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九章喜

    “我猜,你是想让我去美国是吧!”金翎一想就想到了,整个人懒懒的靠在转椅上,把那双大长腿翘到办公桌上。【,

    “是吧,你也觉得应该去美国吧,我们俩真是想到一块了。

    到暑假的时候,估计有不少公司会倒闭,正是招人的好时候,我想,到时让洪浩然也陪你一起去,还可以加上徐斌。

    我预计,这一次的风波,可能持续时间不会太长,到明年就差不多吧,但是损失肯定不小,搞不好会蒸发掉四五万亿美元,好多散户会亏得一塌糊涂,日子肯定不好过,这个时候招人,恰逢其时。”

    赚钱是一方面,能拉些优秀的人才过来,也是冯一平非常渴望的事,不仅仅只借这次事件赚钱,方方面面都要利用起来。

    金翎稍稍有些不爽,好像现在在冯一平面前,她没有之前那么职业,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关系,不仅仅是老板和雇员,私交也不错吧。

    所以她叹了一口气,“我费那么多心思找的攻略,幸好没提前预定机票和酒店,”

    冯一平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没事,我暑假有两个月,到时你们在美国的工作取得成效之后,照样可以去法国,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谁知道到时又有什么事,再说,回来了这几年,去美国一趟也行,”金翎把那一大堆准备去法国玩的资料扫进抽屉,很快调整了过来。“就是看在你给我赚外快的份上,我也得乖乖照做啊!”她开了一句玩笑。

    “行,那到时候说。”

    挂了冯一平的电话,金翎给他老爸打了一个,“金主任,忙不忙?我上旬给你寄的杂志你看了吗?”

    “原来只看了前面的连载,昨天晚上找出来看了后面的内容,不错!”估计好多人原来都和他一样,那么厚的杂志。他们只觉得前面连载的蓝海战略有可看性。

    “现在知道我们杂志的可靠了吧,那要不要为系统里多订一些?那好,谢谢老爸!

    还有。我们正在筹备一家智库,不但提供各种咨询,还可以承接社会经济等领域专门问题的优化解决方案,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。一定要照顾我。我可以保证,我们的结论,一定程度上,会比官方智库更权威,这一次的事情你就能看出来吧!”

    金翎不失时机的向老爸推销起杂志和冯一平计划筹建的智库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冯一平一直有些日夜颠倒的意思,没办法,和那边差了1个小时。那边开市的时候,我们这都要准备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总共忙活了几天。终于顺利的把所有他建仓的期指交割完毕,获利,真是匪浅!

    虽然之后还会一直跌,但是这玩意,每一天跌多少,他记不住,也判断不来,稳妥的方式是设置好止盈止损点位,采用金字塔式开仓交易,但是,他没有那个时间,是时候成立金融部门了。

    睽违几天,当冯一平再次回到杂志社的时候,杂志社不像前几天那样压抑,职员们,也不像是之前他来的时候那样装做很忙的样子,是真的很忙,每人桌上的电话,此起彼伏的响个不停,会议室里,坐满了前来洽谈的客户,员工们走起路来,脚下都带风,脸上都带这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看他进来,不少正在打电话的员工,都用手捂住话筒,问候他一声,“冯生好!”见他走过,那些在路上的,都非常自觉的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如果以前,他们只是把这个内地的年轻人当作一个玩票的老板,那么现在,没人还会这样认为。

    就这短短的几天,作为唯一一家不留后路,组织了一组章,坚决的认为这一席卷全球互联网业的泡沫即将破裂的刊物,不用他们打电话跟踪公关,好多收到杂志的目标客户都主动打电话来订阅,单就这几天的成绩来看,已经有在欧美成立自己发行部的需要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还没有一家重量级的公司和他们洽谈广告事宜,不过,这一天不会太远,说不定下一个接到的电话,就是要打广告的。

    而取得今天这样成绩的关键,就是眼前的这个小老板,是他的章,拉住了不少目标客户阅读的兴趣,又是他的坚持,让前沿杂志,可以说是一夜成名。

    包卓远的秘书,看到冯一平过来,连忙从桌后站起来,“冯总,不好意思,包总还在里面接待客人,原计划应该在十分钟之前结束的,谁知现在一直在谈,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冯一平并不觉得怠慢,要是这样忙碌的时候,包卓远还推掉所有的安排只为等他,他反而会有意见,怠慢一下他无所谓,不能怠慢生意,更不能怠慢钱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满满的会议室和那些繁忙的格子间,“茶水间在哪,带我去那等吧,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这边请,”

    他也就在茶水间站着喝了一杯咖啡,和几个员工聊了几句,包卓远就笑着急匆匆的走过来,老远就伸出双手,“一平,不好意思,刚是我以前供职杂志的一个大客户,他们不但下了很大的单子,还准备在杂志上做广告,更主要的,他们还一直缠着我,要我说说接下来的走势,真是件烦心事,”

    他声音有点嘶哑,但精神很足,脸上的神情,是自豪带着一点苦涩,想来这两天,有不少人找他打听过类似的问题,他不说个子丑寅卯出来,别人还说他是推脱,只有冯一平知道他是真不知道接下来的走势,知道的只有冯一平。

    “呵呵,喜欢现在的烦还是之前的烦?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当然是现在的,”包卓远笑着说,恭恭敬敬的把他迎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有看到这一幕的客户,就问旁边的杂志社员工,“让老包这样恭敬的那个年轻人,是哪家的公子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们老板,”

    “哦?那他真是个幸运的年轻人,能找到老包这么高水准的专业人士,”

    他们还都是把杂志社目前的成功,都归在老包身上。

    “也是你想请到你公司去做顾问,讲解蓝海战略的人,”职员也不解释,只顺便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?”

    “对,他也是蓝海战略的作者,”至于这次爆发时机的判断,也是老板一人得出的结论,他们都不会说,因为说了就是给老板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哦!那真得去认识一下,”

    “现在真不能帮你安排,我们几乎每个客户都有和您一样的要求,都找我们要他的联系方式,都希望他能对自己的公司提些意见,但您也想得到,我们老板时间很紧,真没有替其它公司做顾问的精力,不过您放心,以后我们肯定会组织类似的会议,由我们老板主讲,到时一定请您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一平,还是你有魄力,有信心,还是你眼光独到,”办公室里,包卓远感概了一句,“你知道吗,上个月你做出那样的决定,我其实也不太赞同,更别提公司里的其它人,好些笔杆子都担心这么做,会影响自己的声誉,现在的结果证明,你是正确的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是带了点赌的性质,我综合分析了市场上所有的相关资讯,有八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断定,这一路狂飙的情况,在月旬会出现反转。”冯一平又豪不害臊的给自己脸上贴金。

    “八成的把握,其实那不能叫做赌,把握很高,换我也做,”包卓远转向他,很认真的说,像发誓一样,“一平,以后如果还有类似的情况,请你一定坚持,我也一定会按你的要求办!”

    包卓远想起几天前还起了辞职的心思,有些不好意思,冯一平的坚持,不但没有让他成为笑柄,反而为他在圈子里赢得了更高的声誉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谢谢包总的支持和理解,还是那句话,我不会过多的干预,”

    这么说起来,这一次的事情,可谓是喜临门,首先,他赚了不少,其次,杂志终于有了起色,最后,在杂志社,他也竖立起了自己权威性。

    “对了包总,你这两天帮着我约一下你物色好的那几个人,我想在我回去之前,就把投资公司的框架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顺道帮你预约田律师,”包卓远大概也猜得到,冯一平选这样的时机赴港,可能跟股市有关,不过他连问都没问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