会出现类似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效应。

    比如,如果一家网络公司在纳斯达克ipo成功,如果募集了一亿美金,其至少会有500万用来雇佣顾问公司,1000万投入到雅虎或者美国在线打广告,500万投入到软件提供商,还有几百万用来购买电脑等硬件和主机托管。

    网络公司遇冷,这些关联公司自然也会感冒。

    所以,14号的时候,还有专家教授敢忽悠说这是股市自身的调整,很正常,但是到了15号,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说,就是有些人收了关联公司好处的砖家叫兽们,还死性不改,还敢这么说,电视台也不敢播出。

    因为早上九点半一开市,失去信心的各路投资者都争先恐后的抛售各种高科技及相关的股票,到下午四点闭市的时候,纳斯达克综指,固定在4180点。

    短短天,比上周末的最高点,损失了将近整整900点!

    这样赚钱,真好,特别是这样赚老美的钱,那真真是极好的!

    冯一平虽然不喜欢喝红酒,更不懂红酒,但在北京时间16号知道这个结果的时候,却还是装十的点了一瓶来庆祝,不如此,不能抒发他的兴奋和激动。

    黄静萍虽然不太懂这些,但只要冯一平高兴她就高兴,“我们还要在这呆几天?这几天都不去杂志社吗?”

    “杂志社不用去,老包知道怎么办。我们至少要呆到下周,除了这件事,这几天还要筹备投资公司,”

    这一次的网络泡沫,虽然持续时间不长,但也要到明年才结束,冯一平记得,明年的这个时候,纳斯达克最终跌到只有一千多点的低谷,这么长的时间,需要人帮他盯着,另外,今年国际市场石油价格大涨,这里面也蕴藏着许多机会。

    另外,按他的安排和分工,向其它领域提供资金流的金融和投资部门是最需要加强的一个部门,现在也到了实施这个计划的时候。

    关于这次互联网泡沫,其实一个很矛盾的地方,那就是,虽然以今天的标准来看,这些互联网公司,都存在很大的泡沫,价值都被严重高估,但是挺过了这一轮危机的公司,以他们十年后的发展来看他们现在的股价,其实不是被眼高估,反而是被严重低估。

    所以,冯一平的如意算盘就是,先趁这一轮行情,赚一些钱,等到明年这些公司股价掉到谷底的时候,再用在他们身上赚到的这些钱,去抄底他们的股票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说起来,好像真不太地道,但是,他还真就很乐意干。

    金翎今天走路都特别轻盈,虽然没问冯一平,但综合这两天的情况看,她心仪的法拉利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,所以在接到冯一平电话的时候,态度相当端正。

    但是,冯一平的话,又让她有些不爽,“金姐,我看你要改改你的旅游计划,今年暑假,还是不要去法国吧!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