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翎虽然说又遇上了麻烦,但其实在这之前,她还从来没有跟冯一平说过遇上过什么麻烦事,所以他一听,就有些着急,顾不得再琢磨怎么收拾下高珩,急匆匆的往公司赶。⊙,

    公司里正在开会,很热闹,听起来,周新宇和高志毅也都在电话那头,奇怪的是,大家说起来,好像都带着点义愤填膺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冯一平对着主位的金翎问。

    两边都静了静,方颍芝走过来接过冯一平进了会议室才来得及脱掉的外套。

    金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刚发现,佳美那边又换了总经理,从开年到现在,已经从我们公司挖过去六个店长,还有一个地区经理,挖过去的这些人,正在培训佳美的员工。佳美这些天,动作也很多,好多方面都在向我们看齐,最不能接受的是,他们有几家店的形象也在向我们靠拢,从主色调到标志,几乎都和我们一样,不认真看,还真分辨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事?”冯一平听了,扶着椅背,都不想坐下去。

    电话里说得那么严重,但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吧!哪个在行业里靠前的公司,没有被人挖过墙角,没有被人模仿过?这样的情况虽然不能说是习以为常,但也是司空见惯的吧,按理这事金翎不应该这么兴师动众啊?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也明白了。

    也难怪刚才看着金翎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,虽然半路撂了挑子,但是,话说佳美,就是她创建的,没想到现在跳出来给她添麻烦。某种意义上说,也算是自己为难自己吧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段经历,事关有佳和佳美,她才要摆出这么高姿态吧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”金翎把电脑推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高志毅他们相关资料搜集的很翔实,佳美有几家店已经没有用原来的红色作为主色调。也改用了和有佳的天蓝色接近的蓝色,只不过里面稍微带点绿色,员工的红马甲,也相应改了颜色,连佩戴的胸卡都和有佳的是一个模子,店里的格局,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,高志毅说,连商品都高度雷同。

    好吧。就是冯一平去买东西,如果小区附近开了这样的两家店,他估计平时也分辨不出来这是两家公司的。

    难怪大家这么气愤,挖人也就罢了,佳美这样全方位的模仿,真的有些无下限。

    “刚才老洪跟我说,佳美已经向智通公司提出定制一套系统,问我有没有关系。”电话会议的终端机还开着,周新宇在那边说。

    听了他这话。会议桌旁围着的那些主管们马上又热闹起来,都是说“太过份了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告诉老洪,这样的生意当然要接,而且要做好,”

    “好的,我马上通知他。”那边的周新宇答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“啊?”这边的人都很诧异。金翎不说话,层们不明白冯一平这么做的意思,这样做不是帮着竞争对手对付自己吗?

    “看,这就是竞争的好处,这不就给我们带来生意了吗?”

    但是没有人笑。估计要不是因为冯一平的身份,他这会估计会被人骂成叛徒,不过这也说明,在坐的这些,集体荣誉感和凝聚力都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换个角度想,来自竞争对手的模仿和挖角,其实正是对大家工作成绩的一种肯定,我们应该感到骄傲和自豪。如果之前大家还不清楚自己辛勤工作的成就,现在该明白了吧!

    你们好好想一想,这世界上哪一家优秀的公司,没有被人模仿过?这其实也可以算是衡量一家公司优秀与否的标准吧。

    当然,我们要追求的,就是一直被人模仿,但从未被超越。

    再说,有你们这些骨干在,佳美就是再挖几个人过去,又能改变什么?佳美从一开始到现在,其实都没资格做我们的对手,不用这样大惊小怪。”说到这的时候,他看了金翎一眼,表示不是针对你的意思,金翎点头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都下去吧,该干什么干什么,把这些气愤化作动力,更好的投入到工作当去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事情,就像是一个只有一间茅棚的小贩,从一个广厦千万间的大亨的一面墙上挖了几块砖过去,改变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冯一平的这番话还是有效果,参会的那一个个,都昂着头,以非常饱满的精气神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周总,你那边有什么应对措施?”等人都走了,冯一平接着问周新宇。

