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没问题,再招标的时候,一定会通知你,”梅义良笑着说,“有机会呢,也希望周总你能多支持,做生意嘛,讲的就是双赢,你说对吧!”他和常局长移到窗边的小桌上,把大桌子让给他们,“毛律师,你们聊,”

    接下来毛律师他们要谈的事,恩,他和常局长当然不会参与,在旁边听着就好。±,

    梅义良的意思周向前当然听得出来,他虽然心下不爽,但这时哪敢像在门前那么倨傲,脸上一直带着浅笑,“那打扰了!”

    姚老板原来是抱着试试的心思来的,现在一看周向前是这态度,马上知道有戏。

    看来恶人还得恶人磨,其它的不说,合作了这么长时间,这一次周向前借故不付款的事,让他有些齿冷,感觉是重新认识了他,心里打定了主意,以后和他生意往来,一定要多留心。

    分方坐定后,张必兴趁毛律师说意见的时候,去窗边那跟梅义良和常局长打招呼,陪着聊了几句,表达了自己的歉意,不管怎么说,现在的这一出,都是因为他的工作失误,以及管理不到位引起的。

    梅义良安慰他,“没事,主要责任又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连常局长也说,“对,工作上免不了有出疏漏的地方,特别是你这行的工作性质,吸取教训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边,听毛律师说了方案,周向前马上叫屈起来,“我们虽然是个小公司,不过还是有另外两个股东,本来能抵扣1个点,现在你们只出5个点,相差几万块。我就是想同意,又怎么做得了这个主?”

    不过,他这番话,主要应该是说给后面的常局长听的,梅义良他刚认识,不用考虑给不给面子。常局长那边,不用考虑,一定要给面子。

    毛律师笑着说,“据我所知,贵公司经常是当期的进项税,总是多于销项税,就是少了这一张税票,也不会有多大影响,姚老板给你的价。本来利润就不高,他还同意在这批货上再降5个点,真的很有诚意,你们合作这么长时间,一直合作的都挺愉快,要是因为这件意外的事影响到后续的合作,也真挺可惜的,您说呢周总?”

    “哪里有这样的事。能扣税的税票,少这么多。怎么会没影响?”他知道那边的常局长可能在听,所以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果然,那边常局长马上幽幽的接了一句,“周总啊,去年,因为进项多于销项。你们至少有大半年没交税吧,今年也只交了一个月的,”

    “是是,常局,可是。这一期我们确实缺,开票的太多,”周向前转过头堆着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,老周啊,你们公司经常会有几个月集开票的,生意还都不小,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听常局长这么一说,周向前不敢再有二话,他们代开票的事,肯定瞒不住稽查局,“生意上的事,还真说不准,那不是有时候赶巧吗?常局梅总你们聊,我们再商量一下,”

    他也不问毛律师,直接对姚老板说,“5个点我确实不好交待,个点吧,你同意,我们明天一早就办款。”

    姚老板也没想到嘉盛的关系这么硬,周向前原本死咬着,一定要见票才能付款,没想到一见到这个常局长在场,这么容易就松动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家都这么给面子,那我也痛快一点,让6个点,你知道成本的,好歹不要让我亏太多,好不好周总?”

    周向前当然是不太乐意的,不过听着常局长在那边和梅义良说说笑笑,好不融洽,只得同意下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难得的是常局和梅总在,那我就擅自做一回主,6个点就6个点,钱嘛,这次亏了,以后我们再赚,我和老姚你也这么多年的交情,是吧!”

    感觉自己大出血的周向前,这时当然要抓住机会买好,“老姚,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,务实的很,要是真没影响,我早就做主把款给你办了,接着进货,你也知道,现在生意正是好的时候,仓库里的货已经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是,非常感谢周总的体谅,要货没问题,你一下单,我马上安排厂里备好,”

    现在最高兴的,要数姚老板。虽然周向前刚才让步让的痛快,但他知道,要不是嘉盛介入,他搞不好还得真得重新开税票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明白,自己之前对嘉盛的威胁,还真有些过。

    其实昨天晚上他就连夜电话咨询了市里的律师,今天早上还特意去面谈了一次,律师说的很清楚,这样的情况,告到哪里去,物流公司都没有多大责任,他们能全额赔偿那件配件,就已经是仁至义尽。

    姚老板也明白,主要责任,还是在自己,图方便,贪便宜,把几十万面额的税票就夹在货物里,也不跟物流公司说一声。

    这事能这样解决,说起来,还真得感谢嘉盛的仗义,他笑着说,“大家能不能赏脸,让我晚上请大家吃顿饭,”

    梅义良笑着说,“都到省城了,当然是我请,等有机会到荆湖,再让姚总你破费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晚上还有个会,我真没办法参加,”常局长拿着手包要走,“梅总,帮我向金总带好,”

    “一定,常局工作要紧,我送你,”

    晚上的这餐饭,也算宾主尽兴,周向前还真的惦记起了集团的的机电产品采购,这个梅义良痛快的答应了他,反正都是通过招标,多一个参与者,也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而且,大家都是生意人,从明面上看,让步最大的是周向前,也不好让他觉得,嘉盛是找人压他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周向前和姚卫东的交情,好像也没有因为这事受影响,席间表现的那叫哥俩好啊!

    只不过,等周向前被他的儿子开着一辆佳美接走后,姚卫东总算露出几丝情绪来。

    也是,就算这件事起因就是因为他自己,但是,一个原本觉得关系不错,合作也还顺畅的人,如此不讲情面,一点都不通融,感觉真有些伤钱又伤心。

    张必兴把他送到附近的怡佳酒店——这也是省城第六家怡佳,姚卫东拉着他的手说,“张总,之前真对不住!我是个粗人,没什么化,做事冲动,更不会说话,但我知道,像嘉盛这样有担当的公司,才是会有大发展的公司,你放心,我回去一定帮你好好宣传,有货走嘉盛,一点问题没有。

    还有,这个你一定要收回,我无论如何不能要,”

    他掏出那个白天毛律师交给他的,里面装着赔偿的五百块钱的信封,往张必兴身上塞。

    张必兴如何会要这个?都花了人情请常局长出来,就是为了尽善尽美,这赔偿的五百块,也是一定要给的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等于是又靠金翎动用了一些关系,事情总算是顺利解决,也称得上皆大欢喜,就是周向前也很满意,这相当于他合法的以6个点,把这多余的二十多万的税票代开给别人。

    唯一难过的,是张必兴。

    也上了系统,本来管理就算很细致的物流公司,让金翎带着总部和软件公司的人,整顿了好几天,连刚组建的监察审计处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次也不是追究责任人,大家群策群力,一起帮着物流公司把工作流程重新理了好几遍,再优化了一次,从程序上避免再出现类似这次的事情,以及其它的漏洞。

    但是,临走的时候,金翎也给他下了指标,物流公司的丢件率,必须控制在1%以内。

    1%,这样的目标对一个日均收件上万的物流公司来说,真不简单,不过,他也没有二话,为了圆满的解决之前的事,连总裁和副总裁都亲自出面,现在他只能更投入的去工作。(。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