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翎也准备回办公室,冯一平拉住了她,“金姐,公司所有的高层都清楚你和佳美的关系,所以你真的完全没必要有负担,好吧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一平,你说的我知道,不过你也看到了,知道这件事之后,公司从上到下,全都义愤填膺,签于我的工作经历,我多少要避一下嫌,你说是不是?你也放心,其它的工作,我肯定不会推卸责任。○”

    “理解,那现在你要积极起来,想想这件事要怎么解决。”冯一平理解她的顾虑,在这件事上,公司里未尝没有可能会责怪金翎的人,所以她才一定要拉自己过来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目前也没有太理想的方案,但是,这件事,反应出了我们工作上的不少不足。

    比如,集团公司的组织架构,还很不完善,如果发生了比这件事还棘手和紧迫的事,比如批量性的产品质量问题,我们应该要有一个能快速高效的处理类似问题的部门,不然也不至于今天这么多人参与进来,而且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对,应该是要有,国外的企业都有专门的公关部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有类似公关部的部门,但最好不要叫公关部,这个词在国内已经被演绎坏了,一提公关,就和贪污腐化拉拢连在一起。要不学学校,叫外联部?也不好,官气太重,”

    “要不还是市场部?”金翎提议。

    “也不妥,这个部门主要是对公众公关,竖立我们的品牌形象,但是,只要和市场沾边的,一般都和赚钱有关。也不好,”

    冯一平翘着二郎腿,下意识的一摇一摇的,“要不,就暂且叫行政部吧,给人的感觉。专业且性,一个市场部的人说话,老百姓可能还想着他是变着法的想赚钱,但一个行政部的出来说话,大家至少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可以,那我就安排办公室和人事部起草工作职责和章程,还有相关的招聘。”

    “好,行政部成立之后,对一些常见和具体的事件。应该要有预案,挖人这样的事可以等,有些事不能等,比如说,便利店经营的某一类食品,要是出现了食品安全问题,一定要马上就能拿出处理方案来,遇上那样的事。多拖一个小时,事情的发展就对我们更不利几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类似于危机公关的预案是吧。好的,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觉得,集团也有必要成立法务部,虽然现在没有这样的麻烦事,但是我想迟早会碰到这样的事。遇事后再去找事务所,我们要熟悉他们,他们也要熟悉我们,又要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那合作的律所呢,是在省城找。还是首都找?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一家网点多的事务所,如果不行,两边一处找一家吧,这钱不能省,我们不希望有这样的麻烦事,但是一旦遇到了,这些事务所能帮我们节省大量的物力和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吧,你鬼点子多,回去好好想想佳美这事我们该怎么应对,公司有我,等拿出了成熟的方案,我亲自回省城一趟,处理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原来被我们当作摆设的工会,我觉得应该也要加强一下工作,不能仅仅只在员工们生日的时候发礼券,节假日的时候发福利。”

    从我们的国情来讲,工会,其实在国企里,好多时候也是个摆设,更不要说他们这样的挂着合资牌子的私企。

    “各公司的那些工会委员们,要多和员工们谈心,可能一些员工,有些话不愿意和主管说,倒会和他们说,这也是我们了解员工思想状态的一个渠道。

    比如,像志毅所说,这一次离职的,都是因为高薪的吸引,那离职的这几位里面,有没有是家里特别困难,又急需用钱,但我们公司的制度又不允许他们预支工资的情况,所以他才去佳美?”

    冯一平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遇到过这样的情况,一个同事,爸爸突发重病,急需手术,但费用尚差一大截,因此想向公司预支,但公司冷冰冰的一句制度不允许,就轻飘飘的打了回来,之后没多久,那同事就离职另谋高就。

    虽然公司的制度确实不允许预支个月以上的工资,但是,冯一平认为,具体的事情,完全可以做的更人性化一些,处理的好,不但可以留住一位好员工,更可以提高公司在其它员工心目的美誉度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最担心的,是因为我们不知不觉做的一些事,伤害了一些本来非常忠诚敬业的员工的心,和爱之深恨之切一个道理,一旦伤了这些原本很忠诚的员工的心,可能就很难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佳美拉走的个人,唯一的一个地区主管,是便利店第二批的员工,也是县里的老乡,这样的员工流失,特别是跳槽到他并不是很看得起的佳美那里,冯一平也很有挫败感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要检讨,今年到现在,我还没有正式的和一线的员工交流过,说实话,他们现在最关注什么问题,我也不清楚。以前会做的一些事,现在都因为工作忙,所以都放下了,去年,我也没有去他们的宿舍看过一次,我估计在这点上,新宇和其它不少高管都和我一样。

    确实,随着我们的网点越布越多,员工越来越多,我们和下面好像有些脱节,企业层面的成功,有时候可能并不能给一线的员工带来满足感。

    我马上发强调一下这方面的问题,不管工作多忙,以前公司规模小的时候的一些优良传统,我们一定不能丢下。”金翎主动承认了工作的不足。

    “好,最好也从制度层面上规范一下,把这一项内容,纳入到对各主管的考核里去。

    另外,现在我们的公司还不多,每年底,总裁们要带着集团各部门的主管,到每个公司去座谈一次,当面了解公司员工对下属各公司日常管理的意见和建议,包括对该公司各级主管的意见。

    还有办公室,我们公布的那几个投诉的邮箱,现在一直是摆设吧,叫志毅他们想想办法,让这一块也活起来,怎么说也可以作为一个沟通的渠道。

    其实呢,我这都是想一出说一出,金姐你受过系统、高端的商业教育,我觉得,现在便利店一块的工作,你要慢慢的放手,把大部分的精力投入到对集团工作的管理上来。”

    冯一平不是全才,他只不过是多了十多年的生活阅历,他后来手下最多的时候,不过是管理一个十几个的分公司,自己开公司的时候,除了夫妻两个,就只有两个侄子一个司机,现在一下子管理一个跨几个行业,业务遍布近十个省份,雇员近五千人的公司,他现在确实也做不到面面俱到。

    但是,也是因为家庭环境的缘故,他有一种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优秀特质,不管是身家千万还是亿万,他始终还是一个很踏实的人,飘不起来。

    另外,他一直保持了一个好习惯,就是遇事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,后来这样做,是因为他没资本,找不了别人,遇事只能提高自己,现在虽然有了一定的资本,他也没有膨胀,还是能很理性的坚持这样做,没有自己永远是对的,错的永远是别人那样目空一切的想法。

    而且,他其它的长处确实也不少,毕竟在咨资讯发达,社交平台多样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呆过,没吃过猪肉,至少也见过各种猪跑。

    所有,之后想了几天,他终于拿出了一个合适的反击方案,一经提出,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,再经过大家的共同完善,他们普遍认为,这个方案很完美,也会很经典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