    一下子挖过去六个店长,外带一个地区经理,这样的干部,有佳培养出来也不容易,这样的员工流动率,肯定不正常,现在当然要对工作的不足进行检讨,并加以改进。

    而且,佳美肯定还在挖人呢,小贩只从大亨的千万间广厦当的一间的一面墙上挖几块砖过去没事,但要是放任他这样一直挖下去,那也有可能从癣疥之疾变成不治之症,千里大堤,还溃于蚁穴呢。

    “已经安排人事部做了摸底调查,看有哪些主管是不太安稳的,另外,我已经逐一给各地区主管打了电话,让他们这一阵子多到下面的门店走走。”周星宇说。

    这些虽然应对也算得当,但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。

    “了解过我们的这些员工,跳槽到佳美,主要是为什么吗?是因为高工资,还是有其它的原因。”问都不问就想得到,佳美要从有佳挖人,肯定要开出高工资来。

    “主要就是高工资,”高志毅说,“我问过一些佳美也找过,但是没有同意跳槽的员工,佳美虽然也许诺给他们在佳美总部安排职位,但是最主要的手段,就是高工资,普遍是他们现在拿的工资的两到两点五倍。”

    那就没什么,冯一平甚至想像得到这被挖过去的几个人的下场,除了极少数有可能很快适应佳美的风格,能在佳美那谋一个不错的位子,大多数的人,被挖干了价值之后,肯定会被冷处理,之后有的是手段逼着你自己离职。

    “让人事部准备一下,精选一些课程,对层主管继续展开培训,除了业务培训,之外的课程也要有,以提高他们的综合素质为主,”冯一平做了一个安排,并问金翎的意见,“金总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很有必要,同时,要继续向他们强化我们的目标,以及已经取得的成绩。”金翎补充道。

    对,这样一来,究竟是在哪家公司更有前途,大家应该看的明白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不对佳美采取什么措施吗?”这是财务总监李琳,对这样的事,以她的性子,肯定淡定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这只关商业伦理,无关法律。”冯一平很明白,这样其实也算正常的竞争手段,只有用商业手段回击。

    况且,有佳是挂着合资牌子的私营企业,而佳美是国企,是共和国长子,在企业里面,比外资企业的待遇还要好,真正的超国民待遇,它做这些,有佳不能把它怎么样,要是有佳从它那挖人,它反而有好多手段可以施展。

    “我看了档案,被挖走的几个里面,好几个都是我们县里的,要不要在老家做些什么?”这是小舅,经历这样的事,特别是被挖走的,好几个都是县里的人,他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妥,一个公司和品牌,要有自己的个性和态度,普通的消费者,肯定希望在一个公司身上看到类似于普通人的‘宽容’、‘友善’等特质,不好咄咄逼人。”冯一平理解小舅的心情,但不赞同他的处理方式。

    这事他其实有切身的体会,后来一个著名的凉茶品牌,因为各种撕x不断,让本来也是这种凉茶拥趸的冯一平后来那两个牌子都不买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吗?”集团销售总经理王志强原来也加入了会议。

    冯一平也理解他的心情,销售部可不比便利店,便利店的店长离职,其实带不走原来店里的生意,但放在销售部,别说负责一个地区的销售经理,就是一个普通的销售员离职,也能带走不少业务

    “销售部的劳动合同,和一般的劳动合同不一样,里面已经有了一些排他性的条款,但是,王总你更要注意业务员们的思想动态,光靠合同是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再强调一点,遇事的时候,首先检查我们自身,看有没有可以改进和加强的地方,只有这样,每一次的波折,才有价值。

    另外,我对便利店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,在省城,也就是佳美唯一有较上规模分店的地方,我们有佳,一定要始终保持全面超过。

    至于这一次的事情,我们当然也不能就这样什么都不做,但我还有一个要求,佳美可以不要脸,从企业和品牌形象来讲,我们有佳还要有风度,所以我希望大家群策群力,尽快拿出一个最好的方案来,我也会考虑这个问题,好了,散会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后来很少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自己的动态,但是冯一平现在特别怀念后来那么多的社交平台,要是现在有那个条件,能很容易也很优雅的解决这件事,也能顺道提高消费者对有佳的美誉度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