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是包卓远的办公室,不过现在主人变成了冯一平,田律师则坐在待客用的沙发上,大多数时间,他只是一个安静的看客。

    接连面试了四位,最小的二十九岁,最大的四十八岁,冯一平没一个满意的。

    也不能这么说,那个四十八岁的他很满意,业务熟练,经验丰富,经过岁月的锤炼,处事也稳重,不像那个二十九岁的,还很毛躁。

    这一点,对一个投资经理来说,很重要,因为关键时候他的一个决定,搞不好还真是分分钟几千万上下,冲动,毛躁,是万万要不得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看了,别人一听,只有两千万美金的资金,非常客气的婉拒了,“对不起,我对我现在的工作很有感情,以后如果有机会,一定和您合作!”

    冯一平一听他这样说,也有了些看法,不是因为被人嫌弃而不爽,其实,两千年的两千万美金资金,也不算少,通过杠杆一扩大,很轻松的能撬动上亿美金,还是能做一些事的,要是这还嫌少,想把把都几亿几亿的玩,说实话,冯一平还不放心呢。

    要是他真有这么优秀的能力,那绝对是香港的股神,但是,冯一平对他没有任何印象,说明他并没有和他的要求所匹配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扭了扭脖子,看着不远处的港湾放松一下,“找个合适的人真不容易,”

    “我看了报章上有不少报道,也接触过一些实例,有些政客,一向竭尽职守,克己奉公。但在退休之前,往往会和平常不一样,要么想着捞一笔,要么想着把自己的亲眷亲信安插到得力的位置上,”田律师说起了和今天的招聘好像不相关的事。

    “职场的有些人也一样,在他的职业生涯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。也会想着能有个让自己实现抱负的机会,这个时候,多年工作积累下来的那些优秀品质,此时反倒放在一边,更多的可能是为自己考虑。”

    局外人总是看的清楚一些,田律师说的很对,事情总是一分为二的,那些工作经验丰富,综合素质优秀的。还真不一定会跟着冯一平这个毛头小伙子的指挥棒转,而冯一平现在需要的,还是一个业务能力过硬,执行力强的人,重点还是在执行力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田律师,”冯一平真诚的向他表示感谢,和大多数人一样,他刚才也只想着要找那个最优秀的。却没想着应该要找的是是合适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位,十岁。港大毕业以后,就进入投行工作,并派驻新加坡五年,对金融期货的运作有着丰富的经验,从言谈举止看,作风也很稳健。

    “李睿远先生。我有一个问题,如果我现在给你下达做空原油期货的要求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这其实是一个综合题,大家现在都看涨原油,冯一平偏偏提出做空。

    “综合目前的情势看。短期内,做空原油有待商榷,如果你下达了这样的指令,我会完整的向你表达我的看法,”
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听了你的看法后,我还坚持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这位仁兄也挺合适,但他如果说提出辞职,冯一平也不会再考虑,就刚刚过去的这波行情,就是这样的情况,普遍看多,但冯一平看空,如果具体的负责人提出辞职,那不又白瞎了,关键时候还得自己亲自上。

    “我会详细的和你说明白厉害关系,但是,如果您还坚持,我会照做,并在权限范围内,尽我最大的努力,做好止损工作,但事后,我会向您递交辞呈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很满意。

    在金融期货市场上,如果孤注一掷,真的很容易就一步天堂,一步地狱,但是,如果头脑清醒,还是有很多工具和手段,可以把风险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综合来看,这位李睿远无疑是最优秀,也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“谢谢李先生的光临,我们会尽快通知你结果,”

    之后又面试了位,冯一平还是觉得李睿远合适,他把包卓远也叫过来,“田律师,包总,我想拜托你们帮着查查这位的履历和背景,”他把李睿远的资料交给他们。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,只相了这位?”包卓远笑着问,在他推荐的人选当,李睿远的履历并不是最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对,还是觉得他合适些。”

    和李睿远的第二次见面,是在环的陆羽茶室楼的一个包间,黄静萍也在坐,今天冯一平穿的很休闲,李睿远还是一身职业装扮,和这旧式茶楼的格调有些不搭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在签合同之前,你有什么要问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解一下,公司的投资规模在哪个区间?”

    “基准是两千万美金,但是,依据不同的行情,可以酌情增加两至四倍,”冯一平干脆跟他透了一个实底。

    这已经比李睿远单独操作的资金要多,“那我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方向,我还是想向你重申一次,我们主要侧重于商品期货和金融期货,可能大多数时候,还是更侧重金融期货一些,不管是香港还是内地的股市,一般我们不会过多的介入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对我负责,我会委派一位财务总监,公司其它的人员,由你负责招募,刚开始的时候,公司还会负责一些投资业务,今年月份,可能会赴美考察,有合适的项目和机会,我们也会投资,希望你对这方面也能有一些兼顾。”

    “是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最重要的一点,还是面试的时候我提到的那个问题,有时候,我可能会给你下达一些你不能理解和接受的指令,我希望到时我的意见能得到很好的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尊重你的意见!”

    “那行,预祝我们合作愉快!”冯一平举起茶杯。

    李睿远笑着说,“现在我是不是应该改口叫你老板?”

    “别,你还是和包总一样,叫我名字吧,”

    在香港前后呆了十多天,圆满的完成了各项既定的工作,顺带小小的更新了一下衣柜里的内容,换上了新款手机,正在筹备的投资公司老总李睿远送他们到机场,在首都这边,接机的是高兴的金翎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去那家店下了订,一个季度后到货,”接过黄静萍给她带的化妆品,金翎就高兴的向他们宣布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订的什么,当然是她流了好长时间口水的法拉利,对此,冯一平只想说四个字外加一个感叹号,“败家娘们!”

    回到家里刚歇下,了解了学院的一些近况,手机就响起来,冯一平一看,是个陌生的老家号码,“你好,哪位?”他用家乡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一平,是我,你们在香港呆了这么长时间吗?”一个有点熟的男声。

    “是,刚到家,”冯一平一边说一边辨别着,这是谁啊,还对他们的行踪这么了解,不是我家,哦,黄静萍爸爸,他这么打电话打我手机上?

    “叔叔你好,”他马上热情起来,“你找静萍吗?我去叫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就找你,”黄承跟着说出了一件让冯一平也有些为难的事来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