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一章 副镇长的烦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黄承此时已经升任副镇长。

    县里的两会期间,赵县长就找时间跟县委叶书记碰了一下,把情况一说,一正一副两个书记一商量,这事就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要是一家伙把黄承提成镇长,没这么容易,一把手县委书记那里不好过关,下面也不好安排,可是,一个资深科员,提成副科长,而且还能带来不少投资,这个安排还是挺容易,也挺划算。

    类似这样的消息,一向是走漏的很快,两会一结束,委员们还没回来,镇里上下都知道了,羡慕感概的占多数,也有些还记得年前的那一幕,还不太纯良的存着看好戏的心思。

    是男人,就忘不了那样的羞辱,何况是他们这些已人过年,把脸看得比命还重要的男人,“估计以后会热闹咯!”。

    事件的主角黄承当然是最先知道的,不过,他也知道,在任命还没有正式宣布以前,更得夹起尾巴来,千万不能给人留下得志便猖狂的印象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以比平常更谦恭的姿态笑着跟大家打招呼,提着热水瓶去食堂,走廊下抽烟晒太阳的一个老资格的科员,水利站的老林笑着说,“有老黄,不,马上要改口叫黄镇长在镇领导班子里,镇里的那些歪风邪气怕是要少些吧?”

    围着的众人不解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他这尊门神在,当然诸邪辟易,那些魑魅魍魉,自然也不敢靠近。”这就是这些积年老科员的水平,骂人不带一个脏字。

    就算是反应迟钝的,这时看着那边拎着两瓶开水笑着走过来的黄承。也都明白了,可不是吗,将来的黄副镇长,这长的,真和门神一样有辟邪作用,当下都笑的很欢畅。

    这也是啊q精神的一种吧。许你升官,就不许我们乐一乐吗?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黄承走过来的时候还停了一停,“笑什么呢,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都笑小孙呢,他家的猫,昨天又挠了他的脸,”老林说,“走,抓紧时间用你打的水泡茶。以后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咯!”

    财政所的小吴,为人木讷,偏偏娶了个厉害的老婆,经常不是院里的葡萄架子倒了,就是家里猫脾气不好,一直是大家日常的笑料之一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老林你还跟我说这样的话,”大家都知道了这个消息。黄承也不好装,“又不是好大的官。你老兄将来指不定就到哪个水电站当经理,那可比我们舒服的多。”

    邻居们已经在提前叫他镇长,遇上这样的事,这一阵黄承的心情自然是好的,变着法子安慰了老林一句,其实他们都知道。想从一个科员,调到现在县里明面上收益和福利最好的水电站去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在县一二把手的关注下,一切都进行的很快。

    两会后不久,随着组织部门下来调研。找黄承谈话,也走过场似的找其它人谈话,之后,随着一个副镇长调到县法院当调研员,黄承提拔副镇长的事,就等于半公开了。

    冯一平他们刚到香港没两天,在镇党委会上,随着专程前来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,黄承同志被任命为主管工业的副镇长,这一切,终于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这次的调整,县委和县政府都很重视,不但组织部来了副部长,县政府的秘书长也专程前来,这样的阵仗,有力的表示了县委和县政府的支持。

    当大家鼓掌祝贺的时候,黄承也感概万千,蹉跎了二十来年,从今天起,他终于摆脱了“兵”的身份,成了一个官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送走上级的两位领导,九点多的时候,王淦青第一次破天换的提着买来的营养品,登上了手下的门。

    “镇长,有事你打个电话叫我过去就好,怎么好劳烦你过来?”

