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老板在接待人,首都,老陈正在等着被人接见。

    可是,他都等了快一天,王总却依然没有见他。

    农历26,除了那些不得不坚守岗位的人,大多数人都已经在快快乐乐的享受假期,

    但是,有些平时不太忙的人,这会却尤其忙,没办法,生命在于运动,当官在于活动。

    傍晚六点多,正是好多人家热热闹闹,和和美美的吃饭的时候,此时在李方成第一次见到王总时的那个大子那,后进偏厢的餐厅里,同样有一场欢宴在举行。

    东道主自然是小王总,主客,是一位拿了重金出来活动的副厅级官员。

    但凡能让小王总宴请的主,那必然都是拿出了重金的。

    这位在平常,显然也是坐在主位上听别人看他的脸色讲段子的主,今天却在揣摩着小王总的脸色,看自己精心准备的那些段子,王总究竟是喜欢哪种类型的。

    不过,但凡混到他们这个地步的人,多少还是有几把刷子,至于人情达练,那更是必须的,平常受惯了人伺候恭维,此时伺候恭维起别人来,同样是一等一的好手。

    虽然做着的实质上就是溜须拍马的事,但他那动作,那语态,那神情,绝对没有一丝谄媚的迹象,非常自然,绝对是宗师级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恭维,那就不是恭维,而是肯定或者是夸奖,一点也不露骨生硬,会让听了的人更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就如此时笑声不断的小王总。

    但是,王总的好心情,不知道是这位官员高深功力的缘故,还是因为坐在他右手边,副厅长带来的那位女明星。

    如果李方成今天也在,那他这会一定会嫉妒得眼睛发红,这位明星,从名气和成就看,虽然只能算是二流,但如果只论长相身材,那绝对也是一等一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位平常在其它人面前应该都是高高在上,宛如仙子一样高洁又不食人间烟火的女明星,这会是踏踏实实的站在凡间,虽然是第一次见,但是对王总的那个小意温存,绝对是就像是携手多年的老相识一样。

    这,或许也是她的专业技能之一吧。

    总之,王总很是高兴,王总一高兴,也会敬酒,不过这个圈子里,敬酒不叫敬酒,叫升酒。

    这也很好理解,炒股的都喜欢听“涨”,做官的自然也乐意听“升”。

    而且“升酒”的谐音“升九”,那也非常吉祥。

    国内的领导职务,从国家级正职,到乡科级副职,刚好是十级,哪怕是以目前黄承忠的职位,再升上九级,那就是政府首脑,你说,这样的话,当官的谁不喜欢听?

    王总举杯升酒,大家自然热烈应和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王总,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心里也动起了冯一平在办公室时动起的那般心思,只不过,比冯一平的更激烈,也更直接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飙车?”他问身边的那位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那位马上抱着他的胳膊,“好哇!我特别喜欢飙车,我觉得它是最刺激的事,”

    这其实也是个万金油的答案,不管王总说去干什么,她都会是这个态度。

    “那么各位,少陪了,”王总可比冯一平洒脱得多,当场就搂着那位女明星站了起来,竟是现在就要去飙车,就是不知道,他要飙的是法拉利呢,还是其它的。

    “王总好兴致,”厅长首先站起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他这会是要真的去飙车还是其它的什么,没人会语重心长说什么酒后不好开车之类的话,好多规则,规范的只是大多数人。

    走出大厅的时候,王总和那位明星,已经像连体人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的主客并不恼火饭只吃到一半,主人就跑了,他见到这一幕挺欣慰,这绝对是不把自己当外人看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事,虽然比不上男人三大铁里的一项,但是,能毫不掩饰的让他看到这些,王总怎么也是把和他的关系,当作比较铁的一种体现。

    虽然劳动这样的明星,代价不菲,但是,这个钱花得值。

    送礼,也是一门学问,也得与时俱进哪。

    手下开过来的,还真是一辆法拉利,王总正准备启动,想起一事,在旁边女明星的手上摸了摸,“稍等,”

    他快步走进自己的会客室,老陈果然还等在那里,一见他,连忙起身,“王总,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我的名字,冯一平还是忙到连几分钟的时间都没有?”王总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“他确实是很忙,不过,我们其实都没有机会报你的名字,”老陈小心的说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他可能不知道你们是谁的人吗?”王总自然不傻的。

    如果连自己的酒店的两个客人是什么来路都打听不清楚,那他冯一平,怎么可能会成为首富?

    “这是冯一平不想跟我打交道,所以才不给你们当面报出名号的机会,哼,这么不给面子,”

    虽然老陈在电话里一直语焉不详躲躲闪闪,王总依然还是能猜出那边冯一平的意思,不然,早上打了电话,下午派了人,怎么会到现在,还没有直接联系上?

    “王总,或许冯一平真不是不给你面子,他是真的不想跟官场太亲密,”

    老陈居然帮冯一平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不这么说怎么办?骗别人不容易,骗自己更难,老陈现在非常明白冯一平的想法,那就是相当不待见自己伺候的这位主。

    要是下次王总再把自己派去找冯一平,那还得坐蜡,而且,下一次哪会有这次这么豪的理由?

    要是王总断了这份心思,放弃了这个想法,那自然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可是,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哼,”王总又哼了一声,“这可由不得他,”

    知道就会是这样,既然知道冯一平有那么厉害的本事,王总怎么会就此罢手?

    “他这次就是不想亲近,也得亲近,你,密切关注他的行程,看他接下来哪一天回国,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到时我亲自去会会他,我到要看看,这位冯首富,到时是不是连我都没有时间见,”

    老陈总算松了一口气,你亲自去办就好,“好的,我马上就落实,”

    “那,过年前,你是不是再见见李方成?”

    “如果冯一平年前不回来,可以,”王总匆匆的说完,匆匆的往外走,可不好让车上的美女久等。

    老陈一直送到车旁,“那边的客人,你去照顾一下,”王总还想起来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老陈算是彻底放心了,这说明王总并没有因此怪罪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照顾好,你路上小心,”

    王总已经在问美女明星,“你想去几环?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,”这话说得含糖量至少五颗星,一个媚眼跟着抛了过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圳,张秋玲拿下肖志杰揽在自己腰上的手,“妈,有事吗?你和爸吃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吃了,”她妈妈在那边说,“也没什么事,我就问问,你机票订了吗?年关的时候,什么票都紧俏,你爸说我瞎操心,你肯定已经订好了,我就是问一声,怕你忘了”

    做父母的也为难,她这是拐着弯的问张秋玲什么时候回家。

    本来学校放假以后,就要求她直接回来,但是,女儿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主意,一放假就直接去了深圳。

    老两口现在挺担心她连过年都不回家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妈,我们最迟二十八九到家,昌宁开车回来,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”她妈也放心了,“记得让他们路上开车小心点,”

    张秋玲挂了电话,“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听到了,”肖志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张秋玲问,“一平现在看来过年都回不来,”

    她也知道肖志杰的那个计划,她也认为,只要是冯一平出面,自己老爸肯定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有什么,你放心,这是我的事,我一定会让你和你爸妈都满意,明年,我们一定会在一起,”(未完待续。)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