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完成了省城的各项工作,准备回首都的前夜,金翎终于坐下来,和老爸一起吃了餐晚饭。←,

    夸了几句他们这些天的动作,金主任话题一转,“你说,这一次的收益有多少?”

    金翎说的很含糊,“就够我买一辆新车的,”

    金主任就笑,“你说的轻巧,你那一辆车,够买我的配车好几辆。”

    金翎再一次避而不答,“从你这拿的二十万,我怎么还你?要不,你也在外面开个账户吧,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还还什么,那就是给你备的嫁妆,我一个老头子,哪里还有用钱的地方,你留着吧,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事,你也有点本钱。”金主任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放我这,还有,爸,一平的预测都这么精准,这本刊物,你能不能向上级单位推荐一下?”老爸的那二十万美金,放在自己这也好,金翎也不多做感谢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除了蓝海战略,这本杂志的一些主要论断,都是出自一个大学生之手?”金主任还是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都我亲眼所见,当然不会错。”金翎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,让我和这个小伙子见一面吧!”

    金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有些紧张,“他现在可是很忙,在首都上学,还要兼顾公司,真走不开,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不急,不是有暑假吗?”金主任指了指旁边的凳子,“你看看,是不是你手机在响?”

    金翎一看,自己的手机果然在一闪一闪的,打开一听,是物流公司的张必兴的电话。“金总,我这边出了麻烦。”

    物流公司出的麻烦,也没什么出奇,和后来的那些快递公司并无二致,他们丢了一件货。

    在公司办公室,金翎和赶来的刚签下协议的法律顾问毛律师。听了张必兴的情况说明。

    天前,荆湖市龙山焊机厂,通过物流公司,发了两小件的配件给省弘昌机电,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反正昨天在省仓库里只找到一件。

    丢失的那一件,本身货值不大,只有几个转子,不到五百块。但是,里面有个信封,信封里是弘昌机电开年后的这个旺季,从龙山焊机厂进货的增值税发票,面额2500元。

    这就形成了一个联动效应,省弘昌机电表示,没收到税票,他们不会办款。而对龙山焊机来说,再开一次税票。就等于要重复交增值税,2500的1%,4万多块!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小数目,而且焊机厂的老板说,他的利润都没有这么高,所以从昨天开始。一直到物流公司闹,要求物流公司赔偿他的全部损失,包括可抵扣的税额加上货款的银行利息以及其它费用,一共45000元。

    一件只收15块的运费,货值500块的配件。却要陪45000块,这样的要求,当然不可能满足他,之后,荆湖分部,已经被他堵了门,货物只能进不能出。

    也就是张必兴让物流公司的人一直克制,不然,双方早就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这一块,金翎不熟,她转向律师,“毛律师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一单的相关单据带来了吗?”毛律师问张必兴。

    “带来了,”张必兴从包里拿出一个保存得好好的信封,从里面拿出运单。

    毛律师仔细看了,在货物名称那一栏,写的是配件,件数为两件,没有做保价,运费0元。

    在人民币大写的那一行下面,是特别提示,醒目的做了说明,在填写本受理委托凭证前,请托运人认证阅读下方的托运合同,若托运人同意,请签字,若有异议,双方协商后,可重新预定相关条款或增订新条款。

    托运合同一共十条,规定的很全面,当然,从条款来看,自然是偏向物流公司多一些,但是,也说不上是霸王条款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了上面的条款和签名,毛律师肯定的说,“我们的法律责任不大,按规定,最多赔偿他45块,就是我们做一下让步,发扬一下风格,也就是赔他那件货的损失,500块。”

    张必兴听了眼前一亮,“真的?”

    物流公司出的这个漏子,应该是集团所有的公司里面,目前涉及金额最大的一件,他紧张着呢,听毛律师这么一说,最多五百块,那算什么事?自己就可以出。

    “是,放心吧,交给我来处理,你有焊机厂老板的电话吧?”

    “有的,”张必兴马上调出对方的电话,“是很难说话的一个人,我跟他通过两次话,什么都没谈成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气头上嘛,”毛律师当场用免提拨通了姚卫东的电话,“姚总吗,我是嘉盛的法律顾问,毛舜明律师,”

    他只一介绍完,电话里就暴风骤雨一样的,响起了一个听上去就带着酒意的年男人的大叫,“律师?吓唬我啊,我跟你说,就是法官给我打电话也没用,都有钱请律师,他妈的没钱陪我损失吗?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,没有这笔钱周转,我厂里正常的生产经营都会受影响?我告诉你,赔偿一天不到位,你这个分部就不要想着开,我还会到处帮你打广告做宣传,看看还有没有人会跟你们物流公司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巴拉巴拉的好一通说,里面还夹杂着不少脏话,金翎听了都皱起了眉头,张必兴在一旁,一脸的抱歉,毕竟这事是他们公司的失误。

    不过毛律师是好脾气,等那边发泄完,歇口气的时候,不紧不慢的说,“姚总,我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,我更明白这件事里面,我们的责任,我在此通知你两点,第一,如果到明天早上上班的时候,我们物流公司分部,因为你的原因,还不能正常营业,我们会报警,并且会依法索赔,

    第二,如果你有解决这件事的诚意,在不干扰我们分部正常营业后,可以来省城和我们协商。

    我正告你,如果明天早上,我们分部还不能正常营业,明天下午,律师函就会到你手上,到时就没有协商的余地,希望你也能向律师咨询,做出正确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对方好歹听完了他说的话,沉默一阵,叫道,“发就发,你当我是吓大的?你们丢了我的货,丢了我的发票,反倒是你们有理?”

    毛律师没等他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?”张必兴问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,做生意的人,都是有头脑的,只要他好好想一想,找个律师问问,明天分部那边,应该不会再受影响,明天一早,我把我号码发给他,相信他会主动跟我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对方起诉?法院会支持他的诉求吗?”金翎问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按法律规定,未保价的邮件,丢失、损毁或短少的,按照实际损失赔偿,但最高赔偿金额,不超过所收取资费的倍,我们的托运合同上,也写明了这一点,而且,托运合同上,写的清清楚楚,是配件,不是他所说的增值税发票,托运的时候,对方也没有特意说明,所以我们就是全额赔偿,也就是500块。”

    听了毛律师的说法,金翎并没有完全放心,可能赔偿不了多少钱,可是,这件事处理不好,真的会影响物流公司声誉。

    她拨通了冯一平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金姐,有事?”这个时候打电话,冯一平知道肯定有事,还多半是麻烦事。

    果然,“我明天回不来,这边出了点事,”

    听金翎一说,冯一平火冒丈,这个姓姚的,是把公司当肥猪宰吗?就是增值税票遗失,花点时间,也可以凭丢失发票的存根联复印件,到税务机关办丢失税票已抄报税证明单,然后以该单作为合法凭证抵扣税额,哪里轮得到物流公司出?

    金翎听不明白,把电话递给毛律师,毛律师听冯一平说了一大通,半晌才说,“税务总局的相关件规定,遗失发票联和抵扣联的,均不得抵扣其进项税,存根联复印件也不能作为抵扣凭证,不过,最近好像说是要对一条进行修改,”

    冯一平听了才想起来,你妹哦,现在是2000年,不是14年,好像还真是这样的规定。

    他马上觉得,毛律师的处理方案有些不妥,这么说,龙山焊机厂真的损失不小,律师的处理方式,虽然合法,但是不合情,换做他是姚卫东,他也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后来的快递公司和用户的那些纠纷一样,不管法院怎么判,没人站在快递公司那边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收货方是他熟得不能再熟的机电公司,那这事不是没有转寰的余地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