    王淦青笑呵呵的进了屋,“弟妹,没打扰你们休息吧,我找老黄商量一下工作上的事,对了,这是特意在县里买的一点东西,老年人吃了不错,是给黄老爷子。”

    黄妈妈看着黄承,黄承明白王淦青的意思,“镇长有心了,那我代我爸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黄,组织上的意思你应该也明白,把你提上来,主要就是为了加强镇里的工业经济,我也一直为这事发愁呢,我们这样的一个农业大镇,要想发展起来,还就得往工业上想办法,你参加工作以来,也一直在镇里工作,熟悉下面的情况,也有关系,所以我就想问问,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?”这话问的,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镇长,我这刚上来,以前也没有接触过这一块,真没什么主意,我就一句话,你安排什么,我就做什么。”他也不会主动提出来搞定冯家投资什么的,要是他这边一上任,那边投资就落地,王淦青可能高兴,县里领导绝对会有看法。

    王淦青有些小小的不爽,要是其它的副镇长,敢这样揣着明白给他装糊涂,他早就发火了,可黄承不一样,不但自己指着他,县长也指着他呢。

    “那行,你先适应一段时间,我们也都好好想想,老黄啊,以后我们就一起搭班子,也就是一个新开始,是吧!”

    和年前打的那个电话一样,今天当着黄承的面,王淦青依然说不出道歉的话来,还是这样隐晦的说。

    “对,我明白,”新开始,不就是说要放下过去嘛,这点意思黄承当然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晚上睡觉的时候,夫妻夜话,黄妈妈问他,“该怎么去感谢冯家?要不你上门去一趟?”

    这是个问题,他们都明白,提这个副镇长,全靠冯家,这么大的忙,从自己的角度讲,当然的好好感谢,可是,这间还夹着冯一平和黄静萍的事,而这两件事,又是有些互为因果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们和冯一平有联系,和冯振昌那边连面都没见过,电话也没通过,那这第一次见面,该怎么说好?这话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先感谢冯家出力,帮自己当上了副镇长,然后再说女儿的事,那感觉有些交换的意思。

    要是先提女儿的事,会不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认为他们的帮忙是理所当然的呢?

    要是其它关系,那也无所谓,可这以后基本上就会成为亲家,这事还真得一定要办的妥帖。

    夫妻俩挺踌躇的。

    黄承这件事还没想出个好主意出来,在副镇长的位子上,也没适应两天——其实也没什么好适应的,全镇就那么点工业,就接到了赵县长秘书的电话,县长召见。

    这次召见,当然是拜山头,也不是赵县长主动提的,得到任命的那一天,黄承就给赵县长打了电话,没想到这么快就安排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里,赵县长开门见山的给黄承布置了任务,“你现阶段的主要工作,就是联系嘉盛集团,县里也会出人出力,和他们接洽,力争把他们的投资承接过来。”

    县长都明说,黄承也不好再装糊涂,“县长放心,我一定尽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有压力,县政府就是你的坚强后盾,我们都知道,在商言商,所以其它地方有什么优惠条件,县里还可以更优惠,”

    从县里回来,王淦青自然知道这次谈话的心意思,所以马上就想让黄承去找冯振昌,还给他出主意,“先去镇上的那两个厂看看吧,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馊主意,他们帮自己当上了副镇长,现在还去等他们上门吗?

    没办法,黄承只好找冯一平。

    冯一平听明白了黄承为难的地方,他应该去找爸妈,不是为了投资的事,只是为了感谢,但是,这确实不太好说,要是他和黄静萍已经结婚成家,那倒好办,现在确实有些尴尬,两家大人都没见过面,而且他估计,爸妈应该也一样,主动去找黄承,好像也有点放不下面子,所以也没有主动联系。

    “那叔叔,这样好吧,我先让我爸妈过来,然后你和阿姨来首都一趟,反正要谈投资的事,来这边找集团总裁也是个很过硬的理由,”

    有他们两个小辈在,有些话就容易说的多,况且,两边的大人,迟早总要见面。

    黄承想,这样也好,到时不用提两个小辈的事,只表示感谢就好,而且女儿出去后,他们没有去看过一次,也应该去了解一下,他们平常是怎么过日子的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