增值税发票这事,可以说道的事情很多。

    对一般纳税人来讲,有时候,它就是一种资源。

    其实,有不少公司,特别是以零售为主的公司,每月交的税很少,或者不交,因为它采购进来的商品,都是要开增值税票的,但是销售的时候,开票的很少,所以进项税总是多于销项税,不但不用交税,还总会有留抵税款。

    造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,我们去超市买一堆东西自用,或者去机电公司买几把木工用的电动工具,在车库或者院子里,diy点什么东西,有几个会开票?

    更别说开增值税发票了,你连税号都没有,想开也开不了。

    至于多出来的那些税票怎么办?这其实是一个大家都知道的,但又不能说的秘密。网上一搜你就知道,好多的收5到个点开增值税发票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玩意要处理好也不容易,因为票都是随款走,稍微马虎大意,就很容易被查出来,然后,虚开税票,那家伙,被查实了,不但要罚款,还会判刑。

    就说冯一平后来开那个夫妻店的时候,虽然总有多余的税票,但他一直没动这些歪脑筋,他老实人嘛!

    所以,现在他一听这事就明白,突破口就在省弘昌机电身上,他们就是把增值税发票拿到手,一般也就是作为记账凭证,并没多少用。

    如果胆大点,心思活泛点,也可以收5到个点,为其它的作为普通纳税人的机电公司开增值税票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弘昌机电,明显也不是个善茬。从他们借故不付款给龙山焊机就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,想圆满解决这事,还是得想些辙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冯一平和金翎顾忌物流公司的声誉和形象,要不然,赔500块了事,起诉?我们也奉陪。那样还不用陪500那么多。

    龙山焊机的姚老板是最先服软的,听了毛律师的话之后,他应该也咨询过律师,知道自己不占理,这样闹下去,得不了好,所以早上不但再没带人去物流公司分部闹事,收到毛律师短信后,马上就和他联系。和昨晚的态度一比,那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还主动提出来省里面谈。

    姚老板五十来岁,穿灰格子外套打红领带,开着一辆皮卡,地道正宗的农民企业家一代的形象,在会议室见到毛律师和张必兴的时候,姿态那个低啊。双手握着毛律师的手,一个劲的道歉。“毛律师,对不起,我是个急性子,昨天正在气头上,酒又喝多了,你大人有大量。千万不要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理解,你坐,”

    一坐下,毛律师和张必兴海没来得及表明己方立场,姚老板又自顾自的开说。

    这一说。就是半个多小时,一直在痛陈革命家史,办这个厂多么不容易,现在效益多么不好,要是没有这二十多万的回款,整个厂就转不动了。

    还说什么你们大公司,不知道小作坊的难处,要是再开一次税票,因为多交四万多的税,那他就连厂子里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了,厂房的租金更交不了。

    总之,态度很好,姿态很低,但要求依然没变,就是要物流公司赔他四万五。

    张必兴无奈的对着毛律师摊摊手,毛律师点点头,让他稍安勿躁,“姚总,来,喝口水歇一歇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见怪啊,我这个人,就是个急性子,肚子里装不住话,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毛律师拿出准备好的一些资料,“我们的工作失误,我们不会推诿,一定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,其实,这些年类似的案子不少,姚总你可以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准备的这些,是这今年法院判决的,主要是邮政快递丢失增值税票的案子。

    其面值最高的一件,邮政丢了承运人两张面额合计6万的税票,但是因为没保价,相当于双方确认快件物品实际价值不超过快递费用的5倍,在双方没有约定的情况下,丢件后,邮政只赔付快递费用15块的5倍,所以法院判赔一共5块。

    姚老板显然也是知道这些事的,此时越看脸越黑,正想着诉苦服软不管用,是不是还得来硬的,毛律师显然早就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姚总你也明白,从托运合同,到你们公司托运的员工,交货的时候,说的都是配件,所以,就是你到法院起诉,我们的责任顶天也就是原价赔偿你丢失的那件配件,也就是500块,”

    姚老板把领带一松,又要发飙,毛律师拦住了他,“你先听我说完,造成这样的后果,主要在于你们托运的时候夹带,你承认吧,就是你不保价,把税票单独交给物流公司,他们也会妥善安排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姚老板又要说话,知道他又是那些蛮不讲理的原话,毛律师又拦住了他,“但是,我们也是一个负责任的企业,虽然我们在法律上没有义务,但是在道义上,我们决定出些力,”

    姚老板马上眼睛一亮,“你们准备赔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最多还是原价赔偿丢失的那件配件,但是,我们会努力,让你把损失减到最少,”

    “让我减少损失,很简单,赔钱啊!”姚老板叫道。

    “姚总,我们两个加起来,都一百多岁,这个态度,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你说是吧,你先听我把话说完。”

    听毛律师说了安排,姚老板又不干,“为什么还是要我出5到个点?凭什么,明明是你们丢了我的货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姚总是这个态度,那也不用谈了,我们等着法院的传票,”毛律师收拾东西准备走。

    他这一硬,姚老板立马就软了下来,连忙拉住他,“老哥,我再想想,你确定这样有效,弘昌机电会同意?”

    毛律师不说话,姚老板松开他的手,“好,我这就联系。”

    下午点的时候,在天茗茶楼前,他们等到了弘昌机电的老总周向前,这是一个偏瘦的年人,不苟言笑的样子,说话还有个很不好的习惯,喜欢拿手指人,一听说那边的张必兴是物流公司老板,马上指着他说,“你们这是什么物流公司?这是方便我们还是祸害我们呢?”

    把张必兴给气得!

    姚老板站在一边不说话,有几分看笑话的意思,毛律师一边劝张必兴,一边笑着说,“我们进去谈,”

    周向前“哼”了一声,负着手走在前面,看到停在门口的那辆皮卡,“老姚,你不是都换了奥迪吗?怎么还开这辆老古董?”

    姚老板老脸涣红,“坏了,在修呢,我们快进去吧,不要堵在门口,耽误人做生意。”

    张必兴看了毛律师一眼,这些老狐狸,一个个说话,原来水份都这么大。

    服务员推开门的时候,周向前一愣,里面已经坐了两个人,他正想问一句是不是带错了,毛律师已经率先走了进去,“常局,梅总,”

    周向前定睛一看,马上也满脸笑的走进去,“常局,这么巧?”

    国税下设稽查局的常副局长坐在那,伸出手来和他搭了一下,“嘉盛的梅总约我谈事,正好,一起聊。”

    梅义良笑眯眯的说,“周总,认识一下,梅义良,”

    周向前连忙递过去一张名片,“周向前,今天能认识梅总很荣幸。”

    梅义良接过他名片一看,“机电公司?经营项目这么多,那有机会我们合作一下?我们集团,不说大型设备,就是每年采购的各种线缆和工具,量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看这阵势,周向前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**是要落空,强笑着说,“那还真希望梅总多给些机会,”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